顶点小说 - 网游竞技 - 重生后,不小心群发了表白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我只是帮你检查身体

第一百三十二章 我只是帮你检查身体

        第133章我只是帮你检查身体

        两室一厅,四个人已经很挤了。

        秦宇觉得自己大概率要睡沙发了,或者……和她们母女挤一挤?

        只是想了一下,秦宇便连忙把想法甩出了脑袋。

        太危险了。

        他今晚没打算回表姐家,倒不是想做什么。

        一方面是懒得回去了,晚上赶回去第二天还得再过来,来回的打车钱都够住酒店了。

        另一方面是……他怕江筱雪查岗。

        对于身边的人,越少知道苏潇潇和江筱雪的存在越好。

        谁知道刚见面就被她外公撞到了。

        他感受到了老天深深的恶意。

        看到他困惑的表情,田丽彤知道他想错了,翻了个白眼,道:“我们在楼上还有一套房子,几个月前一个大学生刚租完,现在还没租出去,闲置下来了,小宇你今天睡那里吧。”

        秦宇:“……”

        好家伙,怪不得苏潇潇的外公家是单职工家庭,还能活的这么好呢,偶尔接济一下母女俩。

        原来真的是把闲置的房子出租啊。

        专家不愧是专家,建议没钱的人把闲置的房子出租,这样就有钱了。

        看来还真有道理。

        吃过晚饭,苏潇潇要去帮忙洗碗,但被田丽彤笑着赶了出来。

        “你带小宇在周边走走吧,记得把那间屋子的钥匙带上。”

        “好。”

        苏潇潇脸蛋微红,羞答答地应了下来。

        秦宇一阵好笑,现在全家五个人,其他三人都把他当做女婿了,就她自己还无法适应。

        两人穿好衣服下了楼,夏日的夜晚到了最令人惬意的时候,清丽的月亮爬上了树梢,凉爽的晚风伴着周边淡淡的花香,似乎所有的造物都在享受着美好的时光。

        小区里的大爷大妈们已经集体出动,几个大爷凑在路灯下打扑克,大妈们则是开始唠嗑、练嗓子了,看到两人后,她们的眼眸里顿时燃起了八卦之火。

        一个大妈凑了过来,问道:“潇潇,出去散步啊?”

        “嗯。”

        苏潇潇红着脸点头,羞得小脑袋都低下了。

        秦宇一阵无语,如此扭捏,完全是不打自招了。

        果然,大妈顿时来劲了,眼睛发光:“潇潇,这个带着口罩的小伙是谁啊?”

        “……”

        苏潇潇害羞地低着小脑袋,小手捏着衣角,不说话。

        大妈劲头更足了,挤着眼睛问道:“男朋友?”

        “嗯。”

        出乎秦宇的意料,苏潇潇居然缓缓地点了点小脑袋。

        他有些惊讶地看着身旁的少女,皎洁月光下,少女白皙的侧脸蒙上了一层银白的光,红润粉嫩,诱人至极。

        他不禁微笑一下,她都如此勇敢了,他自然不会害怕,握住了她有些紧张的小手,大大方方道:“阿姨好,我是潇潇的男朋友,来自煤县。”

        田丽彤在煤省工作,大妈们对这个十八线小县城却是并不陌生,笑问道:“嗯,你和潇潇是同学?”

        秦宇答道:“不是,我们是邻居。”

        “青梅竹马?”

        “嗯,我们一起长大的。”

        “……”

        被大妈们盘问了一番,两人总算是脱身了。

        他拉着她快速走了几步,这才松了口气。

        果然,大妈们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生物。

        什么克苏鲁,简直弱爆了。

        她们不止有对八卦百分百的嗅觉,还是最恐怖的情报组织。

        秦宇吐了口浊气,昏暗的路灯下,少女绯红的面颊勾魂摄魄,春色撩人。

        “潇潇。”

        “嗯。”

        他轻轻一拉,紧紧地拥着她柔软的身体,缓缓地把脸靠了过去,鼻间埋在了她的秀发之间,贪婪地吸着她身上的味道。

        接近一个月没见,真是想死了。

        他的鼻子靠近了少女白嫩的面颊,火热的鼻息喷了上去,让少女身子有些发软、发烫。

        “等等……”

        苏潇潇突然出声,软糯糯的语气中带着难以察觉的娇媚。

        “怎么了?”

        月光下,少女仰着脑袋,桃花眼中泛着盈盈的秋水。

        “喜、喜欢。”

        少女轻盈的声音随风而来,带着浓浓的羞涩:“刚刚的问题,我喜欢。”

        秦宇呼吸一滞,心不禁砰砰乱跳。

        少女大胆而羞涩地诉说着自己对他的爱恋,秦宇没有说话,给了少女自己的回应――一个痛吻。

        ……

        他低声问道:“怎么今天这么勇敢?”

        “妈妈说,不能让一个人付出……”

        苏潇潇眼眸羞涩地闪烁着,声音轻如呢喃。

        秦宇心道果然如此,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紧紧地拥着少女发烫的身子,足以听到她有力的心跳声。

        反正她无论哪样,他都喜欢得不得了。

        路灯下,两人紧紧地相拥着,昏黄的灯光把两人的影子照得很长。

        “潇潇--”

        他抬手轻轻摩挲着她滑嫩的面颊,喉间滚动几下,道:“无论发生什么,无论我做错什么,我们都要一直在一起,好吗?”

        “嗯。”

        少女没有多想,面对如同山盟海誓一般的话语,有些动情。

        秦宇继续道:“你答应我。”

        “嗯,我答应你。”

        “拉钩。”

        “嗯。”

        苏潇潇稍微有些疑惑,但没有多问,缓缓地递出了自己白嫩的小拇指。

        秦宇伸出小指,和少女葱段般的小拇指紧紧地拉在一起,久久没有放开。

        清凉的晚风吹了过来,他心里稍微平复一些。

        真是个傻丫头啊,根本不知道自己答应了什么事情。

        他不再多想,对着少女湿润的红唇,再次吻了下去。

        ……

        两人出门后,房间里的两个老人可坐不住了,外婆连忙拉着田丽彤向客厅里走。

        “妈,干嘛啊,我洗碗呢。”

        田丽彤吓了一跳,差点把手里的碗摔了。

        “洗什么碗,等会儿我洗。”

        外婆稍有愠色:“为什么不让我继续说了?”

        “孩子们还小,谈婚论嫁太早了。”

        田丽彤神色平静,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外婆并不是很同意,反驳道:“不小了,再过几年就毕业了,总得探个底吧?”

        “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很少有初恋能走到最后的,他们两个……”

        田丽彤顿了一下,虽说秦宇表现的异常成熟,不像一个十八岁的少年,但她依旧不觉得两人能走到最后。

        但说出来就颇有点说女儿坏话的意思了,便摇头道:“潇潇太单纯了,多谈几场恋爱也挺好,经历一下人情世故。”

        “……”

        两个老人对视一眼,觉得这话也没错。

        外公瞬间来劲了:“没错,这小子一看就不是稳当人,我虽然老了,但眼光还在,当年我看那姓苏的就不顺眼,结果呢?”

        闻言,田丽彤的面色逐渐阴沉下去。

        苏正凡,已经是她一生的痛点了。

        外婆瞪了他一眼,若有所思,道:“谈恋爱也行,不要做出出格的事情就好,别没结婚肚子先大了。”

        “……”

        田丽彤的面色阴沉地要滴出水来。

        这两人故意揭她伤疤是吧?

        她当年就是奉子成婚,结婚前就怀孕了,两家人连忙在肚子大之前操办了婚礼,但未婚先孕的消息依旧不胫而走,父母差点被气死。

        最终呢?

        她还不是遇到了一个渣男。

        “潇潇不会的,我已经嘱咐过她了,谈恋爱期间最多牵手,不会做出格的事情!”

        她信誓旦旦地说着,转头望了眼窗外,似乎在远处的路灯下看到了两个紧紧相拥在一起、影影绰绰的身影,仔细看时又消失了。

        不知为何,她的心猛地一沉。

        “那就好。”

        两个老人乐呵呵道,总算放心了。

        苏潇潇素来听话,一直是乖宝宝,既然答应了田丽彤,那就没问题了。

        老头更是瞬间开心了,一阵手舞足蹈。

        呵呵,一个混小子,还想欺负他的宝贝外孙女?

        做梦!

        ……

        苏潇潇带着秦宇在周边转了一会儿,说了一些她小时候发生的趣事。

        那时候一家三口经常回省城玩,她在这里认识了一些小伙伴,可惜后来都断了联系。

        “放心吧,去了大学能认识新的朋友。”

        “嗯。”

        少女缓缓点头,眸子里满是期待。

        时间到了九点钟,两人打道回府,苏潇潇带他直接上了六楼,开了门。

        房间同样是二室一厅,但里面的布置要简洁一些,家具不多,大多偏实用性,客厅摆着一个饮水机,没有电视,卫生间有洗衣机、烘干机,的确适合出租。

        苏潇潇帮他换了新床单,收拾好了床铺,道:“客厅里有热水,卫生间能洗澡。”

        “嗯。”

        秦宇点了点头,却是揉着她的小手,道:“今晚别走了。”

        “!!!”

        苏潇潇吓了一跳,一个劲地摇着小脑袋:“不、不行。”

        留下来会发生什么,她又不是不懂。

        再说了,她要是夜不归宿……怕不是楼下的三个人提着砍刀就上来了。

        秦宇当然也只是说说,看她紧张的模样,不由笑了笑。

        “最近有好好按摩吗?”

        “有的。”

        苏潇潇连忙点着小脑袋,生怕他再说让她留下来的事情。

        “来,今天我来帮你。”

        “……”

        腻歪了半个多小时,苏潇潇总算是逃出了秦宇大魔王的魔掌,脸红红地下楼了。

        秦宇刚想去冲个澡,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江筱雪打来的。

        他眼皮顿时一跳,果然,查岗永远不会缺席。

        好在现在手机qq还没有视频功能,很好糊弄。

        他接通了电话。

        “干嘛呢?”

        “刚在酒店住下,准备洗澡呢。”

        秦宇随口胡诌着,问道:“你怎么给我打电话了?”

        江筱雪是名副其实的qq党,和他一般都在打字交流,很少会打电话。

        倒不是不想,而是怕被父母听到。

        她解释道:“我和月月在外面散步呢。”

        秦宇眉头一皱,现在的煤县治安可不怎么好,她长得这么漂亮,被人盯上了怎么办?

        他连忙道:“这么晚了,散什么步,快点回家去。”

        “就在小区附近,旁边就是派出所,没事啦。”

        虽然江筱雪不承认是秦宇的女朋友,但和他说话时,她的语气已经会不自觉地表现出娇嗔的意味。

        如果被了解她的人听了去,绝对会惊掉下巴。

        秦宇稍稍放心一些,道:“省城太热了,裤衩子都被汗湿透了。”

        江筱雪啐道:“那就别穿!”

        “也行,本来就勒得慌。”

        “你耍流氓!”

        “实话实说而已。”

        “……”

        两人说着没营养的话,但就是说不完,仿佛只是听着对方的声音,就能聊到天荒地老。

        斗了一会儿嘴,江筱雪问道:“事情怎么样了?”

        秦宇回道:“下午找了不少联系方式,准备明天再去拜访,感觉没有几家靠谱的……”

        咔嚓!

        他正说着,房门突然开了。

        “!!!”

        秦宇大惊,连忙把电话挂断了。

        下一秒,苏潇潇打开房门走了进来。

        “怎么了?”

        “妈妈让我给你带杯牛奶。”

        苏潇潇俏生生地递过来一个玻璃瓶,里面是乳白色的牛奶,入手温热,显然热过了。

        “谢谢田姨了。”

        苏潇潇轻轻摇头,心中有些奇怪,刚刚明明听到秦宇在打电话,怎么她进来就挂断了?

        她也不多想,道:“我先回去了,晚安。”

        秦宇点头:“嗯啊,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出去玩。”

        房门再次合上,秦宇长长地出了口气,摸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这次是真的惊出冷汗来了。

        如果被电话那边的江筱雪听到苏潇潇的声音……可就是火星撞地球了。

        他调整好了呼吸,一个电话给江筱雪回了过去。

        江筱雪连忙问道:“怎么了?”

        他解释道:“刚刚有人敲门,一开门是警察,看到我是一个人,又走了。”

        “是吗?”

        江筱雪有些疑惑,似乎无法理解警察敲门是什么意思,也不懂为什么看到他一个人又走了。

        “对啊,查瓢虫的,我旁边房间就有呢,声音很大,要不你听听?”

        “我不听!”

        江筱雪愣了那么一秒钟,脸蛋刷的红了,嗔怒道:“你这是什么破酒店?!”

        “火车站附近,一个大妈把我拉进来的。”

        “……”

        江筱雪一阵无语:“这种酒店能住吗?出门在外,可就不能省钱了。你还拿着我那么多钱呢,住个正规点的酒店啊。”

        “老婆的钱,不敢随便花啊。”

        “呸,谁是你老婆?”

        “……”

        继续斗了一会儿嘴,在秦宇承诺明天搬到另一家酒店后,江筱雪总算是气呼呼地挂了电话。

        秦宇长长地舒了口气,又给他混过去了。

        机智如我!

        突然,手机又震了起来。

        他一个激灵,差点原地跳起来,一看是张玉霞打来的,这才松了口气。

        ……

        第二天,秦宇是被苏潇潇喊醒的。

        少女轻轻地推着他,秦宇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也没多想,随手用力一拉,把少女拥入了怀中。

        苏潇潇惊呼一声,一个措手不及就和他成了平躺的状态,软绵绵的身子趴在了他的身上。

        她有点欲哭无泪,真是防不胜防啊。

        看着少女娇羞绯红的面颊,秦宇瞬间驱散了睡意,问道:“几点了?”

        “七、七点。”

        苏潇潇的声音有些发颤,不敢抬头去看他。

        看她像个小兔子一般缩着身子,他轻抚着少女的后背,不禁笑道:“别怕。”

        “你、你别乱来。”

        苏潇潇脸蛋羞红如樱,两人之前也不是没有躺在一起贴贴过,但问题是……秦宇没怎么穿衣服。

        更何况,两人现在关系不一样了。

        反正她觉得自己很危险。

        事实上,她的确很危险。

        秦宇微眯着眼睛,少女穿着洁白的碎花连衣裙,脚踩白袜,进了屋后换了拖鞋。

        毫无防备。

        如果是前世,他已经把她吃的渣都不剩了。

        他手指抚着她的秀发,道:“你还欠我两个吻呢。”

        “我昨天给你了。”

        苏潇潇脸红红地反驳道,昨天被他啃了好长时间,原本薄薄的嘴唇都有些肿了,还好晚上光线差,回屋后没被田丽彤看出来。

        “嗯,是给了。”

        秦宇装模作样地思考一下,道:“昨天我吻了你七八次,这么一算,我倒欠了你五六次,现在就还给你。”

        看他又要耍赖似的贴上来,苏潇潇连忙用小手撑着他的脸:“我不要!”

        秦宇一脸严肃:“不行,我可是个正直的人,怎么能占你便宜呢,欠的必须还回去!”

        “……”

        苏潇潇嘟着嘴不说话了,知道自己说不过他。

        秦宇怕她生气,道:“不亲也行,我帮你检查下身体,看看到底瘦了没。”

        “嗯。”

        苏潇潇歪着小脑袋沉思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检查身体……就是被他抱起来掂量一下吧?

        昨天检查过的。

        秦宇嘿嘿一笑,轻轻地拉开了她系在小蛮腰上的腰带,大手顺着衣服摸了进去。

        苏潇潇:“!!!”

        ……

        等到两人到外婆家时,其他人已经等不及了,豆浆依旧热气腾腾,但一旁的油条似乎有些凉了。

        田丽彤看着女儿的面颊,总觉得有些奇怪,像是红晕退散一般,隐约还有残留。

        她微微皱眉,问道:“怎么这么晚?”

        “太早了,我有点起不来。”

        秦宇生怕苏潇潇说错话,主动解释道。

        闻言,外公瞬间来劲了:“年轻人就要有年轻人的样子,我像你这么小的时候,早上五点钟就起床上班了。”

        “……”

        秦宇打了个哈欠,懒得理他。

        吃过早饭,他便要拉着苏潇潇走了,道:“田姨,外公、外婆,我们出去玩了,中午就不回来了。”

        “……”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一家人还是有点不爽。

        但秦宇好不容易来趟省城,总不能不让人家小情侣出去玩吧?

        田丽彤沉吟一下,道:“今天晚上我给你炖鱼吃,你们记得回来吃。”

        秦宇微微惊讶,她的话就很有技术--不让他和苏潇潇在外面过夜。

        似乎什么都没说,又似乎什么都说了。

        这母女俩,都是语言大师啊。

        “嗯,我们晚饭前一定回来。”

        他虽然不爽,但还是答应下来。

        ……

        夏日的清晨,天空中的白云和热浪交织成一幅美丽的画卷。

        “走吧,带你去个地方。”

        秦宇转身看着苏潇潇,对视之后,她快速地低下了小脑袋,白嫩的脸蛋变得比天上的太阳还红。

        显然早上的事情对她冲击很大。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害羞居多,害怕也有,以及那么一丝丝的期待?

        她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摇了摇几乎要冒气的小脑袋。

        “去、去哪?”

        “去了你就知道了。”

        秦宇抓起她的纤手,向前走了几步,突然又停了下来,“对了,你带身份证了吗?”

        苏潇潇:“……”

        她小手一紧,小脸上满是害怕。

        怎么有种熟悉的感觉?

        她的面颊上顿时写满了抗拒,上次两人还没什么呢,她都怕的要死。

        现在的话……她无限怀疑,今天要有流血事件发生了。

        最终,苏潇潇还是想错了。

        看着面前省人民医院的大门,她的小脸上写满了呆滞。

        秦宇道:“我托我表姐的朋友约了一个内科专家号,咱去做个详细的检查。”

        苏潇潇紧紧抓着他的手,有点怕,她不知道秦宇为何执着于带她检查甲状腺,但还是乖乖点头了。

        省城的专家号不便宜,秦宇是从黄牛手中买到的。

        专家是个年过半百的女医生,戴着眼镜,两鬓的头发有些花白。

        看到两人,专家微微一愣,很少有这么小的孩子挂她的号。

        她疑惑道:“小伙子,怎么了?”

        “是我女朋友查。”

        他把苏潇潇拉到身前,道:“怕甲状腺出毛病,检查一下。”

        “……”

        专家和房间里的见习医生都愣住了。

        两个年轻人没事过来查甲状腺?

        还特么是专家号。

        这是年轻人奇怪的表达浪漫的方式吗?

        专家无语道:“你这是黄牛号吧,多少买的?”

        “没多少,一千。”

        “……”

        女专家和实习时又是一阵无语。

        女专家推了推眼镜,徐徐道:“一般而言,年轻人的甲状腺不会出问题的,易发人群是中老年。”

        说完,她轻轻地在苏潇潇的脖子上摸了摸,检查了一下,摇头道:“应该没有问题,我不建议你浪费钱去做检查了。”

        秦宇摇头道:“您开检查的单子吧,只要不伤身体的,都开。”

        “……”

        女专家和见习生再次无语。

        这就是有钱人的世界吗?

        最终,女专家也没开出多少单子。

        秦宇看了一下,血常规、甲状腺功能之类的,一共也没有多少钱。

        现在的专家还是很有良心的,不像以后,无论什么病,先让去做核磁共振和ct,然后装模作样地来上一句“没事”。

        到时候,患者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生气了。

        他没再多想,反正他现在不差钱,便带着苏潇潇开始跑检查。

        省医院几乎是煤县最好的医院了,内部很大,等到一系列的检查做完,已经接近中午。

        “没有任何问题。”

        女专家有些无奈,道:“这么小的年纪,不要有疑心病,如果要预防的话,不要生气、焦虑,保持良好的心情,同时适当的锻炼身体……”

        一番话之后,秦宇两人被轰了出去,他没有生气,反而笑吟吟的。

        之前苏潇潇和田丽彤已经在三甲医院查过了,但他还是不放心,信不过普通医生的医术,现在得到了专家的答案,总算是安心了。

        他望了眼头顶火辣辣的太阳,问道:“想吃什么?”

        苏潇潇缓缓摇头:“我都可以。”

        “不行,你可是东道主,你来选。”

        秦宇故意板着脸,执意要让她选一个。

        苏潇潇现在是开朗了许多,但太过依赖他了,虽说能极大的满足他的大男子主义,但并不是一个好迹象。

        修罗场迟早是要爆发的,他不希望苏潇潇到时候还是如此弱不禁风、不堪一击。

        “那去吃海鲜大餐吧。”

        苏潇潇思索了一下,牵着他的小手紧了紧,又连忙强调道:“我请客!”

        这些天,她受到了秦宇太多照顾了,她迫不及待地想要给予回报了。

        09年,海鲜大餐的价格还是很贵的,更何况是在省城。

        苏潇潇辛辛苦苦攒了几个月的零花钱,恐怕一顿饭就得报废了。

        少女的心意秦宇自然都懂,他不由嘴角微微上扬:“那走吧,柳巷走起。”

        为了苏潇潇的小钱包,他最终只是选择了柳巷一家普通的海鲜店,最终花费了小三百块钱。

        天空中的太阳毒辣无比,但柳巷作为煤省最繁华的商业街,人流依旧很大,车水马龙,人流如织,充满了热闹与活力,彷佛一片喧嚣的海洋。

        秦宇望着街道上五彩缤纷的店铺和绚丽多彩的广告牌,倍感亲切。

        他前世在省城混迹了那么长时间,泡了无数女人,对商业街自然熟悉无比。

        网聊、逛街、开房,一条龙。

        现在他当然没有那个意思,但看着一排排商铺,表示自己的暖暖症又犯了。

        “走吧,逛街去,买点衣服。”

        “我衣服够穿了。”

        苏潇潇俏脸微红,有那么一丢丢抗拒。

        她可是记得很清楚,秦宇要给她买超短裙穿的。

        “要上大学了,你得多准备一些衣服。”

        秦宇有点纳闷,无论是苏潇潇还是江筱雪,怎么他身边的少女,都这么不喜欢逛街啊?

        他觉得还是两个少女都太节敛了。

        苏潇潇素来懂事,知道田丽彤不容易,省吃俭用惯了。

        至于江筱雪……她每天零花钱倒是不少,但她有十块钱的话,能攒起来十块,完全是屯屯鼠一个。

        她的钱素来都花在刀刃上。

        但苏潇潇愿意用攒了几个月的零花钱请他吃海鲜大餐,江筱雪愿意花六千块巨款给他买手机。

        至于安楠……她前世曾经把她爸妈的信用卡偷出来给他花,几十万额度的那种。

        足以看出秦宇在她们心中的地位。

        普通人能得到一个少女如此青睐,已经可以偷着乐一辈子了。

        现在想想,他还真是罪孽深重啊。

        他叹了口气,思绪回到了现实,看着依旧有些抗拒的苏潇潇,道:“走吧,就当是帮我买。”

        “……”

        苏潇潇鼓着小脸。

        他上次就是这么说的!

        果然,在路过第一家女装店的时候,秦宇二话不说,直接带着她就拐了进去。

        一个老板娘迎了上来:“帅哥、美女,买衣服吗?”

        “嗯。”

        秦宇应了一声,在店内扫了一圈。

        门面不大,衣服一眼能望到头,大部分都是时尚女装,t恤、短裙短裤、连衣裙……

        咦?

        他突然双眼发光,似乎看的了什么令人意外的东西。

        老板娘注意到了他的视线,连忙介绍道:“这套衣服是原装的日本jk校服,我们高价从日本学校手中收购来的全新款,做工比国内那种低廉产品强多了。”

        上手摸了几下,秦宇点了点头,jk制服他可太熟悉了,前世见过太多,质量如何,他随手一摸就心中有数了。

        不过,光明正大的摆着jk制服……这家店有意思啊。

        他幻想着苏潇潇穿上jk校服的模样,心里一阵火热。

        他嘿嘿笑着:“潇潇,试试呗。”

        “不、不试。”

        苏潇潇小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一样,她不知道jk是什么,但只是秦宇脸上的坏笑,她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要么这身,要么超短裙,你选吧。”

        “……”

        她为什么要选啊?

        最终,苏潇潇还是拿他没办法,羞答答的拿着衣服进去换装了。

        她进去的空挡,老板娘趁机走了过来,小声道:“帅哥,我们这还有其他衣服呢,教师ol装、护士装、空乘装……”

        “咳。”

        秦宇干咳一声,稍微幻想了一下苏潇潇和江筱雪穿上这些衣服的样子,差点流出鼻血来。

        至于安楠……前世已经玩过了,根本不用幻想。

        他眨了眨眼,这特么什么店啊?

        他顿时义愤填膺,他一个纯情男高,看上去是喜欢这种东西的人吗?

        他凑过去低声道:“来个电话号码。”

        和老板娘愉快的交换了电话号码,试衣间的门刚好也打开了。

        苏潇潇蹑手蹑脚地走了出来,小脸上爬满了羞红,手指捏着裙摆,低着小脑袋看着自己的脚尖。

        秦宇看的人都呆了。

        短款的深蓝色西装外套剪裁朴素而干净,给人一种整齐利落的感觉,裙摆有些长,蔓延到了膝盖之下,再往下便是黑色小腿袜和小皮鞋,青春、活力的气息扑面而来。

        但正规的jk制服裙子其实就是很长的,那边的学生为了好看,会在腰身的位置缠起来几圈,等到有检查的时候再放下来。

        “别、别买了,衣服有点怪。”

        苏潇潇被他灼灼的目光看着,越发觉得衣服不对劲,身体都有些发烫了。

        “这是日本那边的风格,和其他衣服风格有点不同。”

        秦宇拉着她左瞧瞧右看看,只觉得太完美了,自然不肯退货。

        他舔了下唇:“现在穿的人还很少,但将来会是潮流。”

        “我不穿!”

        苏潇潇嘟嘴回应,她总觉得这衣服有点羞人,穿着上街是不可能的。

        “当然不穿。”

        秦宇点了点头,苏潇潇要是穿着这身衣服上街……恐怕回头率就是百分之百了。

        他这人小气的很,可不愿意自己的女孩被别人觊觎。

        “只给我一个人穿就好。”他嘴角一歪,说的颇为理直气壮。

        苏潇潇:“……”

        果然不对劲吧?

        衣服还是买了下来,价格到了恐怖的500块。

        这个数字在秦宇的预料之内,毕竟是学校原装的,并不好弄。

        放在后世,一套原装的日本jk制服,价格在数千块。

        结完账,苏潇潇刚好从试衣间出来,换回了原本的衣服。

        他笑道:“50块而已,回去吃灰也好,就当尝试下其他国家的衣服。”

        苏潇潇这才缓缓点了点小脑袋。

        老板娘缓缓地把衣服收好,什么都没有说。

        默契的很。

        出了店,两人继续逛街。

        秦宇又给她买了不少衣服,苏潇潇还是偏爱浅色系的衣服,买了几条浅色t恤和裙子。

        他自己也买了不少衣服,不过,超短裙计划还是泡汤了。

        一个多小时过去,秦宇手中已经是大包小包,快要拿不下了。

        正走着,他忽然在一个店铺前停了下来,苏潇潇同样转头看了过去,是一家首饰店。

        “走吧,进去瞧瞧。”

        苏潇潇小脸上有些惊讶,秦宇不会是想带她买什么首饰吧?

        进了店,明亮的灯光下,店内的橱窗陈列着各式各样的首饰,散发着迷人的光芒。

        华丽的项链、耳环和手链,精致的戒指和手表,每一件珠宝似乎都闪烁着璀璨的光泽。

        苏潇潇的眸子闪闪发光,女孩子总是对发光的东西没有抵抗力。

        但看到价格之后,她又要拉着他离开。

        “我们不买贵的。”

        秦宇笑了笑,现在没必要给少女们买太贵的首饰,戴在身上也不安全。

        等到将来有钱了再说吧。

        他的视线最终定格在了一条用月光石制成的四叶草项链上,女售货员介绍道:“您好,这条项链是现在的热卖款,非常适合学生佩戴,月光石又称作爱情石,四叶草能带来幸运……”

        女售货员巴拉巴拉说个没完,秦宇示意她取出来,然后小心翼翼地穿过少女洁白的脖颈,为她戴上。

        项链精致的银链轻盈柔软,完美贴合着少女的颈部线条。

        在银链的中央,悬挂着一个精巧的月亮吊坠,光滑如镜,散发着神秘的幽蓝色光辉,为少女增添了一抹柔美的色彩

        秦宇满意地点了点头,看的眼都直了,苏潇潇小时候打过耳洞,但没怎么戴过首饰,没想到会这么美。

        “就这条吧。”

        秦宇生怕她拒绝,道:“并不贵,算我给你补的十八岁生日礼物。”

        苏潇潇:“……”

        她的生日在农历二月,都过去那么久了,补什么啊。

        项链的确不贵,价格一千出头,秦宇利索地交了钱,带她出了门店。

        又走了一会儿,两人都有些累了,他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店面。

        coco奶茶店。

        一家成立于上世纪的经典老店,在他重生前,依旧活的很好。

        “我们进去喝杯奶茶,休息一会儿吧。”

        “奶茶?”

        苏潇潇有些茫然,并没有喝过。

        “一种饮料,成本三块,卖你20那种。”

        秦宇随口说着,拉着她走了进去。

        他打量着店内熟悉的场景,已经有了后世奶茶店的模样了。

        点了两杯珍珠奶茶,他喝了一大口,还是熟悉的味道。

        他顿时有些恍惚,重生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喝奶茶。

        苏潇潇同样抿了一口,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秦宇若有所思,苏潇潇喜欢甜食,自己如果有精力的话,是不是可以尝试开一家奶茶店?

        现在全国的奶茶店都处于起步阶段,也就coco有些威胁。

        毕竟奶茶店已经是重生者的典中典项目了,投入低回报高,的确是很好的赚钱手段。

        他问道:“好喝吗?”

        “嗯!”

        苏潇潇用力点着小脑袋,双手捧着热乎乎的杯子,用力吸了一口,接着小心翼翼地咬着嘴中的珍珠。

        瞧着她可爱的模样,秦宇不由笑了。

        嗯,那就开一家吧。

        几分钟后,他手中的奶茶喝完了,起身道:“潇潇,你在这儿休息一下,我去趟厕所。”

        “嗯。”

        苏潇潇点了点头,有些疑惑地看着走出店门的秦宇。

        店内没有厕所吗?

        秦宇出了店,转头拐回了首饰店。

        看到他,女售货员有点意外:“您好,还有什么问题吗?”

        秦宇看着货柜,刚刚买走的项链已经补货上架了。

        “刚刚的那条项链,再给我来一条。”

        “……”

        把项链打包好,秦宇偷偷塞到了自己衣服的包里,又掏出手机,一个电话呼了出去。

        “你好,这里是xx服装店。”

        “刚刚的jk制服,再给我来一套,给你个地址,邮寄过去。”

        “……”

        万字大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