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竞技 - 重生后,不小心群发了表白在线阅读 - 第六章 突破朋友!

第六章 突破朋友!

        砰!

        进了房间,秦宇毫不客气地把门关上了,想跟进来的田丽彤差点一头撞到门上。

        她咬着牙,满脸不爽。

        这小子,果然不安好心!

        ……

        房间内,淡淡的花香味弥漫空中。

        穿着粉色睡衣的少女正端坐在书桌前,听到开门的声音,缓缓转头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少女清澈明亮的桃花眼中带着淡淡的怯弱和羞涩,柳眉弯弯,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脸颊上白玉无瑕的肌肤出现了淡淡的红晕,她的秀发并不是很长,没有扎辫子,柔顺地披在香肩上。

        十八岁的少女已经初步长开,宽松的睡衣下隐约可见窈窕的身姿,纤细而轻盈,有些弱柳扶风的感觉。

        看到这张熟悉的俏脸后,秦宇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果然,长得好看才叫青梅,长得不好看,那就叫一个村的。

        他盯着少女的脸猛看,哪怕是他后世见惯了各种美女,依旧觉得她美极了。

        忽然,一些死去的记忆瞬间袭来。

        苏潇潇在大二时确诊了甲状腺癌,病情发展的极为迅速,大三开学没多久后便去世了。

        秦宇的眼眸顿时有些湿润,他曾经听张玉霞在电话中感慨过无数次,什么天命弄人,老天只会折腾苦命人。

        他一直没有鼓起勇气去看望这个曾经的青梅竹马,得知她去世的消息时,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唏嘘一番后,没有做任何事情。

        他猛地想起,自己初中时经常捉弄她,抢她的零食、故意扮鬼、捉毛毛虫吓唬她……

        男孩子的调皮事情都没少做。

        甲状腺的病变大多和情绪有关,难不成,自己也是酿成悲剧的一个因素?

        秦宇心中没有答案,但面色逐渐凝重起来。

        此时,被他死死地盯着,苏潇潇的身体有些紧绷,一对桃花眼连忙低垂下去,握着笔的小手都捏的发白了。

        秦宇翻了个白眼,他有这么可怕吗?

        他深吸口气,对她灿烂一笑:“好久不见。”

        苏潇潇咬了咬嘴唇,眨着星辰般的桃花眼,有些困惑。

        两人上周不是刚见过面吗?

        虽然只是在小区门口短暂的偶遇,但两人相处的每一個瞬间,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她感觉秦宇的视线有些奇怪,被看的有些不自在,连忙道:“我去给你找个椅子。”

        “没事,我挤挤就行。”

        “?”

        苏潇潇疑惑地看着自己身下的椅子,她的房间风格都是按照少女风来的。

        椅子同样是一把少女用的粉色系转椅,她身材很纤瘦,一个人坐下刚刚好,秦宇自己座就有些挤了。

        两个人的话……要怎么坐?

        秦宇走到她的床边,扫了一眼,她的床上非常整齐,粉红色的床单上面铺着淡蓝色的被子,床头靠着一只很大的熊猫玩偶。

        他一屁股坐了下来,柔软的小床吱呀一声下降了一大截。

        她的床是和写字台挨着的,秦宇坐在床边的话,能看到她的整个侧身。

        少女的侧脸完美无瑕,像是刀削一般,在阳光下线条分明。

        上一次这样静静的看着她,已经过去多久了?

        沉默了一分钟,苏潇潇紧张的洁白的额头都冒香汗了,秦宇才回过神来,开口就要解释:“今天的短信……”

        说到一半,秦宇停住了,他忽然想起,自己到底是不是重生,还不确定,说不定只是一个梦境,亦或是临死前的走马灯。

        他突然试一试,对方会不会答应呢?

        果然,苏潇潇肉眼可见地紧张起来,她转头看了一眼秦宇,抿了抿嘴唇,弱弱道:“你,你生气了?”

        少女或许是太过紧张,声音颤抖,都有点结巴了。

        秦宇却是有些懵,他生什么气?

        “你不要欺负我了,我给你小鱼干吃。”窸窸窣窣之间,苏潇潇拉开书桌旁边的抽屉,取出一袋零食,眨巴着大眼睛。

        小鱼干袋子还是当年的怀旧款,简陋的透明塑料袋,远没有后世的精致,里面压根没有几根。

        秦宇有些哭笑不得,他是那种抢少女小鱼干的人吗?

        好吧,他确实是。

        他随手接过了小鱼干,打开袋子,捏出其中最大的一个,塞到了嘴里。

        嘎滋脆,熟悉的味道!

        许多记忆再次涌了上来,他小时候的确是经常抢苏潇潇的零食吃来着。

        她之所以拿小鱼干给秦宇吃,是因为她自己喜欢吃,也被秦宇抢的最多,因此误以为秦宇也喜欢小鱼干了。

        实际上……秦宇只是想抢点吃的而已。

        如果是辣条的话,他会更开心,但很可惜苏潇潇不吃辣条,于是小鱼干也凑合。

        秦宇嚼着小鱼干的动作一慢,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像个带恶人。

        “好了,吃了你的小鱼干,我以后就不欺负你了。”他只吃了一半,把另一半放在了她的面前。

        苏潇潇眼巴巴地看着小鱼干,似乎不敢拿回去。

        秦宇轻叹口气,手上微微用力,把椅子旋转90度,两人成了面对面的状态。

        少女脸上白嫩的肌肤一下子近在眼前,她有些慌乱地低下了脑袋。

        “来,张嘴。”秦宇取出一条小鱼干,递到了她的嘴边。

        “啊?”

        苏潇潇吓了一跳,犹豫了一下,张开了粉红的小嘴。

        秦宇轻轻塞了进去。

        小鱼干入口,她轻轻地咀嚼着,脸上的表情总算是柔和了一些,今天的秦宇有些奇怪,总觉得看向自己的眼神变了,像是换了一个人。

        “所以呢,你的回答呢?”秦宇还是好奇她的反应,冷不丁问道。

        “唔——!”

        正在享受小鱼干的苏潇潇瞬间愣住了,一脸委屈巴巴地看着秦宇。

        骗子!还说不欺负她了……

        她抽了抽小鼻子,嗫嚅道:“我,我没有小鱼干了。”

        “我不要小鱼干。”

        秦宇有着哭笑不得,直盯着她,她的脸已经红透了,星眸如同小鹿一般开始躲闪,抿着嘴低着头不说话。

        完了,这感情状况有些不对劲啊,秦宇觉得自己头上可能绿了。

        他连忙问道:“你很讨厌我?”

        “没有。”

        苏潇潇狠狠地摇了摇头。

        秦宇心中稍安,看来自己给她的印象也没有那么坏。

        “那你就是喜欢我。”

        苏潇潇偷偷抬头瞪着秦宇,显然很不服气,哪有这种逻辑,不讨厌他,就是喜欢他?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默认了。”秦宇表示他就是准备当个无赖了。

        苏潇潇连忙摇头:“不,不是的。”

        秦宇微微皱眉:“伱有其他喜欢的男生了?”

        “没有!”

        苏潇潇这次的回绝十分快速,甚至都敢和秦宇对视了。

        秦宇长松口气,心中石头落地。

        还好,还好。

        自己头上的颜色保住了。

        青梅竹马,怎么可能被其他人染指?

        现在想想,自己前世变成渣男,是大学后期的事情了,高中阶段绝对纯真的很,一门心思全在江筱雪身上,完全忽略了苏潇潇。

        真是失误啊。

        他准备循循诱导,先把两人的关系突破朋友再说。

        管他是重生了还是在做梦,反正这个青梅,他渣定了!

        呸,是保护定了!

        他要一举改变少女前世悲惨的命运!

        他酝酿了一下,笑着问道:“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吧?”

        “……”

        苏潇潇这次没有回答,少女有些湿润的眼眸中的色彩有些复杂,既有疑惑,也有些不可置信。

        秦宇微微皱眉,看来两人的关系真的是很差了。

        他看着她的大眼睛,道:“我们从小玩到大,可是青梅竹马,清楚对方的一切,两小无猜的感觉是非常难得的。”

        “嗯。”苏潇潇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所以,我们是比普通朋友要好的朋友!”秦宇声音带着蛊惑,循循诱导着。

        “……嗯。”

        苏潇潇缓缓点着小脑袋,觉得秦宇的说法还算合理,没有问题。

        “青梅竹马一起做些和普通朋友不会做事情是很正常的,比如一起学习,一起吃饭,给对方送生日祝福。”

        “嗯。”

        苏潇潇连连点头,细细的嘴角微微有些上扬。

        事实上,两人之前便是这样的关系,很要好的。

        但这几年,两人的关系逐渐淡了下来,她还以为自己做了什么错事,惹秦宇生气了。

        秦宇一不做二不休,趁热打铁,猛地抓住了她的小手。

        “因此,比如牵个手啊,互相吧唧嘴,或者有个孩子什么的,都是很正常的。”

        苏潇潇的小手纤长,很软,白嫩得像是最淳朴的白玉一般。

        这手,不去烤羊肉串可惜了。

        “?”

        苏潇潇娇躯猛地一颤,脸变得红彤彤的,不可置信地看着两人叠在一起的手。他们的确是牵过手,但那是小时候了,就连她的记忆都有些模糊了。

        她感觉自己的小脑袋有些晕,这个坏蛋……果然是在欺负自己吧!

        什么吧唧嘴、有个孩子……不是得结婚才行吗?

        她低垂着眼帘,抽着自己的小手,结果死活抽不回来。

        “我,我妈不让我谈恋爱。”她都急的快要哭出来了。

        秦宇看着手足无措的少女,不由得笑了起来。

        这个说法就很耐人寻味了,她妈不让,不是自己不想。

        没想到,自己的青梅还是个语言大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