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伐清1652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各怀鬼胎

第一百九十二章 各怀鬼胎

        冯澄世听罢,心中一阵激动。因为郑成功一旦说服李定国合作,那李定国便不会再应孙可望的要求,拖住岳乐部署在赣东和福建当地驻扎的清军。这不仅会使得郑成功攻取福建的时候,清军无力阻挡,更是会让武昌府的孙可望大军元气大伤,失去角逐天下的实力。

        他作为郑成功麾下最受重用的谋士,很清楚以郑军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拿下福建沿海的三四府之地,可若是要独立消灭尚耿线三路兵马,甚至是赣东的数千清军精锐,就几乎不可能了。便是能侥幸得胜,也必然会元气大伤。

        但如果这些地方的兵马被岳乐调动,在湖北被孙可望牢牢拖住,李定国再率军介入,从福建绕道攻击江西的岳乐大军,那清廷必然无力再派兵征讨福建,只能默认郑成功控制收复的地方。

        抗清的这些年以来,郑成功收复过许多地方,但每次都会因为实力不足,只要清军主力一到,大军便败,新收复的地方又得而复失。

        “将军天纵奇才,竟能想出如此妙计,恐怕那李定国听了,会毫不犹豫就答应下来。若是如此,以我大军现在的实力,便是清廷千里迢迢从江南调来驻防的八旗兵,也必不是我大军的对手。”冯澄世一番奉承道。

        “仅仅靠孙可望自己,是不可能在挡住清军援兵的情况下打下武昌城的,他现在能靠的只有李定国在福建开拓新战局,拖住清军援兵。”郑成功颇有些得意,信心满满道:

        “但只要李定国有二心,孙可望就危险了。他错就错在居然还会相信李定国,居然以为本将军会受他的摆布,替他消耗清军。”

        “李定国和孙可望两人表面上兄亲弟恭,实际上因为争权夺利,早就撕破脸皮了。只不过明面上还要做做样子罢了。”冯澄世同样知道孙李的事情,又继续道:“恐怕李定国巴不得孙可望精锐尽失,他自己好凭借兵马,主持朝廷的大局呢!”

        “立即派人去送信给李定国,同时派兵严查海上的情况,让他们扮成商船,千万不要太张扬,免得引起了清廷的忌惮。”郑成功随即对身边的周全斌说道:“还有,派人进漳州府城,一定要安抚好刘国轩,同时确认一下他有没有和孙征淇的探子联系。”

        “将军的意思是,孙征淇也盯上了刘国轩?”冯澄世想了想,觉得郑成功的担心有道理,又趁机对着郑成功恭维道:“将军果然是英明过人,老臣一直没想明白孙征淇的探子近来为何在漳州,潮州二府活动那么频繁,原来他也盯上了刘国轩。”

        “派一些得力的人进漳州府城,若是刘国轩有二心,和孙征淇的人联系上了,就立即杀光孙征淇派去的手下,以作警告。咱们今后要兵不血刃地拿下漳州,还得刘国轩协助,这颗棋子绝对不能丢了。”郑成功扭头看向演武坪正在训练的大军,面色冷峻道。

        看着校场上队列整齐的尚可喜大军,刘国轩心中偷偷叹了口气,面上却仍要假装欣喜。他收回目光,看向尚可喜抱拳道:“王爷,末将已经派人去和郑成功联系了,但现在还没有消息,末将担心郑成功不会上当。”

        尚可喜面露冷笑,扭头看向刘国轩道:“刘将军莫要着急,再联系联系。本王的兵马昨夜暗中入城的事情谁也不知道,你派人去禀报郑成功,过段时间本王再大张旗鼓撤出,你便能取得郑成功的信任了。”

        “可......”刘国轩面露难色,欲言又止。

        “放心,理由本王也给你想好了,就说朝廷担心郑成功借着谈判偷袭漳州府城,所以才让本王暗中派兵入驻。至于突然撤兵,自然是武昌方面的战事吃紧,要调兵北上。”尚可喜自然以为他知道刘国轩心里在想什么,又说道:

        “郑成功是狡猾,但他也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一定会派兵前来试探的。只要他派兵前来,本王和刘将军都会有立功的机会。本王不用北上武昌府和孙可望拼命,刘将军也能升官发财。”

        尚可喜和耿继茂原本只是想要破坏“郑清和谈”的,但现在局势突变,岳乐极有可能调他们其中一部北上武昌府,和孙可望的虎狼之师拼命。这使得他们策动刘国轩,引诱郑成功攻城,进而留守福建的计划更加迫在眉睫。

        当然,尚可喜,耿继茂和郑成功,孙征淇一样,目前都还只知道其中一方的存在,以至于这些人都低估了福建局势的复杂性。而知道尚耿,郑成功,孙征淇三方力量存在的刘国轩现在还没决定投向哪一方,这使得福建未来的局势根本就是不可捉摸。

        刘国轩固然不可能再度忠心于清廷,但对于郑成功和孙征淇,他现在仍旧犹豫不决。

        郑成功在福建明显实力占优,但孙征淇似乎更加重视自己,而如果李定国大军真的入闽,那情况又不一样了。他现在并不知道郑成功当前的真实实力,就像清廷也同样低估了郑军一样——他们都不知道孙可望对郑成功的支援力度。

        “王爷,可末将还是担心郑成功不信!”刘国轩仍旧推拖道:“而且,此事若是被朝廷知道了,末将担心......末将贱命一条,没了就没了,可王爷乃是万金之躯......”

        “刘将军,有话直说就好,不必遮遮掩掩的。本王找你,是看重了你的才华,可若是你一直这样,下不了决心,那本王就是想帮你,也无能为力了。”尚可喜以为刘国轩搬出这么多借口是要和他讨价还价,毕竟一开始对方是很热情的,到了这种节骨眼上,反而犹犹豫豫了。

        刘国轩也知道尚可喜的意思,担心自己再推脱,要被对方怀疑,只好顺着台阶道:“末将能得王爷的赏识,那是祖坟冒了青烟,三生有幸,哪里还敢犹犹豫豫的,只是......末将担心最后,这漳州府总兵......”

        “你放心,本王说要给你的,就绝不会食言。”尚可喜闻言,以为自己果然猜中了刘国轩的心思,笑了笑,又道:

        “你想想,若是你能击溃郑成功大军,得是多大的功劳,有本王在,又有谁敢昧了你的功劳,区区漳州府总兵,难道本王还给不了你?退一步说,便是最后没有什么斩获,只要有本王在,难道还保不了你一个漳州府总兵?”

        尚可喜为了让刘国轩放心,一直强调自己是为了留在福建,不北上送死。而这个说法也没让刘国轩怀疑。毕竟,这才是尚耿这种军头的常规操作。

        “末将叩谢王爷大恩!”刘国轩随即下跪道。

        尚可喜见状连忙扶起刘国轩,再度催促道:“刘将军不用谢本王,只要你能将郑成功大军骗到漳州府,本王到时候和你里应外合,绝对能杀他个片甲不留。到时要什么功劳没有?”

        “是,王爷!”刘国轩眼神炙热,抱拳道。

        三日后,广州城,钦差府。

        “尚可喜派兵进入漳州府城了?”孙征淇听着彭信古的汇报,眉头紧皱,这事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甚至让他怀疑是自己手下的人暴露了行踪,导致尚可喜特意对漳州府城加强了戒备。

        “而且刘国轩现在还是举棋不定,若是再这样下去,属下担心最后晋王的士兵攻城的时候,会出现变数。”彭信古也微微皱眉道。

        孙征淇心中也不确定刘国轩的态度,思索了一番,才又说道:“刘国轩必须拿下,让陈少川再带些人进漳州府城镇住刘国轩,告诉他,潮州府不必担心,本世子和二叔协商完兵马的事情,就立即带着人马到潮州府亲自坐镇。父王现在把整个福建的事务都交给了我,福建的战事绝不能出意外。”

        “殿下放心,有属下在,广州绝不会出问题。”彭信古拱手抱拳,信誓旦旦道:“不过,殿下,王指挥使派来的人马,第一批三十人昨晚已经到广州了,要不要直接将他们派去潮州,让陈副指挥使带去漳州府。”

        “现在局势不明,尚可喜又非等闲之辈,咱们还是得小心。而且多几个人,少几个人,在刘国轩的地盘上,差别都不大。咱们总不能派一两百人进去吧。”孙征淇摇了摇头,继续补充道:“陈少川去了,分量也就够了。”

        “殿下说得是,是属下欠考虑了。”彭信古说罢,若有所思,抬头看了看孙征淇之后,又说道:“属下有一言,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哦?”孙征淇扭头看向彭信古,笑着说道:“直说无妨!”

        “属下觉得,世子殿下要留个心眼,晋王现在和郑成功联系密切,到时晋王若是伙同郑成功,都不出兵,仅凭咱们这七八百人马,恐怕......”彭信古担心道。

        “何出此言?”孙征淇虽然知道自己父王和李定国的事情,并且已经在广东对付了李定国一派一段时间,但在这种问题上,他还是充分信任对方的。

        “此事关系到抗清大局,国主的安危。属下只是觉得应当有备无患,咱们必须有什么依仗,不然就成了李定国可以随时放弃的弃子了。”彭信古倒不是有什么证据,只是觉得应该谨慎一些。

        孙征淇听罢,随即点了点头,他现在除了孙可望,谁也不会完全信任,跟别说是李定国了。而且,孙可望的计划本来就是要消耗李定国和郑成功的大军,尽管代价是让他们占据福建。

        所以,当现在彭信古提醒孙征淇:李定国和郑成功可能也是这样想的的时候,他自然会怀疑。

        毕竟,于大局而言,无论是孙可望,还是李定国和郑成功,只要有一支兵马冒着被消耗殆尽的风险诱敌,拖住清军的野战力量,局势就极有可能取得重大突破。

        “你说得对,万一李定国没有及时出兵,而是想着让父王在武昌给他牵制清军兵马,那事情可就糟了。”孙征淇点头道。

        在漳州府有刘国轩协助,作为反正表率的情况下,李郑两支大军压境,防守的清军主力还有一支被抽调,赣东也无兵策应的情况下,福建的局势极有可能势如破竹。

        不过,也仅仅只是在沿海几个州府势如破竹而已,福建的地理形势决定了剩余的清军可以据险而守,剩下的城池靠的还得是实力。

        “大王,若是清军兵力充足,我军可能仅仅只能在漳州府获得立足之地,以牵制清军。泉州府,兴化府,福州府这些地方,郑成功绝不可能让咱们染指,以咱们的运兵的能力,也没有那么多兵马在郑成功反应过来之前占领更大的地方。”靳统武手中拿着一根竹枝,指着地图道。

        李定国已经召集麾下大将回到了广州,还传令惠州府,潮州府的部队抽调兵马,秘密转移,在潮州府的澄海县待命。

        “不用占领太多地方,只要获得一府之地,清军没有兵马占据陆路的险要关隘,剩下的只等兵马从陆路过去就好了。”李定国看着地图,又说道:“这次作战的最主要目的,还是牵制清军,等孙可望攻下武昌城之后,江西的清军南北受敌,防守必然会出现破绽。”

        李定国从孙可望那里了解到了郑成功的真实实力之后,又把目标放回到了江西,他很清楚自己如果打那里的注意,就得等到郑成功和清军消耗完,但这几乎不可能。

        就在这个时候,李定国在屋外的亲卫忽然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份密信。李定国一看知道这是郑成功派人来的,当即示意靳统武停下,接过信件打开看了起来。

        等到李定国看完之后,又在屋中左右踱步了好一阵子,靳统武,窦名望,吴三省,高文贵等一众大将看着李定国的样子,都不敢打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不敢出声。

        “作战计划要改一下,福建先不急着打,等清军主力到了武昌府,回不来之后,咱们再打。郑成功说的没错,凭什么要咱们损失自己的兵马,替孙可望拖住清军,他在武昌拖住岳乐,本王在赣东打开局面,郑成功在福建打开局面,与大局而言,岂不是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