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竞技 - 重生后,不小心群发了表白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安楠:把她们都杀了怎么样?

第一百二十九章 安楠:把她们都杀了怎么样?

        第130章安楠:把她们都杀了怎么样?

        轰隆!

        秦宇话语落下的同时,天空中一道明亮的电光陡然闪过,轰隆隆的沉闷雷声由远及近,震得人耳朵生疼。

        看着在闪电照耀下,安楠忽然变明,接着又暗下去的小脸,秦宇长长地出了口气。

        这句话,总算是说出口了。

        “哈?”

        几秒钟后,安楠小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转而出现了一脸的不可思议。

        她想过秦宇会说什么,比如已经和江筱雪在一起了,让她退出,以后不再联系。

        或者是和苏潇潇在一起了,但她猜测概率不大。

        但是……渣男是什么意思?

        渣男这个词现在还不是很流行,但通过字面意思并不难理解。

        “学长,你什么意思?”

        安楠不忿地瞪着秦宇,有点小生气。

        她明明已经做好了觉悟,做好了默默等待他和江筱雪分手的准备,哪怕是三年、五年、十年……她都会等!

        都现代社会了,哪有一谈恋爱就走到底啊?

        她不相信秦宇会和江筱雪一直走入婚姻的殿堂,她这样既完美又傲娇的女人,恋爱后一定会很作的,分手只是时间问题。

        等到他分手之后,她便可以趁虚而入,哦不,是送温暖!

        可是,秦宇却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敷衍她!

        秦宇平静回道:“字面意思。”

        “不可能!”

        安楠拨浪鼓一样摇着小脑袋,一脸的不可置信。

        渣男?

        怎么可能啊?

        自己都投怀送抱了,秦宇不还是什么都没做?

        甚至几次她都脱光光了,她可不信哪个男人能经得起这样的考验。

        如果秦宇是渣男,那么世界上就没有好男人了!

        “……”

        这下轮到秦宇不会了。

        不是,前世他可都是被女人骂着喊渣男的,现在他承认自己是渣男,结果她还不相信?

        他着实是没想到,他还有需要证明自己是渣男的一天。

        超纲了啊。

        他张了张嘴,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沉吟一番,问道:“你不是一直很好奇,我喜欢谁吗?”

        “……”

        安楠怔怔地看着他,抿着唇不说话。

        她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小脸有些发白。

        秦宇没有等她回答,自己说出了答案:“我都喜欢。”

        四个字落下,安楠的面色愈加苍白,失去了往日的红润与活力,大眼睛瞪得圆圆的,眸子中满是惊讶和震撼。

        她仿佛被雷击般,整个人都愣在原地。

        秦宇却是说出了心里话,难得的畅快,摊手道:“现在我有两个女朋友。”

        虽说他没有向任何一个少女表白,但是和她们的关系已经和情侣无异,他便如此说了。

        闻言,安楠的嘴唇微微颤抖,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过了几秒钟,她挤出了一个非常勉强的微笑:“学长,你是在故意气我吗?”

        “不是。”

        秦宇摇头,直视着她的眼睛,道:“我是认真的,应该能看出来。”

        “这怎么可能?”

        安楠眼眸中满是无法描述的恐惧,正如秦宇所说,他是否在说谎,她一眼就能看出来。

        她用颤抖的手指轻轻触摸着自己的脸颊,尝试着闭上眼睛,然后再次睁开,试图证实这只是个幻觉,但现实却残酷地摆在了她的面前。

        这并不是梦。

        秦宇凝视着她苍白的脸蛋,徐徐道:“这些天,我中午每天都和苏潇潇在一起,你应该也看到我每天会买菜了,都是做菜给她吃的。至于和江筱雪,我们两个开了网店,一起赚了好多钱,我们不是也去了文山庙吗?嗯,她在那里把初吻给了我。”

        他的语速并不快,说起这些时,脸上还会带着淡淡而温馨的笑意。

        安楠粉拳捏得咯咯响,脸蛋上的不可置信缓缓转变成了绝望。

        她的声音有些失控:“她们会答应吗?”

        “不知道。”

        秦宇摇了摇头,顿了一下,又道:“应该不会吧。”

        “……”

        安楠手脚冰凉,小脑袋里浆糊一片,思绪已经全乱了。

        她只觉得有些荒谬,小说中都罕见的情形,没想到被自己遇到了。

        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两个女朋友?

        而且,苏潇潇和江筱雪都是优秀至极的女孩子,怎么可能容许他身边有其他女人?

        她猛地摇着小脑袋,紧咬着薄薄的唇,几乎要咬出血了。

        “学长,你就不怕我告诉她们?”

        “你不会的,再说了,你觉得她们会相信我,还是相信你?”

        秦宇语气平静,心中却是有些小慌。

        如果安楠真的告诉她们了,苏潇潇和江筱雪也未必会信她,但必然会引起两个少女的怀疑。

        修罗场爆发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

        但以他对安楠的了解,她应该不会那么做的,毕竟……那可就意味着她和秦宇彻底撕破脸皮了。

        滴滴答答――!

        空气陡然变得死一般的寂静,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豆大的雨珠开始从空中坠落,雨水带着尘土的潮湿气息弥漫四周。

        两人仍旧没有说话,密集的雨幕之中,彼此静静地和她对视着。

        几分钟后,雨似乎越下越大了,秦宇缓缓开口道:“回家吧。”

        “嗯,学长,我今天很开心,谢谢你能陪我。”

        透过密集的雨幕,他看到了少女带着僵硬笑容的小脸。

        饶是发生了这种事,她也在努力对他笑着。

        “嗯。”

        秦宇点了点头,但没有挪动脚步。

        少女失魂落魄地走进了小区,直到她萧瑟的背影彻底消失,秦宇才缓缓转身,沿着路边走着。

        雷阵雨爆发的很快,雨水倾盆而下,敲打在大街上的石板上,溅起细小的水花,两侧的建筑物被雨幕笼罩,苍白得失去了一切光泽。

        秦宇没有躲雨,任由雨水打在身上,眸子失神地望着前方。

        总算是做了个了断啊。

        重生后,如何处理和安楠的关系,他想了太多太多。

        他前世和安楠有过一段美好的记忆,但现在想想,他和安楠交往不久后便脚踏了两只船,经常夜不归宿。

        他是个渣男,以她的聪明劲恐怕早就察觉到不对劲了。

        不过她却在秦宇的隐瞒下选择了欺骗自己,导致越陷越深。

        等到彻底爆发的时候,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她也彻底黑化成了病娇。

        今天的决定,不知对错,但至少没有再欺骗她。

        重生后,秦宇不想再骗她了。

        安楠的脑袋完全是一根筋,如果他只是说已经和江筱雪在一起,根本无法让她彻底死心,会傻乎乎地等着他分手。

        得知他渣男的本质,她恐怕会知难而退了吧?

        不过,苏潇潇和江筱雪该如何处理?

        他因为愧疚而不想欺骗安楠,但现在不就在欺骗她们吗?

        果然,自己这种人该挨刀的吧?

        “修罗场啊……”

        呢喃一声,秦宇再次长叹口气。

        安楠的行为实在无法预测,他必须做好修罗场彻底爆发的准备。

        齐人之福也不是那么好享受的,就算是对他有着极深执念的安楠都无法接受,更别谈其他两个少女了。

        胡思乱想间,他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家门前,吐了口浊气,也不再多想了。

        “你小子干嘛去了?”

        看到秦宇的模样,张玉霞吓了一大跳,他全身湿漉漉的,怕不是能甩出十斤水来,这是在水里泡了吗?

        秦宇换了鞋子,道:“雷阵雨下的太急了。”

        “都这么大人了,还连雨都不会躲?你一个人去读大学我怎么放心啊……”

        张玉霞连忙把他拖到卫生间,取出毛巾在他的脑袋上疯狂地擦着,嘴里骂骂咧咧的。

        秦宇傻愣愣地看着镜子,随即微笑起来。

        重生一世,他做的一切,也不是完全没有意义啊。

        ……

        星河小区。

        刘昕一脸焦急地来回踱步,家门被敲响后,连忙过去开了门。

        “茜茜,真是麻烦你了,冒着这么大的雨还让你过来。”

        “不要紧的,阿姨。”

        蒋茜收起伞,连忙摆着手,担忧问道:“阿姨,楠楠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回来后就一直不说话。”

        刘昕眉头紧锁,眼神中透露着不安和烦躁。

        蒋茜眼皮一跳,不说话?

        安楠的悲伤程度如果分个等级的话,鼓脸是第一个等级,意味着她很不爽。

        憋着泪不哭是第二个等级,意味着她快要破防了。

        嚎啕大哭是第三个等级,意味着她已经破防了。

        不说话……无疑是最严重的情况了,意味着她受到了极重的打击。

        哭都哭不出来了。

        她暗中叹气,作为知情人,自然知道今天安楠是干嘛去了。

        可是……安楠昨天明明已经做好思想准备了啊,虽然她一万个不赞同她等秦宇分手的愚蠢想法,但今天怎么会被伤成这样?

        她也不多想了,道:“阿姨,我进去看看。”

        “嗯。”刘昕连忙点头。

        房间内。

        安楠衣服都没换,穿着被雨水打湿的连衣裙靠在床头,双手抱膝,原本灵动漆黑的眼眸变得空洞无神,一片死寂。

        蒋茜吓了一跳,她可从来没见过安楠这个样子。

        “楠楠,怎么了?”

        出口后,蒋茜才觉得自己说了句废话。

        这还用问吗?

        “……”

        安楠略微抬起小脑袋,眼睛空洞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蒋茜拉起她的手,顿时又吓了一跳,手掌竟是冰冷一片。

        她一脸不忿问道:“被拒绝了?”

        安楠依旧怔怔地不说话,过了几秒钟,缓缓地摇了摇头。

        蒋茜愣住了。

        原本准备安慰的话语也噎住了。

        摇头是几个意思?

        “……”

        安楠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说。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正如秦宇所料,事情太过震惊,她说出来也没人会相信。

        或者说,她内心深处并不想说出来。

        事情传出去……秦宇的名声可就完全臭了,在煤县这种十八线小县城,瞬间会家喻户晓,成为被唾弃的对象。

        她惨笑一声,就算是这样,她也下意识地想去维护秦宇啊。

        “我没事的,茜茜。”

        “……”

        蒋茜脑袋都要爆炸了,安楠从来都是直来直去的,敢爱敢恨,什么时候变成谜语人了?

        秦宇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惊惧道:“楠楠,他是不是对你……”

        “没有!”

        安楠感受到她的视线落在了自己的某个部位,忍不住踢了她一脚,自己这个闺蜜,整天都在想什么啊?

        等等!

        安楠忽然整个人都愣住了。

        蒋茜被她一惊一乍的模样吓到了,连忙问道:“怎么了?”

        安楠认真问道:“茜茜,我漂亮吗?”

        “你想打架吗?”

        蒋茜嘴角一抽,表示脆弱的心灵受到了攻击。

        安楠可是她们班里公认的班花,只是脸蛋就鹤立鸡群了,更何况……身材还有些犯规。

        现在江筱雪毕业了,说她是校花也绝对无人反驳。

        “嘿嘿~”

        安楠突然傻笑起来,刚笑了几声,又皱起秀眉,变得颓丧。

        这可把蒋茜吓了一跳,她不会傻了吧?

        过了好一会儿,安楠的双眸已经没有焦距,脸上出现了诡异的笑容:“茜茜,你说……我把学长强行推倒怎么样?”

        “……”

        看着安楠有些病态的笑容,蒋茜额头上出现了一滴汗水,连忙道:“楠楠,你千万不能有这种想法,我们女孩子的第一次可是非常宝贵的,怎么可以随便交出去?”

        安楠抿了抿唇,不置可否,她红润的舌头填了下嘴唇,问道:“那……我把学长身边的女人都杀了怎么样?”

        “!!!”

        蒋茜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全身的汗毛似乎都到倒竖起来了。

        她头一次见到安楠如此模样,原本可爱的脸蛋竟让她感到了一丝渗人。

        她心中怒极了,秦宇究竟对她做了什么啊?!

        ……

        接下来,世界似乎步入了正规。

        自从那天之后,安楠没有再发来任何消息,看来给她造成的打击足够大,有了从秦宇的世界中消失的迹象。

        苏潇潇依旧在练琴,她原本就有底子,刻苦练习下,钢琴技能迅速地被拾了起来,秦宇几次通过电话听着,以他业余的角度,完全听不出和朗朗弹奏的有什么区别。

        江筱雪的家教生涯正式开启了,对方是一个成绩中上游的女生,教起来压力不大。

        她和家里打着游击,偶尔会出来和秦宇约个会,亲亲熟练度有眼可见地长了起来。

        一切似乎都在向秦宇所想的方向发展着。

        到了中旬,学校的录取通知书陆陆续续地回来了。

        学生们的心落到了肚子里,当然,无论是秦宇、苏潇潇还是江筱雪,三个人的心情都没有丝毫波澜,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录取失败。

        时间一晃到了月底,天气愈加炎热,秦宇在家里上身已经不穿衣服了。

        他的游戏,总算是可以发售了。

        水果侠客,前世本就是一个工作室用一周时间做出来的,初始版本瑕疵不少,但依旧能够爆火。

        当然,一款爆款的出现,实力和运气缺一不可,秦宇不觉得自己能百分百成功,因此,发行就得谨慎一些了。

        宣发是不可或缺的。

        前世某些厂商做游戏,甚至游戏宣发的费用会占到总成本的三分之二。

        但秦宇并没有相关的经验,前世都是外包给其他公司来做的,更何况这次的对象主要是海外用户,并不好做。

        “得找专业人士来做啊……”

        合上电脑,秦宇揉着脖子呢喃一声。

        是时候去省城一趟了。

        放心吧,不会漏女、送女、弃女……不会真的送掉安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