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白杨少年在线阅读 - 第46章 既做我的眼泪(07)

第46章 既做我的眼泪(07)

        陆明潼径直地欺近他。

        说他自私专断也罢,不想叫她熬在这样难过的氛围里。

        沈渔推了三次,没有推开,由他抱着,吞声饮泣。他牵过她的手腕,试探着,看她没有再反抗的意思,便牵着她走出屋子,反手把门给关上了。

        在五楼的楼梯里,与帮忙提了行李箱的李宽撞上。李宽比个手势说已办妥,沈渔同他道了声谢。

        李宽指一指楼上,“要不,去我那儿歇一会儿。”

        陆明潼说:“我先带她回去。”

        一走出门,沈渔被外头日光给晃了一下。方才赶着来的时候,在屋里的时候,她一点没有感觉,原来外面光线这么明亮。

        陆明潼从她手里拿过眼镜,从口袋里拿出小包装的纸巾,擦干净了镜面,两手轻捏着眼镜腿,再给她戴回去。

        她今天穿一件一字领的短款白色上衣,复古样式的浅蓝色牛仔裤,阳光照射下,浅色面料泛着光,人是生生要融化去的一抹白。

        她面颊上浮着薄汗,指间是冰凉的。

        下午的清水街,日光不过西斜了一些角度,巷道里是声息静止的慵困,猫狗都似蔫了一样地不活动,趴在墙根处的草丛里休息。

        陆明潼牵着沈渔,到了前面一家小卖部前。老板自瞌睡里清醒过来,打个呵欠。

        陆明潼买了一瓶水,拧开了递给沈渔。她不过浅浅地喝了一口就将瓶子递还给他,走到对面墙根底下,掏出手机来拨了一个语音电话。

        打给秦正松的,拜托他,倘若可以的话,能否也改签机票,早一些回来。

        她低着头,鞋尖无意识地轻轻拨弄墙根的杂草,电话是恳求语气,对秦正松说道:“我们这些人,我妈肯定是一个都不肯见的,拜托了秦叔叔,我实在很担心,不放心她一个人待着。”

        秦正松说:“我手头的事已经处理完了,正准备回来。小渔你别担心,你妈是这么大年纪的大人,再怎么生气,也能照顾好自己,反倒是你……”

        “我没事的。”

        秦正松叹一声,“我给她打个电话确认情况,回头联系你。”

        沈渔道谢。

        沈渔的车停在路边,阳光底下,车内已被晒出一些热气。

        陆明潼拿了她的车钥匙去驾驶座,先将冷气打到最低。

        沈渔怏怏不愿开口的样子,他也就不多问。

        车一路开回住的地方。

        家里陆明潼每日都做打扫,有一股洁净的气息。沈渔仿佛自四面粘黏的空气里,一下落入清澈的水中。

        疲倦、脱力,又可以放任自己下沉。

        她放下东西,先去洗个澡。

        等冲过凉,换一身T恤和短裤出来。从挂在玄关处的提包里,摸出自己的手机来看了看,有一条秦正松发来的未读消息,告知她叶文琴已经去酒店下榻了,让她不要担心。

        沈渔回复:“谢谢您。”

        秦正松回复:“不谢,我应该做的。等她冷静些,我会跟她聊一聊。“

        按灭了手机,抬头,沈渔看见陆明潼正坐在沙发上看着她,不言不语的目光里,是隐忍至极的关切。

        仿佛,在听候她的发落。

        “你不要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好像我会放弃你一样。”沈渔冲口而出,以为他误会了她发消息的理由。这时候,她宁愿他更强势些,像他以往那样,不听解释不求谅解,反正就是不许她逃,不许她放弃。

        陆明潼向她招手,“过来。”

        她拖捱着,不动。

        “过来。”换了更强硬的命令口气。

        沈渔走过去,他便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张开腿,叫她站在自己的两膝之间。

        他抬头看她,“我怎么可能允许你放弃我?只是,我同样不想让你难过。”

        “你觉得有两全的事吗?”

        “你说你想求个两全。”

        “那只是贪心的说法,我怎么可能傻到真的以为可以两全。所以……”沈渔伸手,一指点在他的胸膛上,其下便是心脏的位置,“为什么我迟迟不愿意答应你,因为我早就知道,等待我的是一道单选题。你不明白这个选择的分量吗?”

        仿佛真有难言的痛楚,顺着她的指尖一直到他心尖。

        他说,当然明白。

        “所以,你不要自作大度地跟我说,这时候跟你分手也没关系。我告诉你陆明潼,你如果现在退缩的话,我会杀了你,我真的会。你不能,将我拖下水了,还以为我还能再回到干岸上……”

        “你还不了解我?”陆明潼截断她的话,“当时当刻,你受阿姨的要求,选择跟我分手也就罢了。既然最后你选了我,我怎么可能再放你走?哪怕你待在我身边,为众叛亲离痛苦一辈子。我就是这么自私。”

        自私到,连你哭也只准在我能看见的地方。

        陆明潼看她眼睛湿漉漉的,似又要落泪,仰头去,碰一碰她的唇,再落下一个吻。

        明明只是安慰性质的,在她自无动于衷,到逐渐热切的回应时,陡然地变了质。

        陆明潼还有迟疑,也觉得自己这样有些不合时宜。

        沈渔以呼吸沉重的气声告诉他,昨天刚结束,已经干净了。至于其他的,是她想要。

        “你不给吗?”

        陆明潼以行动回答她。

        陆明潼托她在上,两人衣物都未除去。

        四面亮堂的光线,让沈渔有一种罪恶感。双膝跪在沙发的边缘,起伏之时,脱力地搂着他的肩膀,嗅他身上白色的T恤,还有一层薄薄的汗味。

        他分明动情,以动作叫她感知。

        但英俊的眉眼始终沉肃,近于无情。

        叫她也清醒也癫狂地堕落,哪怕就是泥塘,扑在里面就扑在里面罢。

        人世蜉蝣,痛着的时候,才配爱着。

        结束以后,陆明潼叫沈渔坐在自己膝头,紧紧地搂住她。

        沈渔头靠在他肩膀,说,做坏事的时候,果然还是要拉一个人一起,有共犯,才能互相威胁着不能自首。

        沈渔抬一抬头,看向他的眼睛,“你把我变成了这样一个坏人。”

        比情话还让是陆明潼受用的一句话,他淡淡一笑,“我喜欢你说的‘共犯’这个比喻。”

        一时间只有呼吸声。

        陆明潼感觉到,让沈渔担忧的那些又回笼了,便轻声问她:“阿姨那边,你打算怎么办?”

        沈渔摇头,“……我只能说,顺其自然。她打定了主意的事情,软磨硬泡都是没有用的。我完全能够领会她的愤怒和难过,所以,我更不忍心逼迫她,求她原谅或是接受。”

        说到这里,沈渔补充一句:“你也不要去找她。我说过的,这只是我跟她两个人之间的事。”

        陆明潼说他从来没有这样的打算,这种做法岂非欺人太甚。

        沈渔声音细而轻的,落在他耳边,“……她受了好多苦,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自己是个能让她省心且骄傲的女儿。南城是她的家乡,可她每回回来都是在受煎熬。她马上要跟秦叔叔结婚了,我却在这个当口让她难堪,还有比我更不孝的人吗?”

        陆明潼语气清醒,对她说:“你不要觉得我这样说,是因为你选了我而恃宠而骄。你明白这些道理,最后还是没有选择她,是因为你心里很清楚,你们之间虽然有斩不断的亲缘关系,但彼此的生活,已经没有对方的位置了。”

        沈渔怅然地应承他的话,“是啊。

        究竟是从哪一环开始选错,导致后面接连地脱钩呢?

        那时叶文琴要出国,她没有一哭二闹地求她留下?还是后来毕业了,没能干脆出国去投奔她?或是去年叶文琴再度邀请她出国去工作的时候,她就应该果断答应?

        可她也有立足的小小事业,有微不足道的敏感心思,有懂事过了头,不愿成为叶文琴累赘的考量啊?

        这些能称为错吗?

        至于叶文琴,她更加没有错。

        她是被辜负的,被世俗流言所戕害的,也是被自尊心所捆绑的受害者。她有摆脱这一切,去追逐世俗幸福的权利。

        她们两个人,谁都没有错。

        倘若万事只论对错,那就太好办了。

        沈渔扭过身去,拿起茶几上的手机。

        尝试着给叶文琴发了一条消息,结果显示自己已经被她拉黑。拨电话也是如此。

        仿佛,要叫她看见这就是后果:别有侥幸心理,也别想什么说服不说服了,自己做的选择自己挨着吧。

        大概最亲近的人,才有这样伤人直奔重点一针见血的本事吧。

        沈渔还是结结实实的,心里沉了一下。

        陆明潼缴了她的手机,置于一旁,“先别管了,等秦叔叔回来。”

        秦正松在一天之后落地,直奔着叶文琴住宿的酒店而去。

        她开门时穿着酒店的白色睡袍,太阳穴上贴着片状的膏药,显是头痛又犯了。

        她一边请他进屋,一边先行地堵了他的言路:“你要是来替那丫头当说客的,那就省省心思。”

        秦正松笑说:“我要是帮她说话,你也会跟我绝交?”

        “你大可以试一试。”

        秦正松舟车劳顿,疲倦得很,放了行李先去去洗漱换衣服。

        傍晚的天色,落地窗里瞧见西面天空暮云叆叇,玫瑰色烟霞,投影在高楼的玻璃外墙之上。

        秦正松说:“要不出去散个步吧,你看这天色多好。”

        “没心情,要去你自己去。”

        “你就是在屋里闷一天,才把自己闷得头疼。”秦正松翻她的行李箱,径自地替她挑好了一条黑色连衣裙,催她赶紧换上。

        叶文琴看一眼,接过来裹了裹,嫌弃地扔在一边,“我怎么不记得自己带了这条裙子,你又偷偷塞进来的?”

        他俩第一次出去约会时,叶文琴就穿的这条黑色连衣裙。

        秦正松笑一笑,也不勉强,最后问她:“真不出去看看?再过一会儿,太阳就要落山了。”

        他总能把寻常的事,描述得一旦错过就是遗憾。

        叶文琴叹声气,“行吧,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