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白杨少年在线阅读 - 第48章 也做我的湖(01)

第48章 也做我的湖(01)

        沈渔下午下班之前,一下子收到好几条消息。

        第一条是久未联系的齐竟宁发来的,附带一条邀请他下周日在某酒店吃晚饭的微信消息的截图,询问她:不知道该送什么礼物,沈老师给点建议?

        第二条是明潼发来的,很简单的一句话:“晚上江樵请吃夜宵。”

        第三条是秦正松的,他跟叶文琴请客的地点已经订好了,贴心附上酒店的地图定位,邀请沈渔到时莅临。

        措辞十分正式。

        沈渔最先回复陆明潼:“下班就过来。”

        然后回复秦正松,问他:“是您邀请我,还是我妈邀请我,还是你们一起邀请我?”

        最后才回复齐竟宁:“齐总自己做功课,不要抄作业。

        没一会儿,齐竟宁发来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包,结束此次对话。

        秦正松紧跟着来消息问她:“有区别吗?只要你来,你妈总不会赶你走的。”

        沈渔明白秦正松的言下之意了,这邀请显然只能代表他的意愿,而不能代表叶文琴的。

        沈渔便回复说:“那我还是不来了。我妈请了舅舅和小姨他们吧?我要是去了,他们问起来我跟陆明潼的事,场面闹得不好看,我妈也会不高兴。”

        秦正松:“是我跟她两个人请客吃饭,我作为其中一方也有发言权。小渔,我邀请你来。”

        沈渔再度婉拒,说到时候会过去一趟把准备好的礼物送给他们,饭就不吃了。

        沈渔晚上八点多下班,直接开车去清水街那边找陆明潼。

        她手头正在进行的策划案,前期准备工作快要结束了,小武统一收集了整一组的护照,拿去办签证,等签证出来,差不多也就到了策划案落地的时间。

        吃夜宵的地方,就是沈渔常去的那一家吃小龙虾的馆子。

        店面很小,老板没准备大桌子,这时候把两张小桌拼一拼,刚好够用。

        人都在,江樵、李宽、杨萄和宋幼清。

        他们这一行人,就快占去了店里的一半空间。

        陆明潼身旁空着个座位,是留给她的。

        沈渔笑着打一声招呼,去陆明潼身旁坐下。

        桌上是标配的拍黄瓜、盐水毛豆和卤水花生,各自面前的碟子里已经堆了些果壳。

        李宽笑说:“沈渔姐,我们刚刚正在聊你呢?”

        “聊什么?”

        “回头我们游戏公司开起来了,给你安排个什么职位比较好。”李宽指着大家挨个介绍,“江樵,制作人;我跟陆明潼,程序组长,到时候正好一个管前端一个管后端;宋幼清同学,主美;杨萄,虽然能力不怎么样,勉勉强强的,也能混个文案组长……”

        杨萄当即表示,李宽再这么阴阳怪气,她一定把他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沈渔笑说:“我好像没说要去你们那里工作?”

        “现在就是正式的挖墙脚啊。”

        “跨行跨太远了。当然,到时候你们公司效益实在特别好,我现在的工作又干不下去了的话,招我去做个混吃等死的前台,我是愿意的。”

        李宽说:“那不是太屈才了。沈渔姐你干婚礼策划的这个组织协调能力,我觉得做个市场部的负责人是完全没问题的。”

        沈渔被他一本正经的语气逗笑:“怎么,你们在玩‘假如我中了五百万’的游戏?”

        陆明潼看她,“中五百万不一定,开公司是一定的。”

        这才告诉她,他们的游戏,初评已经过了。到时候即便拿不到名次,保底也能上主办公司在自己渠道上给出的推荐位,用这个成绩去拉投资,十拿九稳。

        难怪这气氛欢快得很。

        沈渔也是与有荣焉,“什么时候能下载下来玩?”

        陆明潼说:“等复评结果公布以后。”

        李宽趁机帮游戏拉推广:“沈渔姐到时候也在你朋友圈里帮忙宣传宣传。”

        “我微信上快两千个好友,打广告不给广告费的哦?”沈渔笑说。

        李宽笑说:“所以这不是请沈渔姐吃龙虾么。起步一人两斤,吃不够再加,吃饱为止!”

        沈渔这一阵总有些打不起精神。

        她不可能真能做到无动于衷,对旁人讲的都是道理和口号,留给自己消化的是意难平的苦涩。

        今天,他们这个好消息一下使她振奋不少。

        这一顿夜宵的热闹程度自不必多言,尤其有李宽和杨萄一对欢喜冤家。

        如果不是回去还要开车,沈渔也想加入这几个年轻人,喝点儿啤酒纾解心情。

        不过也只是点到为止,真正的庆功宴,要等到复评的结果出来之后。

        结束时,李宽和江樵将两个妹子送去出租车上,再回去楼上。

        陆明潼有些微醺,站在路边等着沈渔将车子开过来。

        他们已经习惯这样一段路,从清水街,到一个尚且称不上是家,但确实是家的地方。

        陆明潼开了车窗透风,懒散地背靠着座椅,说沈渔身上有股蒜蓉的味道。

        沈渔抬袖口嗅了嗅,“说我,你不一样也有。”

        转头看他一眼,说起下班前秦正松发来消息的事,“也不是没料到,但她真的不邀请我,我还是……”

        “你去的话,阿姨不会把你赶出来的。”

        “这一点我敢肯定我一定是遗传了我妈,没被邀请的场合,我们一定不会去自讨没趣。”

        陆明潼转头看她,沉默片刻,“等这边结束了,你跟我去趟江城吧。”

        沈渔知道陆明潼的表哥要订婚的事,礼物都是她帮忙挑的。

        “我去做什么?我去不合适吧?”

        “没什么不合适的,我舅舅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

        沈渔笑了声,“去可以,但你没必要公布我的身份。”

        “我舅舅不是没见过你。”

        “其他人总没见过吧?只要你不张扬,你舅舅也不会张扬的。”

        陆明潼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什么时候这么怕事了?”

        “这不是怕事,这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那是你表哥的订婚宴,你要抢了他的风头当主角么?”

        陆明潼“嗯”了一声。

        “你不答应我就不去。”

        “答应答应。”他语气反正敷衍得很。不过沈渔信他是真的答应了。

        到小区里停好车以后,沈渔走到通风的地方嗅了嗅,自己果真一股蒜蓉味。

        她突发奇想的想要喝酒,因为方才吃夜宵的时候没能喝到。

        从停车场乘电梯上一楼,两人牵着手,往小区外面走。

        到了路尽头的便利店,沈渔挑了几罐啤酒,一些零食,拿来收银台这边的时候,陆明潼再自然不过的,从架子上取下一盒安-全-套一起结账。

        回到家里,沈渔受不了身上的一股味道,先去洗头洗澡。

        正取下花洒放水的时候,浴室门打开了。

        沈渔“啊”了一声,赶紧把浴帘拉拢到没有一丝缝隙。

        外头陆明潼“嘁”了一声。

        仿佛在嘲她,哪里没看过,用得着遮掩?

        沈渔被他这一声的语气惹恼,掀开帘子,拿着花洒便朝他浇过去。

        陆明潼从头到脚淋了一身,转头看她一眼,“等着。”

        沈渔干脆更将花洒对准他,水位开得更大。反正逃不过么。

        陆明潼将手里的牙刷和牙膏,往杯筒里一掷,抬手捋了一把头发,抹去脸上的水珠,径直朝浴帘后面走过去。

        缴了花洒挂在墙壁上,对她说,找死。

        沈渔干脆送上两条手臂,主动搂住他的肩膀,张口朝他哈气。

        “……”陆明潼哈回去。

        沈渔:“好恶心!”

        “你比较恶心。”

        陆明潼关了水,将沈渔从里面拽出来,“先刷牙。”

        “刷牙了干什么呀?”

        陆明潼瞥她,“除了干-你,还能干什么?”明知故问是不是?

        沈渔扬手去打他。

        淋着水,室内雾气朦胧。

        站姿平添了难度。陆明潼很不满意,一边捞着她不让她往下滑,一边吐槽:“你应该把报英语口语班的钱省下来,报个健身房。”怎么腿部肌肉都没力气的吗,这么一下就支撑不住了?

        沈渔气得咬他肩膀,“不报班你教我?”

        “我当然能教,”他笑意里多了三分轻浮,“姐姐跟我学啊,比如现在这个场景,你应该说……”

        沈渔抬手掌死死地捂住他的嘴。

        倒是省了事,不用再洗第二回澡。

        沈渔换上干净衣服,吹干头发,拿头绳将头发盘起来,再去喝酒。

        冰镇过的,在冲完热水澡以后,更觉得清爽。

        沈渔蹲坐在沙发上,茶几对面摆放着笔记本电脑,放很没营养的综艺节目,选秀类的,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一会儿唱唱跳跳,一会儿哭哭啼啼。

        陆明潼坐在一旁,赤脚踩在木质地板上,端着switch打游戏,偶尔抬头看一眼,喝一口她递到嘴边的啤酒,说她看这样无聊的节目浪费时间,不如去做一下运动。

        沈渔十分理直气壮:“做过了啊。”

        “……”

        在一起以后,他们一直是这样的相处方式。

        做快乐的事,也做无聊的事。各有空间,亦有互动。

        可能没人懂,但陆明潼一定懂,让她坚持不放弃的理由,绝没有那样惊天动地。

        不过是因为这寻常普通的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