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竞技 - 重生后,不小心群发了表白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江筱雪的礼物(上)

第一百二十三章 江筱雪的礼物(上)

        第124章江筱雪的礼物

        爱疯3gs,虽说远没有明年发售的爱疯4经典,但也是非常成功的产品了。

        处理器667兆赫,随机存取存储器256mb,支持蓝牙2.1技术,内置可充电式锂电池。

        放在2009年,绝对是非常炸裂的存在。

        不过,仅有黑色配色版本,后盖还是非磨砂的塑料材质,外观不能说多好看。

        再加上极高的价格,令无数人望而却步。

        六千块一部手机,说出去怕不是会被老爸老妈揍死,七匹狼可能都得重出江湖。

        秦宇取手机时,发现女老板一共订回来六部,看来小县城卧龙藏虎,高消费水平的人也不少。

        他当场激活了一下,现在港版只能使用移动卡,好在他本来的就是移动卡,去营业厅换了一个带流量的套餐,便可以上网了。

        他立马下了手机qq,看着熟悉的界面,颇有点怀念。

        现在的流量死鬼死鬼的,不能打语音和视频,有些图片都无法显示,不过还是比发短信省钱。

        再说了,不能打语音和视频也不是没有好处。

        至少将来面临查岗时好糊弄一些。

        现在换新手机通讯录还没法直接转过去,好在通讯录里没几个人,出于渣男的谨慎心,他也不可能把江筱雪和苏潇潇同时存进去。

        两个手机的必要性就体现出来了。

        他也不多想,熟练地输入了一串号码,响了几声后,苏潇潇有些疑惑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怎么了?”

        两人不是刚视频完吗?

        虽说她也很想和秦宇腻在一起,但她脸皮薄,真那样做了,家里的视线就让她受不了了。

        秦宇笑道:“没什么事,给个地址,我给你寄点东西。”

        “哦。”

        苏潇潇乖乖应了一声,也没问他要寄什么。

        ……

        有了爱疯手机,秦宇的游戏总算是能进入真机调试阶段了。

        在爱疯上调试程序还是有点复杂的,秦宇前世就一做页游的,还真没接触过,网上找了下教程,大致是需要注册成为爱疯的开发者,流程很复杂,还需要交99美元。

        真特么黑。

        没办法,秦宇老老实实交了钱,审核倒是挺快的,几天时间就过了。

        和想象中一样,初步调试的结果出现了一大堆错误,虚拟调试和真机调试总归是不一样的。

        好不容易解决了报错问题,发现游戏运行起来居然有些卡,尤其是切开的水果多了之后,除了会有明显的掉帧,手机还有些发烫。

        要知道这可是目前世界上最强的手机了,属实难蚌。

        他看着自己项目中的一大堆光效,陷入了沉思。

        嗯,都怪乔布斯的手机太垃圾了,自己就勉为其难的优化一下吧。

        时间一晃到了七月十一号,他与江筱雪去文山庙约会的日子。

        虽然刚刚去过一趟文山庙,但秦宇还是早早地起了床,打开窗户,呼吸着清醒的空气。

        夏日的天空湛蓝而清澈,阳光洒在大地上,染上了一层金辉。

        天空中有着飞机掠过留下的白色痕迹,像是一道柔和的笔触,轻轻地划过碧蓝的天幕,勾勒出一条优美的曲线。

        秦宇伸了个懒腰,这几天在家里宅了几天,身体都有些发僵了。

        简单洗漱一番,他掏出了手机,熟练地输入了一串号码。

        电话响了将近半分钟才接通,秦宇直接道:“起床了,别睡了。”

        “学长,这才七点多啊。”

        安楠不满地嘟囔着,声音慵懒,显然是被秦宇强行喊醒的。

        “早睡早起,身体才好。”

        “……”

        对面没声音了,秦宇知道安楠有点起床气,问道:“放暑假了吧?”

        “嗯啊。”

        安楠甜甜地应了一声,终究是不敢对他发小脾气。

        他问道:“考得怎么样?”

        “应该还可以吧。”

        “有没有我分数高?”

        “呜呜呜,学长你欺负人。”

        “什么时候有空?”

        秦宇一个问题下去,电话那头的安楠瞬间清醒了,猛地一个挺身坐了起来,大脑强行开机了。

        “刚放假,我想休息几天。”

        沉默了数秒,她怔怔地看着墙壁,颤抖着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她知道自己在逃避问题,但能躲一天是一天吧。

        秦宇应道:“嗯,那就过几天吧,我今天也没时间,要和江筱雪约会去。”

        “……”

        电话再次沉默下来,足足过了几秒钟,安楠低沉的声音才传来。

        “学长。”

        “嗯?”

        “你就是个大笨蛋!!”

        怒吼着挂了电话,安楠呆呆地坐立着,过了几秒钟,才突然烦闷地揪着自己的头发。

        秦宇绝对是故意的!

        她顿时有点委屈,秦宇怎么也变得和蒋茜一样了,每天都给她发刀子啊。

        他就这么想和她撇清关系吗?

        她吸着小鼻子,胸口憋着一口气,难受的要炸了。

        她一个电话呼了出去。

        “楠楠,大早上的,干嘛啊?”

        蒋茜没好气地问道,显然也还在睡梦中,被她吵醒了。

        安楠大哭的声音顿时传来:“呜哇,茜茜,学长一大早就欺负人。”

        “……”

        蒋茜嫌弃似的把手机拿远了一些,一脸生无可恋。

        不是,好不容易放假了,她想睡个懒觉这么难的吗?!

        ……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秦宇长长地出口气。

        美好的一天从安楠破防开始。

        他深知安楠的心理同样不太稳定,怕她到时候接受不了,彻底激发病娇属性,再给他的酒里下头孢。

        他这几天陆续给她做着心理工作,每天都会给她打电话,不过都是发刀子。

        现在她已经全身插满了刀子,等到真正的刀子来临时,痛苦应该会小一些。

        “妈,我出去玩,中午不用等我了。”

        “好,注意安全啊。”

        自从秦宇的成绩下来,家里的关系也和谐多了,秦宇要做什么,张玉霞现在什么都不会管。

        好学生要出去玩,就是如此简单。

        他换了身清爽的衣服,上身是白色体恤,下身是黑色七分裤配白色运动鞋,少年感十足,打理一番后,把未开封的手机揣上,走出了家门。

        清晨的小县城空气清新宜人,花草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微风轻拂着叶子,发出沙沙的声音。

        哪怕煤县有不少煤矿在生产,但他总觉得空气质量也要比大城市要好。

        去路边摊简单吃了早饭,秦宇走向了工商小区,今天时间够早,大爷们还没开始下棋。

        他去便利店买了根小布丁,百无聊赖地蹲在台阶上等着。

        “早。”

        一个清脆而悦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秦宇回头望去,江筱雪亭亭而立,今天要爬山,她没有穿裙子,清爽的白色短袖衬衫,搭配高腰的九分裤,刚好露出双腿中最纤细的脚踝位置,腰间的位置垮了一个粉色的包包。

        夏日的阳光洒在少女玲珑剔透的脸颊上,照亮了她明亮的眼睛和微笑的嘴角。

        秦宇很不争气地看呆了,还咽了口唾沫。

        “看什么呢?”

        江筱雪脸蛋微红,嗔怪道。

        秦宇依旧盯着她看个不停,发现她今天化了淡妆,皮肤白腻得像是珍珠一般。

        他自然不会吝啬夸奖一番,笑道:“我就说淡妆适合吧,你的脸本来就好看,稍微打扮一下就行了,浓妆反而会显得太妖艳。”

        “快走啦!”

        江筱雪感觉脸蛋烫了起来,自己好看是一回事,但被他死死盯着猛夸又是另一回事了。

        不过,少女的嘴角漾起了浅浅的弧度,透露着她欢喜的心情。

        两人一起向汽车站走去,秦宇道:“今天太阳毒,涂防晒了吗?”

        “涂了一点。”

        秦宇顿时凑过脸去:“我没涂,帮我涂点呗。”

        “没带。”

        江筱雪白了他一眼:“你本来就黑,涂了也没用。”

        “其实咱俩蹭一蹭脸就行了。”

        “闭嘴!”

        江筱雪瞪了他一眼,陡自加快了脚步。

        微风吹拂着少女的秀发,贴在了白皙的面颊上,略带花味的淡淡幽香随风而来。

        走了几步,她又忽然问道:“你上次的口罩在哪买的?”

        “药店都有卖的。”

        秦宇眨眨眼,倒也能理解,小县城就这么大,文山庙更是热门景点,走几步就能遇到熟人,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两人进了一家药店,出了药店,江筱雪的俏脸被一个外科口罩遮住了。

        她原本的脚步还很快,走了几步就慢下来了。

        “喏,给你。”

        少女忽然停下了脚步,从包包里翻腾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上面还用丝带系了一个蝴蝶结。

        “什么?”

        秦宇有些激动,明知故问道。

        “礼物啊。”

        江筱雪翻了个白眼,轻笑道:“某个人一直惦记着呢,我不送他又要说我食言了。”

        “这是不是你第一次――哎呦!”

        秦宇挤着眉毛,话还没说完,便被江筱雪踢了一脚。

        他直呼好家伙,她现在已经学会预判了。

        骚话终究没有说出口,江筱雪的小眼神威胁之下,他讪讪地干咳一声,看向手中的礼品盒。

        江筱雪美眸明亮,似乎心情不错,浅笑道:“猜猜是什么?”

        礼品盒并不大,比手掌稍大一些,秦宇挠了挠脸:“情书?”

        “呸,谁要给你送情书?!”

        江筱雪啐了一口,怒瞪着他,果然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不是情书,那是什么呢?

        秦宇一时间还真想不出来,毕竟是少女第一次给他送礼物。

        他自然想过江筱雪会送他什么,在他的猜想中,以她的性格,大概率会送一本自己读过且有意义的书,或者送一支钢笔……但这么小的盒子,连钢笔也装不下,而且重量也不太对。

        “拆开吧。”

        江筱雪白了他一眼,懒得让他猜了。

        秦宇也不犹豫,小心翼翼地拉开了盒子的系带,揭开了盖子。

        里面赫然躺着一部崭新的爱疯手机。

        秦宇:“……”

        看到他震惊的表情,江筱雪似乎很满意,仰着雪白精致的下巴,得意道:“我看你的诺基亚都摔破皮了,这可是最新出的爱疯手机,目前世界上最好的手机,只在特区那边有卖,我找了爸爸的朋友才买到的。”

        秦宇微张着嘴,脸上的表情颇为精彩,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深吸几口气,他哭笑不得地问道:“你爸爸的朋友是不是开三星店的?”

        江筱雪瞬间瞪着好看的眸子:“你怎么知道?”

        秦宇也不多说,从裤兜里同样掏出了一部崭新的爱疯手机,摊手道:“我也从她那买了几部,自己用一部,这个是准备送给你的。”

        “……”

        江筱雪看着两部爱疯手机,顿时傻眼了,小脸上写满了懵逼。

        难不成……在她瞪大的眼眸中,秦宇又掏出了一部已经拆封了的爱疯。

        面前一共有四部爱疯手机了,都足够普通人一年的工资了。

        两个人,想一块去了。

        而且,作为购买者,彼此自然知道,爱疯手机需要提前预购才能买到。

        也就是说……买手机的时间要早于那个赌约。

        他们早就想送对方礼物了。

        秦宇现在才恍然大悟,江筱雪早就心心念念想买手机了,但高考后却一直没买,他早就有些疑惑了,现在总算是知道原因了。

        四目相对,江筱雪知道自己的小心思被识破了,眸子躲闪,脸颊浮上了好看的红晕。

        她急忙解释道:“你别多想,我只是赌注输了才去买的,店里刚好有货而已。”

        “哦。”

        秦宇随便应了一声,放肆地笑着。

        瞧瞧,她已经乱了分寸了,自己的话都前后矛盾了。

        江筱雪也意识到了话里的漏洞,又是一阵咬牙切齿,好可恶的家伙!

        她决定不再纠缠下去,指着两部多出来的手机。

        “咋办?”

        秦宇挠了挠头:“还好机子还没拆,先问问能不能退吧,如果退不了了,看看能不能卖给身边的人。”

        “估计是不好退了。”

        江筱雪并不赞成退货,毕竟是托关系买到的,退货……属实有点不地道了。

        秦宇点了点头,不退就不退吧,刚好给老爸换个手机。

        他问道:“你多少钱买的?”

        “5500。”

        秦宇顿时怒骂道:“艹,我6000买的,这女人不靠谱。”

        “……”

        江筱雪咯咯地笑着,一阵花枝乱颤,秦宇瞪眼道:“你笑什么,我亏了钱,不就等于你亏了钱吗?”

        她啐了一口:“你的钱是你的钱,关我什么事?”

        秦宇一摊手:“这部是送给你的,不就相当于是你的钱?”

        “……”

        好像是这么个理。

        江筱雪嘴角抽了抽,好吧,这个女老板的确是不靠谱。

        心中默默地把女老板问候了一遍,秦宇又问道:“办手机卡了吗?”

        “办了。”

        江筱雪点点头,这么贵的手机,女老板自然要送套餐的,她没有不办的道理。

        秦宇一副受伤的样子:“不是吧,你居然不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我为什么要给你打?”江筱雪一阵好笑。

        她拿到手机也有几天了,这几天其实也想给他呼电话的,但总想着要给他一个惊喜,便忍住了。

        谁能想到,最后居然闹了一个乌龙。

        “好好好,我现在给你打行了吧?”

        江筱雪一阵无奈,纤长的手指熟练地敲出了一串数字。

        过了几秒钟,秦宇的手机响了起来,总算不是qq爱了,而是爱疯经典的初始音乐。

        一个138开头的号码,和前世的并不相同。

        秦宇随手改了备注,随即又满脸坏笑着看向了她。

        “怎么?”

        江筱雪有些莫名其妙,这家伙只要露出这样的笑容,总没好事。

        秦宇挤着眼睛:“你怎么记得我的号码?”

        江筱雪:“……”

        心态崩了。

        她的小脸慢慢涨红了,最终只是哼了一声,没有再去辩解,而是有些烦闷地揪着自己的秀发。

        只要面对这个可恶的家伙,她总是会失去分寸,平日里的冷静睿智全然消失了。

        秦宇也不多问她怎么记得住自己的号码,道:“放心吧,你的号码我也会记住的,嗯,肯定倒背如流。”

        “……”

        江筱雪脸红彤彤的,傲娇道:“你记不记得住,关我什么事?”

        “那我要是记不住呢?”

        “你敢!”

        收起两部手机,两人沿着街铺继续向文具店走去,夏日的初阳已经释放出了淡淡的炙热气息,放暑假了,街上可以看到不少熊孩子在疯玩。

        两人去候车点等车,平时去文山庙的车一天一共就两趟,暑假期间多了两趟,两人准备坐九点钟的那趟。

        秦宇看着她依旧气呼呼的小脸,心里一阵好笑,问道:“你今天怎么出来的?”

        “我说要和月月去文山庙。”一边说着,江筱雪的脸蛋又鼓了起来。

        早知道这家伙一见面就气自己,她就不出来了。

        “黄月月呢?”

        “去同学家躲一天。”

        秦宇啧了啧嘴,真是感动中国最佳工具人啊,还好现在没有微信,否则她岂不是还得去刷点微信步数?

        哪天再请她吃几碗凉粉好了。

        不过江筱雪的情况的确是有些麻烦,约个会和打谍战似的,要想光明正大的出来玩,恐怕只有确定关系、见过家长之后了。

        他陡然打了个寒颤,可不敢多想了,自己现在随时都有可能挨刀,见家长什么的是万万不可能的。

        他用手遮着太阳,随口问道:“你的学生放假了吧?”

        “嗯。”

        江筱雪点头道:“就是我们学校的女孩子,住在星河小区,听说平时学习挺好的。”

        秦宇笑道:“好学生找你辅导才有价值,你可是教出全县理科第三的人啊。”

        “……”

        江筱雪啐了一声,忍不住又瞪了他一眼,他话中的意思她自然听出来了,是在说上次电视采访的事情。

        那个视频在市电视台播出了,县电视台更是循环播放,巴不得每天循环播放上一百次。

        这家伙真是胆大妄为,身边的有心人自然能听出来他暗示的是谁。

        当时她可是和父母一起看到视频的,差点没有把小心脏吓出来。

        还好她演技过关,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慌张。

        “滴滴――”

        这时,一阵汽车鸣笛的声音传来,一辆略带点破旧的大巴车从后方缓缓驶来。

        秦宇拍了拍手,撑着膝盖站了起来。

        “请吧,江老师。”

        “闭嘴!”

        少女红着脸娇斥一声,阳光如同一条条金色的流线落在了她精致的脸颊上,明艳而美丽动人。

        秦宇微微愣神,挨刀就挨刀吧,人生得意须尽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