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枭雄:从佃农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五章醉翁之意

第二百二十五章醉翁之意

        汝州鲁山县。

        自从三日前,鲁山县知县李柱明挂印而去,不知所踪之后,县中典吏自知不敌,为防裴家军恼羞成怒在鲁山县大开杀戒,从而主动投降以来,裴家军在鲁山县已经驻扎了两日。

        裴家军严肃军纪,忠厚的士兵,以及精良铠甲,第一次刷新了鲁山县百姓的认知,所谓的王者之师怕也不过如此吧。

        鲁山县县衙之内,原本的大堂内,裴小二面容冷峻,看着面前的文书。

        刘先春则站在一旁,低声汇报道:“大将军,自从我军从山西转战以来,随军携带的五十四万石粮草,现在已经用去大半。

        虽然咱们在陕州、宜阳获得一些补充,不过这些毕竟是少数,到了现在也已经所剩无几,昨天我去辎重营去看了看,咱们的军粮到现在已经只剩下四万石,可供大军十六日只需。咱们是不是让后军辎重、新兵等人日食减半,以节省粮草?”

        裴小二静静的听着,手指无意识地拿着一支笔,在桌子上有节奏地敲击着,久久不言。

        良久,裴小二将手中的笔随手一扔,道:“不,将士们跟着我是为了有一顿饱饭,是为了活的有尊严,是为了未来有希望在这个世道活下去,如果我们减少口粮,你让将士们怎么想?会不会以为咱们是兔子尾巴长不了了?”

        “是,属下考虑不周。”刘先春此时也觉得刚刚的提议不妥,不过他也不会死鸭子嘴硬,硬抗到底。

        “你明天派人,到这鲁山县转转,咱们手中无粮,并不代表这鲁山县无粮,我看着这鲁山县的大户们各个吃香的喝辣的,生活有滋有味么,咱们进城这都多长时间了,怎么没见一个人来拜访?我看,还是咱们杀的人还是太少了,以至于让他们觉得咱们软弱可欺了。

        你去找他们的时候,以一两银子一石的价格,给我收购粮食,不要怕花钱,咱们有的是钱。”

        “大将军,现在市面上的粮价已经涨到五两银子一石,咱们就给一两,恐怕...”刘先春没有继续说下去,不过他的话已经不言自明了。

        “那就拉他们去审判,以囤积居奇罪论处,注意一定要拉拢百姓跟我们站在一起,别让那些百信被士绅忽悠了。”

        “是。”刘先春苦笑着应声答应下来,说的容易,可做起来哪有那么简单,裴家军过一遍就走,与百姓们朝夕相处的还是这些乡绅,到那时这些乡绅会怎么编排已经不用猜了。

        看来,只能下狠手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只能暂时委屈他们一下,提前去西方极乐世界了。

        “只是,就算将整个鲁阳县所有的粮食都聚集起来,怕也不够咱们食用几日,长久来看,咱们还是要尽快找到能稳定提供粮草之地为妙。”刘先春补充道。

        “我知道,”裴小二站起身来,漫步几步,来到大堂以外,看着院内越发枝繁叶茂的藤蔓,悠悠道,“算算时辰,这个时候,冯克斌应该已经的手了吧,一旦我们突破鲁阳关,接下来,等待我们的就是一片坦途。

        刘先春心头一动,有些惊讶的望了一眼裴小二英武的身姿,自从他从上王庄被俘,加入裴家军以来,与裴小二可谓朝夕相处,他自诩已经将裴小二的性情摸得八九不离十,但在这一刻,他发现,他对裴小二的了解还是太少。

        “去,将我岳父赵君临叫过来。”裴小二留下这句话之后,便转身回到了后衙。

        “是,”刘先春看着裴小二的身影,高声答道。

        与此同时,被裴小二寄予厚望的冯克斌此刻也取得了重大进展,马如蛟之爱妾果然不敢有丝毫杂念,领着一干家丁仆从,将一箱箱银子连着载银箱的马车一起,放到指定的山坳之中之后,便退了回去,在进山的岔路口焦急等待。

        冯克斌等人躲在暗处,静静看着马家一干人等将银子放在原地之后,又退了回去。

        冯克斌眉角一挑,对身后比划了一个手势,随即牛二宝便从隐身之处钻了出来,朝着马家人撤走的方向看了看,确定无人之后,便跑步来到马家人留下的银箱旁,挥刀砍落箱子上的铜锁,打开了箱子。

        只见箱中五十一锭的银元宝在阳光中熠熠生辉,牛二宝跟着打开了另外几个箱子,大致数了数,整整十万两分文不少。

        牛二宝对着冯克斌的方向点点头,不待冯克斌下令,随后几个跟随冯克斌翻山而来的几个士卒,便下到山坳,赶着马车向着大山更深处行进。

        “马大人,看来贵府真是银子多的深不见底啊,十万两银子,说拿出来就拿出来了,你说我是不是要的少了?”冯克斌来到被绑在树上的马如蛟,一把扯掉了堵在他嘴里的破布。

        马如蛟嘴巴恢复了自由,连忙哀求道:“大当家过奖,过奖,我家中这些银子也是我爱妾多方筹措,好不容易才凑到,在想更多,实在是没有了。”

        “那可不行,当初说好了要索要一百万两,现在你只给我了十万两就想把我打发了?你以为是打发叫花子么?”冯克斌佯怒道,“既然如此,我留着你也就没用了,还不如一刀宰了,一了百了,也省的以后的后患。”

        说着,冯克斌就又抽出了长刀,作势就要砍了他马如蛟,刀光一闪,锋利的刀锋就已经来到了马如蛟的脖颈上。

        “有用,有用,大当家,我还有用,你不是要一百万银子么,我有,我有。”马如蛟吓坏了,连忙求饶。

        或许是马如蛟的求饶起了作用,冯克斌的长刀硬生生停在了马如蛟的脖颈上,刚刚划拨了一层皮,再向前进一点,马如蛟这条命估计就交代在这了。

        于此同时,一股恶臭传来,冯克斌厌恶的看了他一眼,离他更远了几分。

        “最后一次机会,你说能不能筹到一百万两?”冯克斌眉头紧皱,厉声可斥。

        “能能能,”马如蛟赶忙保证,“我一定能准备一百万两交于大当家,要是我哄骗大当家,管教我不得好死。”

        “怎么筹?”

        “小人将所有家财全部变卖,所得钱财肯定够一百万两了。”马如蛟小心翼翼看着冯克斌一眼,眼见对方听到能有一百万之后,嘴角一动,眼神缓和了许多,这才缓缓道,“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大当家也知道,小人家财中那所庭院最值钱,一百万两中至少有五十万两需要变卖宅院才能凑得,但小人现在在此,家中只有一个妾主持大局,她无权卖小人的宅院,更何况就算她敢卖,没有小人在场,这石桥镇也没人敢买。”马如蛟一边说着,一边时刻注意着冯克斌的脸色。

        眼见冯克斌有些心动,又有些丧气,便接着道:“为今之计,只能小人在场,才能将大当家要的一百万两全部筹集完毕。”

        听到此,冯克斌脸色突然一变,重新将刀架到马如蛟的脖子上,道:“我看你这是想借机逃脱吧。”

        “小人怎敢?”马如蛟辩解,他已经不像刚刚那么害怕了,因为他看到了冯克斌目光中的贪婪,没了他,这一百万两银子他是无论如何也拿不到,

        “要不这样,我可以给大当家写一份串联书,如果我到时候没有将这一百万两银子奉上,大当家可拿着这封串联书,或明或暗,投到河南巡抚衙署内,管叫我身败名裂。大当家,以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