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白杨少年在线阅读 - 第26章 山长水远仆仆来赴(02)

第26章 山长水远仆仆来赴(02)

        整一片都是独栋别墅,一栋里面住两三组人,男士和女士分开。

        陆明潼是自己订的,没与工作室一起,因此单独住了一栋,与他们也不连着。

        往里走了好久,七拐八绕的,让沈渔丢失了方向感。

        自湖上吹来寒凉夜风,叫沈渔觉得自己羽绒服里的毛衣跟摆设似的,没有一点御寒效果。她抱紧了那只公仔,走得更急些,“到底还有多远!”

        “五百米。”

        沈渔刚想发出抗议,却听陆明潼笑了声,就在左侧一栋楼前停了下来,摸口袋找钥匙。

        “幼稚!”

        陆明潼轻哼一声。

        进屋摸到门边的一排开关,陆明潼全揿下去,屋里大灯小灯都亮了,煌煌如昼。

        陆明潼将行李箱推至客厅中央,脱下身上的黑色棉服,扔在沙发上。他不急着跟她说话,放倒了行李箱找换洗衣物,要先去洗个澡。

        沈渔斥他毛病真多,“你有话快说,回去晚了冬冬得睡觉了。”

        “那就在这儿睡。”

        沈渔理他才怪。

        中央空调运作起来,室内温度渐渐升高。

        沈渔瘫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的时候,浴室传来陆明潼的声音。

        她听不大清楚,穿上拖鞋走过去,问他说了什么。

        那里面水声小了些,陆明潼说:“我说,你给客房部打个电话,问问还能不能送点吃的过来。”

        “怕是餐饮部已经下班了——我那儿有,冬冬带了几包袋装螺蛳粉过来,可以自己煮。”

        “……她带这个干什么?”

        “鬼知道她的——你没吃晚饭?”

        “赶高铁,没来得及吃。”

        “明天再过来不行哦。你自费住这儿,还跟我们不是一个规格,财务不会给你报销的。”

        “不行,今天必须得问你几句话。”

        “那你倒是赶紧说啊。”

        “我饿了。吃饱再说。”

        “……”

        沈渔还是给客房部去了个电话,她知道陆明潼有胃痛的老毛病,不敢让他饿着。

        客房部告诉她除非有预订,不然现在不送餐了。不过,他们工作室预订晚上吃烧烤的食材还有剩,如果需要的话,跟HR报备以后,可以给他们送过来。

        陆明潼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看沈渔捏着手机,以为她还为食物的东西发愁,“不送就算了。”

        沈渔解释说,已经跟小武申请了,也回拨给了客房部,食材一会儿就送过来。

        她提前说:“我也不知道还剩些什么,反正来什么煮什么吧。”

        “你煮?”陆明潼迟疑语气。

        这是又到了嫌弃她厨艺的常规环节了。

        “有的吃就不错!你还挑。”

        没过多久,工作人员前来敲门,送来一箱子食材。拿保鲜膜裹好的,荤素都有。

        沈渔挑挑拣拣一些,决定就做个一锅乱炖。

        她拿上食材去厨房,捞一把头发,拿皮筋束起来,取下刀和砧板,处理食材。

        陆明潼在旁看着,穿着酒店提供的深蓝色睡袍,头发没吹,还往下滴水。

        “劳烦你让让,站在这儿碍事得很。”

        陆明潼笑了声,折回去浴室吹头发。

        水烧开了,沈渔将萝卜片、玉米、青菜、番茄和午餐肉一股脑儿地扔进去,陆明潼做了个一言难尽的表情。

        “你有什么意见?”

        陆明潼耸耸肩表示没有。

        锅里汩汩地开了,沈渔没事做,一手撑着灶台,问他到底要说什么,有屁快放。

        她脱去了外套,里头是一件白色高领毛衣。按说宽松的版型不显身材,可她动起来,影影绰绰地也勾勒出曲线。

        陆明潼目光是盯着那口锅的,余光去捕捉她的身影,却也微微地恍了神,半晌才说,“……吃过东西再说。”

        “我发现了,你就是故意浪费我的时间!”

        “那你回去吧。”

        沈渔转身就走。

        陆明潼赶紧抓住她手臂,笑说:“这么听话,让你走你就走?”

        沈渔发现了狗东西今天心情异常的好,才变了法子要消遣她。可她也不争气,对他想说什么很是好奇。

        一锅乱炖出了锅,盛在一个大碗里。

        陆明潼吃东西快而不邋遢,沈渔坐在对面,双手托腮地看着他。结果,他嘴上嫌弃她的厨艺,最后却吃得只剩下半碗汤。

        一锅一碗的,陆明潼丢进水槽,直接清洗过了,完了,又说要去刷个牙。

        “……你再多出一个步骤来,我马上走!”

        陆明潼挤着牙膏,从浴室门口投出目光,望着她笑。

        沈渔继续摊在沙发上玩手机,严冬冬发来消息,一个猥琐的表情包,问她,沈渔姐,打牌的都散啦,我也准备睡觉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沈渔回复“快了”,听见脚步声自浴室出来。

        陆明潼在她对面沙发上坐下,也形似她一样的摊着,非常放松。

        沈渔看他,“能说了?”

        深蓝色真是极衬他,皮肤更白,眉眼更黑,清清落落的,让她顿了一下才移开目光。

        陆明潼先是“嗯”了一声,紧接着突兀又一点不叫人意外地说:“跟我在一起。”跟每天打卡日常任务似的。

        沈渔想也没想,“闭嘴。说了没可能。”这种拒绝都成为一种条件反射了。

        他无可无不可的,“你其实可以坦诚点。”

        沈渔莫名的听出些给她下最后通牒的意思,瞥他一眼,又低头去看手机,“说人话。”

        陆明潼便直接进入正题,“你猜,我今天遇到谁了。”

        “我哪知道。”

        “给你个范围,你的前男友之一……”

        杭城。

        沈渔都用不着一个一个猜,直接锁定,俞霄?

        而她没说出口,陆明潼已经知道她猜到了,他微微偏着头,眼里一点笑意不加掩饰,“他跟我说,他算不上是你前男友。”

        沈渔脸色陡然一变。

        她猜到陆明潼要说什么了。

        顿时慌了神,去捞自己放在沙发上的羽绒服,挽在手臂上,站起来要走。

        陆明潼在她身后说:“毕业的时候,我原本可以继续留在澳洲读研,但我选择了回南城,知道为什么吗?”

        沈渔不知道该留下听,还是应该立刻、马上从这屋里走出去,脚步迟疑着,反而给了他把话说完的机会。

        “当时你赶我走,不惜威胁。我只愤怒你竟然这么狠心,没有意识到……是在国外回想你说的话时,我才想明白。你不知道,我回想过多少遍。”

        想一遍是一遍的凌迟。

        陆明潼微微闭了闭眼,再度睁开。

        沈渔已经走到了玄关,离大门仅一步之遥。

        “你说,你不想耽误我的前途,你胆小,不敢对抗全世界。可是……”陆明潼看她手握上了门把手。

        “你唯独没说过,你不喜欢我。”

        话音落下的瞬间,门敞开了,冷风强烈地卷了进来。

        那里已经没有她的身影了。

        沈渔惊惶地扑进了黑暗里,心口还在噗通乱跳。

        她记不清来是那条路了,顾不上太多,直接往左拐。

        身后传来门摔上的声音。

        沈渔下意识地回了一下头,陆明潼已经走了出来,就站在廊下,头顶是浅黄色的廊灯。

        “你走错了。”

        陆明潼冷静的声音提醒她,迈开脚步,朝她走来。

        沈渔这瞬间觉得自己蠢极了,帮他做饭,等他餍足,精神饱满且精力充沛的,再来好整以暇地捕食她么。

        她听见了陆明潼的话,却不回头,走错就走错,大不了绕上一圈。

        脚步声不远不近地跟着她,她越走越快,恨不能跑起来甩掉他。

        走着走着,突觉跟从的脚步声消失了。

        沈渔仓皇而疑惑地转头看去,却见陆明潼不知道什么停了下来,蹲在原地,手握成拳地抵住腹部。

        她远远地站着:“你别来这套!我不会再吃你的苦肉计!”

        陆明潼没应她,只保持这个姿势,一动不动。

        沈渔不想理他,继续往前走。

        他还是没跟。

        她迟疑地停下了脚步。

        几分钟过去了。

        黑暗里的那团影子十分单薄,他只穿着酒店的浴袍,风又这样冷。

        沈渔踌躇许久,最终还是往回走,走到他跟前,她伸脚尖,轻轻踢一踢他的小腿胫骨,“喂。”

        他依旧不动弹的。

        沈渔犹豫着,手臂伸进袖管里,慢慢地套上了抱在怀里的,稍显碍事的外套。

        蹲下身,伸出一只手去探他。

        结果还没碰到他的肩膀,他倏然抬头,那目光简直称得上是冷酷。

        “不是说不吃苦肉计?”

        沈渔气急,骂他幼稚、无耻。

        起身就要走,手腕已让他一把抓住。

        他顺势站起身,指控她:你原本可以不给我利用你心软的机会。

        他牵着她的手腕,往自己怀里带。

        沈渔执拗地挣扎。

        陆明潼从不认为自己是好人,这样的机会,他必定是要得寸进尺的:

        “俞霄跟我说,你没答应他,固然因为不想去杭城,也不愿意异地。但是,你没好意思骗他,所以跟他说了实话。”

        其实我有喜欢的人。我甚至最近才意识到我原来喜欢他。我跟他没有任何可能。也许,我最终会找一个我不那么喜欢,也不那么喜欢我的人过一辈子。但是这个人不能是你,因为我感觉,你还是蛮喜欢我的。我不能欺负你。

        ——这是沈渔告诉俞霄的原话。

        今天,俞霄原封不动地告诉给了陆明潼,因为他离开南城以后,前后的事情一串联,后知后觉地推断出了个大概:为什么每次跟“弟弟”见面过后,沈渔都失魂落魄的不开心;为什么“弟弟”出国的那天,沈渔请了假要去送机,结果却没有去;为什么自己跟她表白,她不但不开心,反而像是背上了一层负担。

        沈渔还能清晰记得当时告诉俞霄这些话的动机。

        诚然不想欺骗一个无辜的人,可更多因为她快被这个秘密给憋疯了,不敢向身边任何亲近的人倾诉。

        她笃定了一辈子和俞霄不会再相见,所以,将他当做了那个树洞。

        结果,她还是小看了人生兜兜转转的巧合。

        沈渔放弃挣扎了。

        一个字也说不出,眼泪转瞬间就掉下来。

        风刀子似的刮在脸上,又冷又疼,她都怀疑眼泪快要冻住。

        陆明潼突然意识到,沈渔为他哭过的次数,其实远远大于任何人,任何其他男人。

        他紧紧抱住她,转身替她挡住了风。

        她眼镜已经起了雾,他伸手将其摘了下来,塞进她的外套口袋里。

        她的底牌被他不留情地掀了,再也没法冲他张牙舞爪了。

        可比起过往的那些一次一次要将他赶离身边的恶形恶状,恶言恶语,此时此刻她不做声的落泪,更叫他心痛难忍。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过分了。

        浮躁鲁莽、耀武扬威的,将她的秘密当做了刺向她的武器。

        他明明比任何人都不舍得叫她难过的。

        陆明潼低下头去,干燥而微凉的嘴唇先碰上她的额头,再碰上她的眼角。她眼睛颤抖了下,眼泪更加簌簌地落。

        再沿路去碰她的鼻尖,她的呼吸。

        最后,停顿一下,尝她唇上的眼泪。

        也尝她的心痛。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存不住的一章稿,所以提前更了。

        然后,咱们从明天起恢复早八点更新吧,不然我这个拖延症真是没得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