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佬亲闺女成了豪门团宠在线阅读 - 第386章 陆梨、裴修白参加新一轮对抗赛

第386章 陆梨、裴修白参加新一轮对抗赛

        薄夜枭说到做到,给薄芽报班的第二天大早,就有业内资深的老师带着厚厚的教材资料和教学工具来薄家给薄芽授课。

        薄家客厅的某块地方,也在昨晚就摆好了授课需要用到的桌椅和黑板还有投屏用的显示仪,非常有上课的氛围。

        不过,由于来的太早,薄家一行人还在吃着早餐。

        “爸爸我不上!我不上课!!”

        薄芽小手抱着餐桌桌腿,死活不肯离开,“我已经很厉害了,我考试都考、考第一名呢,我超厉害的,全部人都没有我厉害,我最最最厉害了!我不用上课的,呜呜呜,爸爸我不想上课!!!”

        这激烈的反应和不配合的举动,弄的授课老师面露尴尬,手脚都不知往哪放。

        薄老爷子也愣了,没想到薄芽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之前她在少年班上课也不这样啊,而且少年班的课还一上就是大半天,丫丫都能忍下来,这课才每天上个一小时而已,时间大大缩短,怎么会比在少年班上课还更抗拒了?

        小姑娘泪眼汪汪的看着满桌子才刚上的热气腾腾的早餐,又接下去说:“……而且我还没吃饭呢。”

        薄老爷子:“……”

        敢情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

        知道问题所在,就好解决多了,由于薄芽一吃就吃很多,为了让她更专注于上课,薄夜枭让她吃完早餐再去上课。

        果然薄芽没再抗拒,反而听说若是乖乖上完课,下课之后还有点心吃,足足有两盘草莓蛋糕呢,两只眼睛都亮了起来。

        课上得额外认真。

        甚至比在少年班上课还要专注许多。

        具体表现在,她都学会用笔在本子上记笔记了。

        薄夜枭看过她的笔记,记得很不错,全是骂他不给她饭吃的话,将人揍一顿,薄芽才哽咽的换了个内容。

        这些天,不仅薄芽没闲着,少年班更是不敢闲着,为了挽回之前被毁的差不多的名声,他们不仅将陆梨和裴修白招了进来,不提他们跟薄芽的关系,光是两人那出众的颜值,和裴修白那一看就智商超高的冷淡模样,直接帮少年班的声誉挽回了一大半。

        为了让外界对少年班再次信任,少年班最近正在筹备新的对抗赛,由于这次对抗赛是全新模式,也就是少年班以往都没有的学生对抗老师的比赛。

        需要准备的流程很多,比赛也需要设计,导致少年班这段时间给学生和老师都放了个长假,而事实证明,少年班这步棋走对了,放假期间,原本对少年班失望,不再关注的人,一见是全新模式,又多收了两个颜值超高,据说天赋也超强的新生,期待值一下拉满。

        再次将目光投在了少年班上。

        也就是说,少年班这次若办的好,必将越走越远,若是办的不好,招来的,恐怕就不止是一片骂声那么简单了。

        而且,这次据说“病”已经快治好的霍老爷子每天都会抽出时间,全程过问比赛事宜,绝对不会再出现像上次那样,包庇一方的作弊行为,保证比赛绝对的公平公正。

        更甚至,为了不让外界质疑参赛人员的选择依旧有黑幕,霍老爷子还办了个全球投票,事先给出老师一方参赛人员的名单。

        在规定的参赛人数十人的限制内,让他们这些观众来选学生一方具体要参赛的人员。

        这一下,网络上直接沸腾!

        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放在了少年班这次的比赛上。

        就算不关注比赛的,也不由得为霍老爷子的这一举措拍手喊妙。

        学生一方的参赛人员,薄芽和裴珏自然是少不了的。

        这两人经过几次对抗赛,如今在网上的热度最高,粉丝也是最多的,而且这次挑战的还是智商超高,在每个领域都有着丰富经验,比学生还要更成熟稳重,冷静睿智的教授团,学生对老师,怎么说也要拉几个强的上场。

        陆梨和裴修白由于过于神秘,还是少年班的插班生,要知道,少年班从来没有在学期过半的时候收过学生,这两人能入学,必定有他们的过人之处。

        导致陆梨和裴修白的票数也居高不下。

        霍老爷子听闻这事,特意给薄芽打了个电话过去,问她陆梨和裴修白能不能参加。

        霍老爷子显然也听说了陆梨和裴修白这几天并不在薄家的事情,甚至除了薄芽,几乎没人知道他们俩个去哪了。

        薄芽的身份不简单,能当她的朋友,陆梨和裴修白的身份恐怕也不会简单到哪去,霍老爷子识相的没有过问陆梨和裴修白的身份,但还是需要确认一下,若是陆梨和裴修白到时候无法上场,少年班也好早做准备。

        薄芽当晚就联系上了陆梨。

        陆梨和裴修白消失了好几天,但在天界,却只过去了十分钟不到。

        一听说有比赛,马上就要考试了,挨了爸爸揍,正难过的要命,在不管不顾哇哇大哭的小姑娘顿时也顾不得哭了,急匆匆用手抹掉眼角的泪。

        仙气腾腾的大殿,夜蘅坐在上座的案桌,正低头看着面前的奏折,听到没动静了,他掀了掀眼皮:“怎么?哭够了?”

        陆梨已经在夜蘅面前哭过多次,如今早已能不动如山——起码这小东西哭起来的前十分钟,能不动如山。

        因此,她停下来,夜蘅还是稍微松了口气,不过他确实没想到,这小东西这次就哭了这么点时间。

        总算知道心疼她爸爸了。

        算这小东西识相。

        “还没呢爸爸,”小萝莉委委屈屈的吸了吸鼻子,眼眶红红的回,“我不能再哭了,我要下去考试了,等下等我考完了我再回来哭。”

        说着,她像是哭的意犹未尽,抽泣着气呼呼说:“……回来我要把自己哭死!”

        夜蘅:“……别回来了。”

        “嗯?”陆梨抬起泪眼朦胧的眼:“爸爸你说什么呀,我都没有听见。”

        “……”

        说了这小东西肯定又要哭,而且还是那种蛮不讲理,撕心裂肺,委屈巴巴质问他为什么不要她回来了,是不是他已经在外面找了一万个新的女儿了,足以哭个三天三夜都停不下来的那种哭。

        夜蘅显然不是个会给自己找麻烦的,只不动声色的淡淡说:“我没说什么,你听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