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竞技 - 斗罗:魂技全增幅,我为一拳天使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未来的顶级天才

第二十六章:未来的顶级天才

        七宝琉璃宗?

        宗主的女儿?

        月灵略显惊讶,手上却没有停下,把宁荣荣扔了出去。

        “哇哇哇~你真扔啊!剑爷爷和骨爷爷不会放过你的。”宁荣荣大喊大叫。

        砰~

        咦~

        不疼~

        宁荣荣抬头一看,才发觉自己被人接住了。

        “清河大哥,是你啊!”宁荣荣惊喜。

        “荣荣,你又调皮了。”雪清河将宁荣荣放下。

        哼~

        宁荣荣撇了撇嘴,“我才没调皮呢!是他们先占了我预订的席位,不解释就把我扔飞!清河大哥你快赶走他们!”

        雪清河无奈的叹气,她是得到消息才来的岚云阁,目的就是见一见爷爷口中的天才。

        回想起千道流给她写的信,她就有些别扭。

        虽然她理解千道流的意思,但理解归理解,她一时无法接受。

        “荣荣乖。”雪清河揉了揉宁荣荣的头,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向房间。

        宁荣荣一进屋,就伸出白白的小手指向撒加。

        “清河大哥!就是他!让人把我扔出去的!”宁荣荣仰着下巴,小眼神十分得意,像是在说你们完了,我靠山来了。

        “天斗帝国太子雪清河。”

        “撒加。”

        撒加打量着千仞雪伪装的雪清河,赤金两色交互的贵族衣袍,金黄色短发,青涩少年脸庞上带有不属于这个年龄段的威严,任谁见到雪清河,第一印象都是贵族!大人物!

        普通人哪怕穿上雪清河的衣服,也就是沐猴而冠,根本模仿不出雪清河的上位者气质。

        难怪雪夜大帝乃至朝堂上的诸多大臣贵族,隐约猜测出毒杀皇子的人是雪清河,也依旧支持雪清河成为太子。

        雪清河自带的上位者气质,完全可以看做是王者之象。

        撒加打量雪清河的时候,雪清河也在观察撒加。

        她想知道,能让千道流特意写信提到的人,究竟有何特殊之处。

        宁荣荣扭头看了眼毫无反应的雪清河,“清河大哥,快把他们赶出去啊,顺便好好教训他们一顿,把他们也从这里扔出去。”

        月灵眸中闪过一抹火光,迅速移动抓向宁荣荣。

        “月灵,停下吧。”撒加淡淡道。

        月灵没说什么,收手退回到撒加一侧。

        宁荣荣慌张的拍了拍胸膛,“她怎么这么快,差点又抓住我了。”

        “原来是金鳄斗罗之孙,不知是否介意多两人就餐?”雪清河说道。

        “坐吧。”

        雪清河拉着宁荣荣就要坐下,宁荣荣撇撇嘴,十分不开心,但她不傻,明白撒加地位不简单,不然雪清河早为她出气了。

        “荣荣,快跟撒加道歉。”雪清河说道。

        “才不要嘞!明明是他们抢我的席位,凭什么要我道歉。”宁荣荣不开心的说道。

        雪清河表情严肃,“说实话,你真预定了位置吗?”

        宁荣荣还是头一次见雪清河严肃的模样,声音顿时小了下来,“我让爹爹预定位置了,我不知道爹爹有没有预定。”

        “老师他日理万机,可能是忘记了。”

        “那也不怪我啊,是爹爹的错,让爹爹给他道歉吧。”

        雪清河无奈,宁风致好歹是上三宗的宗主,怎能为一件小事给撒加道歉。

        宁荣荣这件小棉袄有些漏风啊!

        回去和老师讲讲。

        她温和一笑,“我的老师是七宝琉璃宗宁宗主,这位是我老师的女儿,性格比较活泼好动,有不对的地方,还请几位谅解。”

        撒加拄着下巴,平静的说道:“不知太子有何贵干。”

        “先前听说金鳄之孙觉醒了神级武魂六翼天使,心中好奇。”

        六翼天使?

        宁荣荣抿了抿嘴唇,她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这个词,却想不出是在哪听说过。

        苦恼的宁荣荣挠了挠头,刚要插嘴,雪清河随手夹起一块糕点,塞进宁荣荣嘴里。

        唔唔~

        宁荣荣被打断,拍了拍胸口,把糕点咽下去后,大眼睛瞪了一下雪清河。

        之后她就没有再问的打算了。

        “几位来天斗帝国有何事?”雪清河问道。

        按理说撒加刚觉醒武魂,不应该在圣殿初级学院好好学习修炼,努力提升魂力等级吗?

        且有关撒加武魂的消息还被传了出去,各大势力都恨不得弄死撒加,外面的危险数不胜数,撒加此时离开武魂城,来到天斗城实属不智。

        金鳄斗罗不管撒加吗?

        还是说撒加真以为有金鳄斗罗在背后,就有恃无恐?

        认为各大势力不敢动手?

        各大势力忌惮金鳄,却没到恐惧的地步,肯定会有势力忍不住跳出来要弄死撒加。

        雪清河前几天还参与了一次暗中的会议,商讨的就是该如何不留痕迹的弄死撒加,同时还要把嫌疑转移给其他势力。

        “我说的话,你信吗?”撒加笑道。

        “为何不信?我与你又没有仇怨。”

        “来招几个人,顺便看看某位趁我小,强啃我脸的故人。”

        额....

        雪清河嘴角微抽,撒加是在说她吧,肯定是在说她。

        谁把当年的事告诉撒加的?

        爷爷吗?

        总不能是撒加有婴儿时期的记忆吧!

        前几年,她偷偷返回武魂殿,想和比比东诉说取代原装雪清河的过程,结果被比比东怒骂一顿,赶了出来。

        伤心的千仞雪前往供奉殿寻找千道流,正巧那一日,千道流在与抱着撒加的金鳄斗罗下棋。

        那时候的撒加还是个婴儿,走路都不会,脸蛋圆圆的,肉乎乎的十分可爱。

        千仞雪与千道流聊了许久后,心情舒缓,注意到了婴儿撒加,抱了一会后,看着撒加苹果一样的脸蛋,一时没忍住嘬了几口。

        “金鳄斗罗冕下倒是和我父皇不一样,连小时候的事都告诉你了,想必是经常陪你。”雪清河缓缓道。

        “不是老爷子告诉我的,而是我有记忆。”撒加似笑非笑的看着雪清河。

        咳咳~

        雪清河轻咳两声,立刻转移话题,“你想招谁?也许我认识呢。”

        “伱的确认识一个,其他就未必了。”

        这次外出,他的目标不仅仅是仙草,还有在未来展露头角的顶级天才!

        既然他想夺权当教皇,哪能没有得力手下?

        一边拉拢武魂殿现有的人才,一边培养新的人才,做事要有两手准备。

        不能把鸡蛋放在同一篮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