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竞技 - 重生后,不小心群发了表白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章 江筱雪:我不会轻易谈恋爱

第一百一十章 江筱雪:我不会轻易谈恋爱

        第111章江筱雪:我不会轻易谈恋爱

        阳光透过楼宇之间的缝隙,洒在宽阔的马路上,照亮了整个街道。

        苏潇潇怔怔地盯着装着小提琴的盒子,恍惚间又想起了小时候缠着爸爸学琴的时光。

        清风吹拂,苏潇潇忽然一惊,摇着小脑袋:“我不能要。”

        秦宇一阵头疼,自然知道她是因为小提琴太贵了,不肯收下。

        他沉吟一番,眼眸一亮,道:“潇潇,我只是借给你。”

        “……”

        苏潇潇有些懵,秦宇笑道:“我也想学小提琴,但我一点都不会,你不愿意教我吗?”

        “……”

        苏潇潇轻轻摇着小脑袋,她怎么可能不愿意啊。

        秦宇得意道:“那你先拿去学吧,学不好,怎么教我?”

        “……”

        苏潇潇张了张小嘴,她又不傻,瞬间识破了秦宇的小算盘。

        她依旧摇着脑袋,秦宇顿时一脸凄凉:“唉,我的音乐梦想就这样破碎了吗?我好可怜啊,就连最最要好的青梅竹马都不肯教我……”

        “你别说了。”

        苏潇潇连忙用小手捂住了他的嘴,表示听不下去了。

        “那你肯收下了吗?”

        “嗯。”

        苏潇潇点了点小脑袋,强调道:“我学好了就教你。”

        “好!”

        总算是说服她了,秦宇长出口气,一手提着小提琴,一手牵着她的小手,向着家中走去。

        “忘了的话就重新学吧,慢慢来,当做自己的兴趣爱好就行。”

        “嗯。”

        苏潇潇乖乖点头,眸中渐渐掀起了对未来的向往和憧憬。

        “大学里有许多社团呢,你会音乐的话,会很吃香。”

        秦宇说着,他其实一直很羡慕那些有特长的人,在军训时稍微露一手,瞬间会获得优先择偶权,整个大学都会变得多姿多彩。

        相反,表演节目环节对于一些社恐来说,就是噩梦了。

        他心中感慨一番,又想到苏潇潇是个社恐,入社团的话可能有些困难。

        “就算不加入社团,我们将来也能开个培训机构,或者……咖啡艺术馆也行。”

        他沉吟着道,培训机构还是很赚钱的,等过几年,就连煤县这样的十八线小县城都会开满各种补习班、兴趣班。

        赚钱简直不要太轻松。

        而所谓的咖啡艺术馆,就是咖啡店里摆上一些钢琴之类的,成本不算特别高。

        为苏潇潇开一家小店,闲暇时泡一杯咖啡,看着她纤细的手指在钢琴上跃动,绝对是非常美好而惬意的景象。

        “嗯。”

        苏潇潇有些茫然地点着小脑袋,开店什么的,她从来没有想过。

        “除了钢琴、小提琴,还可以学学吹奏乐器,我觉得箫就很不错。”

        苏潇潇眨眨眼,摇头道:“我不会。”

        她倒是会一点笛子,但水平不是很好,最擅长的还是小提琴、吉他、钢琴之类的。

        秦宇挤着眼睛:“没事,我可以教你吹。”

        “?”

        苏潇潇小脸上写满了疑惑,秦宇什么时候会箫了?

        秦宇干咳一声,也不多解释,又道:“会点音乐好啊,将来我们有孩子了,胎教的时候也用得着。”

        “……”

        苏潇潇下意识地就要继续点头,忽然反应过来,脸蛋瞬间刷的红了,娇羞无限地瞪了他一眼。

        这个大坏蛋,又在欺负人!

        什么胎教……那不得有了小宝宝吗?

        ……

        回到一中家属院时,已经接近十二点了,天气太过炎热,小区外的大爷大妈们早就散了。

        两人在单元门外分开,苏潇潇接过了小提琴,双臂紧紧地抱在了怀中。

        两人都出了不少汗,秦宇伸手在她额头上擦了擦,柔和地看着她,道:“回去吧。”

        “嗯。”

        苏潇潇深吸口气,重重点头,在少年鼓励的视线中,迈着略显沉重的步伐上楼了。

        秦宇缓缓收回视线,长出口气,接下来是她们母女间的对决了。

        说实话,他有点不放心,但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还是选择相信她吧。

        苏潇潇其实很坚强的,比他想象的还要坚强。

        过了几分钟,他没有回家,而是掏出了手机。

        “喂,你好?”

        “老板,给我定三台机子。”

        ……

        房门外,苏潇潇深呼吸一次,握着小拳头,给自己打了下气,这才掏出钥匙开了门。

        听到动静,田丽彤立马迎了过来。

        “潇潇,怎么现在才回来,买到手机了吗――”

        她的话语戛然而止,视线死死地落在了苏潇潇手中的小提琴盒子上。

        “潇潇,这是?”她问了一声,但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她当年便是被苏正凡弹吉他的身影所吸引,苏正凡各种乐器都玩,小提琴她一眼就能认出来。

        “小提琴。”

        苏潇潇低垂着眼帘,回应道。

        田丽彤沉默下来,以前家中有不少乐器,但她和苏正凡吵架时,被她砸了个七零八落。

        苏潇潇深吸口气,抬起小脑袋,直视着田丽彤的眼眸。

        “妈妈,我……我很喜欢音乐,我想重新学琴。”

        她想弹琴,想从指尖流泻出优美的音乐,想通过音乐为身边的人带来快乐,想……给自己重要的人演奏。

        脑海中浮现起了少年满是鼓励的脸颊,苏潇潇眸中的光芒愈加坚定,勇敢地和田丽彤对视着。

        田丽彤嘴微张着,喉间滚动几下,但话就是说不出来。

        她从女儿的眼眸中看到了许久未见过的光――自信而坚定。

        多久没见过了?

        良久,她才颤抖着出声。

        “好,妈妈不反对。”

        说完后,她有些失魂落魄地跌坐在了沙发上。

        难道……自己一直以来都做错了吗?

        她只顾着自己和苏正凡之间的破事,完全忽视了苏潇潇的爱好和成长。

        对啊,苏潇潇从小就喜欢音乐,小时候就表现出了浓郁的兴趣,每次苏正凡练琴时,她总是在旁边听的入迷,有几次还趴在钢琴上睡着了。

        不,不止是兴趣,还有异于常人的天赋。

        无论什么乐器,她总是能快速上手,几天时间就能熟练使用。

        她作为母亲,这些年怎么就忘了呢?

        一瞬间,无数愧疚的情绪在她胸腔中翻滚着。

        田丽彤被泪水模糊了视线,紧紧地拥着苏潇潇:“潇潇,对不起……”

        苏潇潇吓了一跳,不知道她为什么哭了,连忙安慰道:“妈,怎么了?”

        母女俩紧紧相拥着,田丽彤抽泣几声,道:“妈当然支持你,等回了省城,妈陪你去兴趣班,我们请专业的老师学习。”

        “嗯。”

        苏潇潇乖乖点头,但听到要回省城,兴致不怎么高。

        她没多说什么,小心翼翼地帮田丽彤擦着眼泪。

        不一会儿,田丽彤逐渐恢复了情绪,看向女儿的视线中依旧满是愧疚。

        冷静了一些,她这才觉得有些不对劲。

        苏潇潇是出去买手机的,怎么提着一把小提琴回家了?

        她轻轻地打开盒子,看着崭新的小提琴,顿时吓了一跳。

        她下意识问道:“潇潇,这把琴哪来的?”

        琴身精致得有些过头了,她见过苏正凡使用的小提琴,和这把相比,差的太远了。

        “秦宇买的,他暂时借给我用。”苏潇潇脸红红地说着,神使鬼差地隐瞒了答应教他练琴的事情。

        “……”

        闻言,田丽彤却是一愣。

        当年苏正凡追她的时候,曾经借给了她一把吉他,说她随便玩,结果隔三差五地以教她音乐的名义跑来找她。

        该不会……这也是秦宇那小子的手段吧?

        田丽彤心中顿时警铃大响,张嘴就要苏潇潇赶紧把琴还回去,但看着她如此宝贝这把琴的模样,又硬生生吞了回去。

        她怎么忍心啊。

        ……

        几天时间一晃而过。

        这几天的生活再次变得平静而单调,随着中考的结束,田丽彤也不再去学校了,每天呆在家里,陪着苏潇潇一起练琴。

        秦宇去过几次,但田丽彤都是严防死守,根本不让他们独处,连亲亲的机会都没有。

        他一阵不爽,但也没什么好办法。

        苏潇潇很听话地暂时没有换新手机,至于买电脑……田丽彤还在和苏正凡拉扯,反正资金还没到位。

        两人每天依旧在用电话联络着,秦宇便一门心思地开始肝游戏,偶尔和苏潇潇煲个电话粥,但江筱雪却是音信全无。

        好狠心的女人,居然连个电话也不给他打。

        秦宇正想着呢,发现江筱雪的qq突然上线了,他眼睛一亮,毫不犹豫,直接一个视频呼了过去。

        ……

        姑苏,一间精致的房间中。

        砰!

        两个少女从门外而入,一个少女换了鞋子,哒哒哒地冲向了卧室,飞快地打开空调,动作一气呵成,都快出残影了。

        昨晚一切,她这才咸鱼般地倒在了床上,摆出了一个大字型。

        另一个少女却是要优雅一些,端正地坐在床边,但面色红润,白净的额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细汗,显然也热得不行。

        正是江筱雪和她的堂姐――江雨瑶。

        江雨瑶毫无形象地甩着自己的衣领,内里的肌肤忽隐忽现,吐槽道:“南京现在到雨季了,闷热的要死,看样子是要下雨了,没个十天八天停不了,你们来的不是时候。”

        “我也劝过,他们执意要来的。”

        江筱雪一脸无奈,这几天和父母转了不少地方,平时住在酒店,今天江雨瑶难得周末休息两天,两姐妹便在外面玩了一天,晚上过来过夜。

        她忽然想起了出发前秦宇和她说过的话,他说南方现在是梅雨季节,去了只能看到雨。

        哼,都怪他的乌鸦嘴!

        她摇了摇头,怎么又想起这个可恶的家伙了?!

        她有些心虚地放下了挂在脖子上的相机,同样有些热,出了不少汗,感觉身体黏糊糊的,但却做不出江雨瑶那么不雅的动作。

        她用小手扇了扇风,努力给自己降着温。

        南方的温度比北方要高许多,她也不知道父母为何夏季来南方,万一晒黑了怎么办?

        她暗中瞥了一眼江雨瑶,她二伯家的女儿,刚刚大学毕业一年,在南京某个国企工作。

        她记得堂姐读书时皮肤挺白的,现在却是有点黑了,脸倒是很白,但明显是化妆后的效果,脸和脖子都两个色了。

        江筱雪顿时有点害怕,江雨瑶也才二十多岁啊,感觉比过年聚会时苍老了许多。

        果然,不来南方读书是正确的选择。

        不一会儿,空调吹出了阵阵冷风,两个少女这才松了口气。

        吹了一会儿空调,江雨瑶像是活过来了一般,一个鲤鱼打挺,拉着江筱雪在房间里介绍着。

        “这是厨房,这是客厅,这是卫生间,小雪你不知道,我刚来的时候花洒都是坏的,就这房租还要七百块呢。”

        房间并不大,一室一厅,45平,不到半分钟就介绍完了。

        江筱雪有点咋舌,房间的确说不上好,唯一比较出众的就是价格了。

        介绍完,江雨瑶也觉得有点无趣,拉着江筱雪在床边坐下。

        她拉起江筱雪修长的手掌,发现江筱雪的皮肤不止白皙若雪,还细嫩的几乎没有毛孔,顿时有点羡慕道:“小雪,你的皮肤好好啊,还好你没报南方的大学。”

        “没有啦,堂姐的皮肤也不差。”江筱雪不失礼貌地笑着。

        江雨瑶撇了撇嘴,觉得江筱雪在阴阳怪气她。

        江筱雪从小就漂亮,别说亲人了,整个煤县都出了名的。

        她叹气道:“不知道将来会便宜哪个臭男人。”

        “……”

        话题有点危险,江筱雪不打算接。

        但江雨瑶显然不打算这么结束,问道:“小雪,有男朋友没有?”

        “没有。”

        江筱雪仔细想了想,自己答应某人做他的女朋友了吗?

        嗯,果然没有。

        江雨瑶点点头,语重心长道:“那就好,小雪,你一定要提高警惕啊,不要被那些渣男的花言巧语骗了。尤其是你长得这么漂亮,男人们一定会对你献殷勤,其实都是馋你身子!”

        江筱雪脸红了,这种话题对她来说,还是有点太劲爆了。

        但她转而开始若有所思起来,花言巧语……秦宇算吗?

        她简脸蛋微红,心中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微笑着摇头:“我不会轻易谈恋爱的。”

        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无意间立了一个flag。

        江雨瑶不再多说,忽然一拍脑门,问道:“对了,小雪你是要用电脑吗?”

        “嗯,最近和同学开了一个网店,有些不放心。”江筱雪平静地答道。

        虽说这段时间网店交给秦宇和一抹茶运营了,但她还是有点不放心,准备上去看看。

        哼,才不是想某人了呢。

        才不是!

        “网店?”

        江雨瑶打开电脑,边输入密码,边问道:“一个月能赚多少?”

        江雨瑶的电脑是一个耳关想的笔记本,有些年头了,厚度很厚,开机后风扇便呼呼地响,操作起来也不是很流畅。

        江筱雪见过秦宇的笔记本,比江雨瑶的要好多了。

        她忽然觉得,自己也该买一台笔记本了。

        回去让秦宇帮她选一个吧。

        她随口答道:“一个月大概一万吧。”

        “这么多?!”

        江雨瑶惊讶一声,被这个数字吓了一跳。

        月入过万,放在十年后也不容易,更何况是09年。

        “开网店这么赚钱的吗?”

        “也没有啦,我只是入了股。其实大部分人都赚不多,现在开店的人越来越多了,竞争很激烈。”

        江筱雪说的倒是实话,虽然她嘴上傲娇的很,但心里却非常清楚,老秦文具店能这么火,完全依托于秦宇的那些营销策略。

        她先是打开电脑,上淘宝看了一眼,或许是学生们放假了,最近流水少了一些,但在正常的范畴内,问题不大。

        江雨瑶只是稍微有点感兴趣,也知道钱不好赚,没有说出什么“拉她入个伙”此类不合时宜的话。

        关系好归好,提出不适合的要求,就要伤感情了。

        关掉网页后,江筱雪看着桌面上的企鹅图标,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

        她没有买手机,这几天倒是能借老妈的手机和某人联络,但她怕被白静发现,便忍了下来。

        自己只是给他报个平安而已,免得他胡思乱想。

        才不是想他了!

        她还在自我害羞呢,qq刚刚登陆,一个视频电话便呼了过来。

        备注是一个猪头。

        江筱雪嘴角一抽,好家伙,秦宇逮着她上线是吧?

        如果是平时,她或许还会窃喜一下,但现在嘛……她瞥了一眼江雨瑶满是八卦的表情,暗道不好。

        看到这个备注,江雨瑶的眼睛瞬间开始发光了。

        她揶揄道:“小雪,这个人是?”

        “一个同学。”

        江筱雪硬着头皮答了一声。

        还好前段时间和秦宇斗嘴时,她随手把他的备注从“流氓”改成了一个猪头,否则现在就解释不清了。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给自己起这种名字……”

        她故意说着,随手就要拒绝视频请求。

        江雨瑶连忙阻止,笑眯眯道:“别,既然是同学,万一有什么急事呢?”

        “……”

        江筱雪觉得江雨瑶在套路她。

        不过,她觉得问题也不大。

        秦宇一向挺机灵,视频接通看到江雨瑶后,知道该怎么说话。

        她心里稍安,按下了接通按钮。

        画面接通。

        秦宇今天倒是没有再穿背心,而是一件白色t恤,干净而爽朗。

        完了!

        但看到视频画面后,江筱雪便美眸瞪大,直呼不好。

        画面接通之后,江雨瑶偷偷地向着外侧靠了一些,结果画面中只能看到她一个人了。

        果然被套路了!

        她小脑袋飞速运转,率先开口道:“我在表姐家呢,她想了解下网店的事情,你给她讲讲?”

        画面中,秦宇有些懵逼地眨了眨眼:“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见?”

        江雨瑶幽幽地道:“小雪,我麦克风坏了,你和他打字吧。”

        江筱雪:“……”

        她非常确定,自己就是被套路了。

        她顿时后悔不已,自己就不该接通的,拒绝之后,以秦宇的机灵劲,估计也不会再打过来。

        但现在的话,她也不敢再强调江雨瑶就在身旁,否则就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了。

        她正纠结说些什么呢,秦宇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

        “你这什么破电脑,摄像头这么垃圾,脸都看不清。”

        型号什么的江筱雪自然不知道,但牌子还是认识的。

        她敲字道:“耳关想。”

        秦宇顿时骂道:“用耳关想的全是傻逼。”

        江筱雪一愣:“你用的不也是耳关想吗?”

        秦宇点点头:“对,我也是傻逼。”

        江雨瑶没绷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小雪,你这个同学挺有意思的。”

        江筱雪:“……”

        她精致的嘴角一阵抽搐,无语道:“他脑子不好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