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白杨少年在线阅读 - 第50章 也做我的湖(03)

第50章 也做我的湖(03)

        沈渔站在酒店的这一边,向着对面望了望,没有看见车,只看见人。

        陆明潼懒散站在路边,朝她挥了一下手。

        她左右观望地穿过马路,到了陆明潼跟前,后者弯腰低头,径直往她脸上看:“是不是又哭了?”

        “你怎么这么讨厌。”沈渔打他一下。

        “难不难过,要不要我抱抱你?”

        “快滚快滚。”沈渔笑着去推他。

        他就势捉住她的手臂往后一别,搂住她肩膀,边走边问:“回家,还是我陪你走一走。”

        “车呢。”

        “挪别处去了。”

        “走一走吧,免得浪费我这个妆。”

        “还有裙子。”陆明潼略低下头,在她耳朵尖的正上方低声说,“……姐姐穿裙子好看。”

        沈渔拎起自己的链条小包轻轻掼他一下,“又不是给你看的。”

        这一段路,到了晚上车流并不密集,初夏湿润清凉的风,捎带些烟尘的气息擦过耳畔。

        附近有条河,架设年代久远的石墩桥。

        沈渔趴着栏杆往桥下望,问陆明潼,“这是什么河。”

        “不知道。”

        “你查一下。”

        “你下回还想来?”

        “不想。”

        “那就不查了。”

        “懒不死你。”

        陆明潼没甚所谓地“嗯”了一声,紧跟着忽然伸手,搂着沈渔的腰叫她转过身来,拦腰将她抱托着,坐上了栏杆。

        沈渔吓得直嚷:“要掉下去了!”

        “你腿再乱踢就真要掉下去了。”他两条手臂稳稳地箍住了她的腰,只要她身体不非得往后倒,并无半点风险。

        果然沈渔适应很快,半会儿就惬意地晃起了两条腿。

        她脚上穿的是一双穆勒鞋,直接脱掉了赤着脚。

        陆明潼穿一件圆领的黑色短袖体恤,衣服有薄薄的烟味。肤色让深色衣服,衬出一种冷调的白皙。

        他抬头看着她,顿了片刻,忍下了自己的欲言又止,“算了,不问了。”

        沈渔知道,在这件事上,陆明潼对她却很有愧疚心,不是真像他自己说的那样行事乖张肆意。

        便主动告诉他,问她也无妨的。摊开来说清楚了,结果是好是坏都能承受。事实上,情况比她以为的乐观多了。

        至少,在她看来,她们母女两人已经达成事实上的“理解”了。

        远不到“谅解”的程度,但她不贪心的,这样就足够。

        沈渔低眼望他:“至于让我相信自己的选择没有错,就是往后你要向我证明的事了。”

        陆明潼抬起一只手抚着她的后颈,叫她低下头来,好让他吻她。

        搂她的身体进自己怀里,熨帖她被河上夜风吹得微微发凉的皮肤。

        沈渔从资本家唐舜尧手里,硬生生地抠出来一个完整的周休,陪同陆明潼一道去江城。

        为节省时间,他们乘高铁去。

        陆舅舅初初接到陆明潼要去参加订婚礼的反馈时,嘴上不饶情地刻薄了几句,结果却还是不失礼数地安排了车子去高铁站接。

        但让陆明潼万万没想到的是,竟是陆舅舅亲自来接。

        陆舅舅自己的解释是,家里其他人都有任务安排,腾不出空来。原本他自己也没空,但他这位外甥难请得很,怕慢待了,回头说他办事不周到。

        陆明潼对上自己这位舅舅一贯是不怎么擅长招架的,且上回还欠了他一个人情,更没什么硬话可说。

        就由他口头上嘲讽这两句,沉默领受了,先走社交流程地介绍了沈渔的身份。

        陆舅舅略略觉得沈渔有些眼熟,一时想不起,只先礼貌微笑应承,请她先上车。

        在路上的时候,陆舅舅猛地记起来:这姑娘不就是住清水街陆家楼上那一家的么,也就是说……

        他往后视镜里看陆明潼一眼,冷哼一声。

        如果不是陆明潼还带着一个人,他保管直接轰他走……这都是些什么事!

        沿路,聊的都是陆明潼表哥订婚宴筹备的事。

        陆舅舅一半精力用于观察路况,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一路上分明是沈渔在陪着他聊,陆明潼半天才吭一声。

        沈渔对订婚宴的配置到流程,大局到细节,都能头头是道。

        陆舅舅问:“沈小姐是酒店工作人员?”

        沈渔笑说:“我是做婚礼策划的。”

        “犬子的婚礼,到时候还得仰仗沈小姐指点。”

        陆明潼:“她人在南城,管不到舅舅你江城这一块。”

        沈渔偷偷掐陆明潼手背。

        人家明显客套话,顺着说就行了,干嘛拆台!

        然而,甥舅两人,仿佛就喜欢这种凡事互相杠一杠的相处方式。陆舅舅绷着脸道:“这我跟沈小姐之前的人情来往,你插什么嘴?”

        陆明潼无可无不可的神情。

        沈渔笑说:“我虽然不在江城工作,但有些业内同行在江城。您到时候如果真需要的话,我介绍给您。”

        车并不是开去酒店的,而是直接去陆明潼外公家里。

        陆舅舅仍是揶揄口吻,说陆明潼轻易不回来一次,回来的排场,比座上宾还要座上宾。外公亲自安排的,说酒店再好也不及家里。

        他叮嘱道:“到了外公跟前,你最好知道点分寸。在南城随你怎么不懂规矩,到了家里把皮绷紧点,别就回来两天,搅合得我们这些在江城的人也不得安宁。”

        陆明潼语气平淡地应承:“知道。”

        沈渔延后了片刻才反应过来,陆舅舅是让陆明潼别点破她的身份。

        实话说,沈渔并没有做好与陆明潼的家人亲近接触的准备,她原本以为,过来也就普通地吃一顿酒席,剩余时间在江城逛一逛,权当散心。

        眼下,从陆舅舅亲自来接开始,一切都在偏离预期。

        离目的地越近,沈渔越是沉默。

        到了小区门口,陆舅舅去找地方停车,叫两人先上去。

        沈渔跟着陆明潼下了车,落后他半步,迟疑地出声:“陆明潼……”

        陆明潼停步转身。

        “要不我还是去找个酒店住吧。”沈渔抱住手臂,笑容很是勉强,她隐忍了一路,还是决定提出自己的疑虑,“……我觉得太打扰了,你外公身体本身就不大好。”

        陆明潼自然听出来这是客套的托词。

        她心里有隔膜,还做不到不带主观情绪地去面对许萼华的亲戚朋友。在她这里,只有陆明潼本人是例外的。

        “好。那我们上去打个招呼就走。”

        陆明潼外公家离附近的大学很近,当年和学校的同事一起买的这小区里的房子,住了有些年头了。

        后来两个儿子又给他买了套湖景别墅,周边环境和物业管理都比这儿好上太多了。但他住惯了,和陆明潼的外婆商量以后,还是决定不搬。家里书多、细小的物件儿多,光收拾就是个大工程。

        是陆明潼外婆过来开的门。

        外婆精神矍铄,气质静和,远比实际年龄看起来年轻。

        她望见门口的两人,满面笑容,直请赶快进来坐。

        这热情让沈渔有些吃不消的难受,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矫情了。

        身后的陆明潼轻轻地推一推她,轻声说:“进去坐一会儿我们就走。”

        陆外公缓慢地从书房走了出来,他穿一件浅灰色的苎麻上衣,看花色和样式,和陆外婆身上的应当是一套。

        他手里拿着一本书,正捏着老花镜往鼻梁上架,等看清楚陆明潼的脸,先笑了一声,“来了。”

        “外公。”陆明潼在外公跟前,全然另外一副乖巧模样,跟在沈爷爷面前一式一样的。

        陆外公又望向沈渔,等陆明潼介绍,外婆也是且打量且喜悦的神色。

        陆明潼说:“我女朋友,叫沈渔。”

        沈渔礼貌笑着打了声招呼。

        陆外公一眼看出来,女方应该大了几岁,但什么也没问,笑着叫他俩赶紧坐,又唤家里的保姆看茶、切水果。

        沈渔挨着陆明潼,在沙发上坐下,始终局促。

        好在两位老人很有分寸,只等陆明潼自己介绍,绝不主动探问她的信息。

        更多的,还是聊陆明潼自己,近况如何,工作顺利与否云云。

        很快,保姆端了水果上来,洗净的草莓和青提,还有盛在白色瓷盘中的,切牙的哈密瓜,一应都是新鲜水灵的。

        陆外婆笑呵呵问道:“不知道小沈习惯吃什么水果?要是不合口,晚上我再叫人去买一些。”

        沈渔赶紧说:“我都吃,不挑的。”

        “你别太拘谨,就当是在家里,有什么需要直接跟明潼说,打发他去给你张罗。”

        沈渔微笑说好。

        这时候,陆舅舅停好车上来了。

        陆明潼估计他应当打个招呼就得走,如果他跟沈渔不住这儿,最好提前单独跟他说一声。

        陆明潼牵住沈渔手腕,对外公外婆说道:“我先带她去洗个手。”

        两人到厨房去。

        陆明潼拧开了水龙头,和她一起一边洗手,一边叫她等下出去先坐着吃点水果,他得跟舅舅打一声招呼。如果没预留多的酒店房间,他们再自己定。

        “等一下……”

        陆明潼看她。

        沈渔很是迟疑:“原本安排的,就我们两个人住在这里么?”

        这房子面积很大,四室两厅,还带两面生活阳台。

        陆明潼解释说:“他们年纪大了,要分房睡,还有一间是书房,就剩唯一一间客房。但他们喜静,平常一般不留人住。”

        说着,他隐约意识到沈渔在为什么而犹豫。

        一定是两位老人叫她想到了沈爷爷,也就推己及人的不想让人失望。

        便对她说:“我小时候在江城生活的那几年,不住在这儿,跟我妈租住在外面。”

        叫她放心,这里,绝对不会有让她不高兴的痕迹。

        沈渔洗净手,拧上水龙头,低声说:“其实住这儿也可以。”

        陆明潼不催促,让她自己决定,等她慢慢考虑。

        最后,沈渔下定决心,“就住这儿吧。只要不会打扰到他们。”

        作者有话要说:估计……明天正文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