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明烟火在线阅读 - 一千九百零七章营销

一千九百零七章营销

        大明烟火一千九百零七章营销「你什么意思?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姜姓商贾不满喝道。

        伙计脸上还是淡淡的笑容,带着歉意说道:「真的没有办法,什么时候有货,这不是咱们铺子能够决定的,还要看孙贤大师的意思。」

        「连什么时候会再有都不知道吗?」姜姓商贾不甘心地问道。

        「这个的确没有办法确定。」伙计也感到十分为难。

        姜姓商贾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世上竟然有拿着钱还买不到货的时候。

        他侧头看向傅雍,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傲气,谄笑道:「傅兄,不知道可否让一个与我?」

        傅雍从刚才伙计说下一批货要等孙贤大师有空闲才能做出来的时候,就明白这些人短时间内是不可能买到了。

        现在见他们重新把目光看向自己,傅雍笑了起来,大度地说道:「这有何难?还是我说的那个价格,两万贯一个,全让给你们也不是不可以。」

        众人顿时松了口气,他们还以为傅雍会趁火打劫再次涨价呢。

        「那我要五个。」姜姓商贾这次学聪明了,手快有手慢无,再拖沓一点,说不定就被别人一口气全买走了。

        「凭什么你一下子就买五个?你这样让咱们怎么买?」其他商贾顿时朝着姓姜的口诛笔伐。

        在场除了傅雍之外,还有五个人,姜姓商贾一口气就要走五个,这让其他人怎么分?

        其他人当然不会答应。

        不过有人在谴责姜姓商贾,有人却盯上了最后的五

        个金表。

        「我也要五个!」

        「你!你们!想要独吞,没门儿!」

        ......

        为了争夺金表的份额,几个人立刻剑拔弩张吵得不可开交,再也没有刚才指责傅雍的高高在上。

        傅雍笑眯眯地品着茶,等几人吵得脸红脖子粗了,才摆手打断:「诸位,你们是不是忘了,这东西还是老夫的?老夫愿意卖给谁,就卖给谁。可不是说你们商量着分一下,就把老夫的主做了吧?」

        众人楞了一下,这臣反应过来,他们刚才争抢地面红耳赤其实一点用都没有。到最后,还是必须要傅雍点头。

        「傅兄,以咱们的关系,你让五个给我,没有问题吧?」姜姓商贾急切地说道。

        关系?傅雍笑呵呵地看了姜姓商贾一眼,刚才第一个跳出来指责老夫,现在想到和老夫拉进关系,是不是太晚了一点。

        「姓姜的,你休想多吃多占!」另外一个商贾顿时指着姜姓商贾的鼻子破口大骂,刚才就是他和姜姓商贾针锋相对,骂的最为激烈。

        「够了!」傅雍懒得听他们争吵,直接摆手打断说道:「这批金表老夫要留一些,不过你们放心,毕竟咱们是一起来的,老夫也不会不近人情让你们空手而归。」

        众人的心情跟着傅雍的话一波三折,直到傅雍明确答应会让给他们,他们的心才放了下来。

        「老夫每人让给你们一个,谁也不能多吃多占,想必你们都没有意见吧?」

        说

        完,傅雍笑吟吟地看着几人。敢有意见?那就一个都别想得到。

        众人显然听明白了傅雍的意思,纷纷低头对视一眼,也只能无奈地答应下来。

        「傅兄公正!」

        「就按照傅兄的意思。」

        傅雍见没有人提出不同意见,微微点头说道:「那就这么定了。回头等老夫拿到金表,就通知你们前来。不过,你们可要提前把宝钞准备好。」

        「傅兄放心,咱们省得。」

        伙计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傅雍从他这里买了十个金表,转手就以两万贯的价格

        卖出去五个。

        也就是说,一来一回傅雍一文钱都没有花,就白捡五个金表?还让五个大商贾欠了他人情?

        要不说人家是京城首富呢,看看这生意做得,比空手套白狼都要厉害!

        ......

        店铺后院。

        韩度和孙贤两人坐在大堂里喝茶,韩度倒是有滋有味地慢慢细品。

        孙贤心里却焦躁的很,根本静不下来。

        「先生,不过是一个铺子开张,用不着学生过来吧?」

        在孙贤看来,一个铺子而已,交给掌柜的处理不就好了?干嘛还要他亲自过来?

        韩度淡淡笑着看了他一眼,说道:「稍安勿躁嘛,你整天待在机械作坊里,听你的徒弟说你经常连门都不出。这样废寝忘食会出毛病的,正好今日新店开业,让你来放松一下心情。」

        「哪个欺师灭祖的家伙敢告我的黑状?」孙贤听到他徒弟竟然在韩度面前出卖他,顿

        时大声骂道。

        「怎么?」韩度喝茶的动作顿时停住,看着孙贤似笑非笑地问道:「你这是在指桑骂槐呢?」

        「不敢,不敢......」孙贤这才反应过来,他刚才的话有故意骂先生的嫌疑,连忙解释道:「学生怎么敢骂先生,学生是在骂那些不成器的徒弟。」

        见韩度没有生气了,孙贤这次才小声地说道:「先生,你就让我回去吧......」

        「刚才我不是说了吗?让你出来放松一下。」韩度没有答应。

        「我坐在这里心里总是烦躁紧张,倒是在机械作坊的时候最放松......」孙贤小声说道。

        韩度瞪了他一眼,「不知道好歹是吧?我让你来放松,你告诉我你在机械作坊的时候最轻松。你是诚心和我作对是不是?」

        「没有......学生没有这个意思......」孙贤连忙摆手。

        正在这个时候,掌柜匆匆地跑进来,满脸喜色地道:「拜见公爷,拜见孙大师......」

        「你不在前面守着,跑过来干什么?」韩度不解地问道。

        掌柜连忙说道:「喜事,喜事啊。」

        「什么喜事?」孙贤好奇。

        「孙大师的金表全都卖出去了。」掌柜语速极快地向两人报喜,他之所以这么急匆匆地赶来,就是为了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两人。

        「什么?都卖出去了?」孙贤简直不敢相信,喃喃自语道:「那可是一万贯一个,整整十万贯啊。

        」

        「哈哈,还不错,我就说过能卖出去的吧?」韩度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说实话,他虽然执意将价格定这么高,但是对能不能卖出去,其实心里也没有太大的把握。

        饥饿营销这种东西属于细糠,谁知道大明有没有山猪会品尝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