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越修仙界我靠卖惨走上人生巅峰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又现血朱藤

第七十三章 又现血朱藤

        “北北,李尤?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顾苒一怔,问询的话脱口而出。

        听到这句话,邬北北和李尤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了。

        他们连忙挣扎着起身,异口同声地喊道:“顾苒师姐?!”

        邬北北看起来十分开心,热情又自然地拉过了顾苒的手臂。

        并上下打量着她是否受了伤。

        李尤则左看右看,似乎在寻找什么。

        他看了半晌,没发现自己要寻找的东西,才回过神朝顾苒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刚才正在组织弟子下山去采买,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感觉到了一阵眩晕,然后我就出现在这里了。”

        听完他的话,邬北北立马皱起了眉头。:“这么说起来,我也是在去领武器的时候,感觉到了一阵眩晕……”

        “不过,我当时好像是被人拍到了肩膀,所以才眩晕的……”

        顾苒暗自点了点头。

        她让邬北北和李尤都转过身去,只见他们两人后背处靠近右边肩膀的位置,竟都贴着一张符篆。

        她眯着眼睛细细看去,才发觉符篆上的所画的纹路似乎跟三长老发给自己的那张符篆上的纹路正好相反。

        可惜她的符篆已经被许鹿撕毁,无法再仔细比对。

        顾苒凝了凝神,伸手将两人背后的符篆揭了下来。

        她本准备回到门派将两张符篆交给掌门,让他将门派里的小人揪出来。

        但她没有想到,符篆刚一入手,就化作一道荧光消散了。

        那两张符篆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邬北北和李尤自然察觉到了顾苒的举动,转过身疑惑的看着她。

        “有人在你们身后贴了符篆,这道符篆连接着宗门大比的秘境,所以你们才会被传送到这里。”

        “你们可以好好想一想,在传送过来之前,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或者有没有看清是谁拍了你们的肩膀?”

        顾苒的心里隐隐有了一番猜测。

        但为了不冤枉别人,她还是决定先听一听邬北北和李尤的说法。

        听到她这么说,李尤一拍脑袋,好似想起了什么。

        “我就说嘛,宗门大比在即,秋月师姐也是参加大比的弟子,又怎么可能派人来吩咐我组织弟子下山采买呢?这其中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的情绪有几分激动,好似不相信李秋月会做出这种事情。

        “我是她李家的旁系,这些年来一直特别拥护她,她怎么能这样对我呢?!”

        一旁的邬北北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接着说道:“我入了外门弟子之后,李秋月就一直欺压我,并且不让我去领自己的兵器,直到她去参加宗门大比,看管兵器的弟子才通知我去领兵器,可没想到在半路上的时候出了这种事……”

        “所以你们两个人的事,都和李秋月有关系?”

        顾苒冷着脸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她这幅表情,一看就知道她的心情相当不好。

        李尤舔了舔嘴唇,又挣扎了一下:“秋月师姐虽说嚣张跋扈惯了,但她又不傻,应该不会将事情做得这么明显吧?”

        “呵,她是不傻,但死人是没办法开口说话的,如果你们两个人都死在秘境,又有谁会去揭露她做的这些事情呢?”

        “她这是有绝对的自信,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金丹期弟子才能进入的秘境,这里面一定非同小可,两个还在练气期的弟子,绝对不可能逃脱出来。”

        说到这儿,顾苒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她十分郑重地说道:“更何况来到秘境的只是你们的神识,而你们的身体还留在外面,只要他们将你们的身体摧毁,就算你们能够出去,也只会成为一道孤魂,无处可去。”

        “什么?!怎么会这样?!”

        李尤忍不住大喊了一声,声音将周围的冰墙震得往下簌簌掉着碎冰块。

        顾苒又白了他一眼,道:“当务之急就是趁他们还没来得及处理你们身体的时候,找到回去的方法。”

        “我那张能够出秘境的符篆也被人动了手脚,所以我才从之前的秘境被传送到了这个秘境,现在要想出去,只有破坏了这阵法的阵眼。”

        邬北北满脸忧色地看向顾苒:“可是顾苒师姐,我们三人都没用学过阵法布置,又该怎么寻找阵眼呢?”

        “这确实是个问题……”

        顾苒将手放在下巴上沉思着。

        她的头顺势扭向了一旁,那里是透明无暇的冰墙。

        可她却像是看到了什么东西,右侧眉毛微微上挑,脸上神色也带了丝许诧异。

        “你能看到我?”

        一个身着黑衣的男人迅速欺身上前,满脸玩味地凑到了顾苒的眼前。

        但顾苒却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现似的,将头不动声色地扭了回去:“李尤,你入门派比我们俩早,有什么办法吗?”

        “顾苒师姐,你也知道,我只是一个杂役弟子,哪里能接触到这些……”

        李尤尴尬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随后,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像顾苒提议道:“对了,师姐,你的灵宠呢?它可能会有办法……”

        他伸长脖子,说的这番话充满了试探性。

        “它在乌苏镇的时候离家出走了,我们指望不上它……”

        顾苒皱了皱眉,像是想起了某些不太好的回忆。

        她正说着,袖子却突然隆起了一个个山包,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袖子下面游动一样。

        直叫李尤看呆了眼睛,一声大人差点脱口而出。

        顾苒也被吓了一跳,匆忙地甩动着胳膊。

        “啪嗒——”

        一道轻轻的脆响在冰洞中回荡。

        三人定睛看去,只见一条血红色的藤条正在地面上不停地扭动着。

        仿若一条正在爬动的小蛇。

        看见这藤条的那一刻,顾苒的眼皮狠狠一跳,她慌忙地将两人往后一拦,生怕这藤条再次发了疯。

        可她这一拦才发觉了不对劲,那藤条竟是从自己的袖子中延伸出去的,但它的源头在哪儿,顾苒竟感觉不出!

        “血朱藤,喜食灵气和血液,善寻灵气旺盛之物……”

        “她还真是好运气,竟然被血朱藤认了主。”

        黑衣男人在旁边看的分明,脸上带了丝了然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