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白杨少年在线阅读 - 第25章 山长水远仆仆来赴(01)

第25章 山长水远仆仆来赴(01)

        沈渔不久便搬了家,和同事小武合租。

        她升任总监之后,并不比以前轻松许多,以前只是管事,现在还要管人。

        而唐舜尧一样没闲着,发挥自己的人脉优势,正积极物色拓展海外业务第一单的客户。

        工作室一切向好,沈渔也充满干劲,只除了某人存在叫她十分不顺眼。每回跟唐舜宇聊完工作,总会捎带着请求立即开除陆明潼。

        唐舜尧始终这个态度:“不急嘛,看看再说。”

        “你让一个南城大学的计算机高材生在你手下打杂,亏心不亏心!”

        唐舜尧笑说:“你自己说不通陆明潼,找我施压?他干得挺好的啊,我有什么理由辞退他?再说了,我不是一时没招到英语好的么……”

        “我去报英语培训班好吧!”

        “你说的?”唐舜尧简直像是算准了她要这么说一样,“那你什么时候学成,我就什么时候开了他……”

        “你所谓的学成是什么标准。”

        “至少过了托福或者雅思吧……”

        沈渔鄙视他的没诚意,唰一下站起来便走。

        唐舜尧笑不可遏,“到底上不上了?上的话我给你批经费……”

        沈渔快走到门口了又折返回来,“上。但我俩要签个书面协议。”

        沈渔还真去报了个培训班,针对口语会话的。

        她之所以最终决定报班,除了跟唐舜宇的协议,还有一个原因:

        齐竟宁为了工作长居南城,人生地不熟的,常会微信上找她咨询一些问题。

        最初沈渔略有戒心,后来发觉齐竟宁为人处世很是得体,找她帮忙的措辞也十分礼貌不唐突。

        有时候他要请客户吃饭,询问她南城可有适合的餐厅;有时候向她打听些南城本地风土人情相关的信息。

        就在前几天,齐竟宁又在微信上联系到她,说他有一位朋友的英语教室扩容,准备换一个授课场所,请她帮忙留意一下,她所在的写字楼及其附近可还有空置的办公室在招租。

        沈渔正有报英语口语培训班的打算,这真是瞌睡就赶巧有人送枕头。

        齐竟宁的那位朋友迁来附近的写字楼之后,沈渔便去他那报了一个课程的口语会话。

        每回下了班,她都会去上一节课一对一的辅导课再回家。

        她英语丢下好多年,拾起过程痛苦不堪,跟英语老师磕磕碰碰交流的时候,总要在心里咒骂陆明潼。

        她在上课这件事,陆明潼很快知道。

        陆明潼很不服气,中午休息时间跑过来质问她:“你想学英语,为什么不找我?免费,一对一辅导,只要你愿意,二十四小时沉浸式全英文交流。”

        “我就愿意花钱,反正走公司账面。”

        陆明潼瞅着她,要笑不笑的,“你怕我笑话你。当年做个完形填空,都不好意思让我给你讲题。”

        这都多久远的事了……

        沈渔敷衍他:“是是是,你说得都对。”

        “怎么突然想报班了?不有我给你当翻译。”

        “万一在国外我跟你走散了呢。”沈渔要做听力练习了,戴上耳机,嫌他碍事,推他赶紧回去自己座位上。

        临近年末,南城天气渐冷的时候,沈渔此前负责的一个策划,也要落地实施了。

        她之前已经做好了全部完整的策划案,只须交与手下的策划负责执行。所有任务分配到人,她每天整体把控,验收工作进度,总结得失,及时调整。

        直至婚礼当天,圆满结束,没出任何大的纰漏。

        旧历新年前后,是结婚的高峰期,工作室还有两个策划案要落地。

        赶在这一波高峰之前,趁着较为空闲的空当,唐舜尧组织全员出去进行两天两夜的团建,在临市近湖的度假小岛上。

        这全员不包括陆明潼,因他要跟李宽和江樵一块儿去参加在杭城举办的游戏展。

        游戏展既有育碧、EA、任天堂这样的大厂参加,也不乏一些专做独立游戏的小工作室。大厂小厂都会借此机会发布自己的新游戏企划、游戏内测试玩等活动,可谓游戏从业者的盛宴。

        沈渔挺惊讶陆明潼这回“弃暗投明”。

        陆明潼解释说,是李宽一直缠着要他去,烦得很。

        李宽借了家里的车,周五下午,三人自驾过去,在杭城住一晚,赶第二天早上八点半开始的展会。

        早上到时,会场外已在排队。

        展商通道排着好些showgirl,很多cos成了经典游戏中的人物。杭城这天气已经冷得让人遭不住了,那些女孩子露腿露腰的,十分敬业。

        李宽举着单发“咔咔”拍照,感叹“不虚此行不虚此行”。

        三人这回过来主要是冲着还在起步阶段,或是已经过了天使轮融资的创业小公司去的,看看他们游戏研发的方向,更有参考价值。

        会场大得能走断腿,他们边看边玩边买,饶是最兴奋的李宽,到了下午也颓掉了。

        某厂商做游戏推广,展台上showgirl唱唱跳跳。

        三人侥幸在观众席抢到座位,坐下休息。李宽翻着宣传册,江樵在随身携带的记事本上,写观展整天的感想和灵感。

        陆明潼拧开水瓶喝了一口水,背靠着座椅,纯是放空。

        直到背后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转头去看,一个穿黑色羽绒服,戴副眼睛的男人。称不上英俊,倒也五官周正,瞧着有两分面熟。

        陆明潼检索记忆,不觉得自己好像认识他。

        投以疑问目光。

        男人问他:“你认识沈渔吗?”

        陆明潼愣了下,“您是……”

        “看来我没认错人。”男人笑了笑说,“我叫俞霄,我们见过两三面,但估计你没印象了。两年前,我还在南城工作,跟沈渔一栋楼的……”

        陆明潼想起来了。

        那回,沈渔晚上一起出去看电影的那人。

        “哦,你是她前男友。”

        俞霄笑了笑说:“算不上吧,我俩最后没在一起。”

        两年前,沈渔以自己出走威胁陆明潼,两人关系彻底陷入僵局。

        此后,陆明潼又去找了沈渔好几次,其中有两次是在她工作室附近的快餐店里,俞霄都跟她在一起。

        陆明潼想同沈渔聊一聊,她摆出拒不接受沟通的强硬架势,两个选择,只有二选一,没有其他协商余地。

        他心灰意冷,最终选择了出国交换。橘子&&

        那一阵,忙着准备材料、上语言班,他与沈渔很少碰面,也不知道她和俞霄最终发展到了哪一步。

        今天,俞霄的说法倒让他很惊讶。

        陆明潼问为什么。

        俞霄笑说:“其实那时候我收到了杭城一家公司的offer,准备离开南城了。她考虑了很久,不愿意跟我一起走,也不愿谈异地恋,所以就没接受我。”

        “你现在……”

        “哦,”俞霄冲着台上扬了扬下巴,“我在这家游戏公司工作,做策划。”

        陆明潼不擅与陌生人过多交流,一句“挺好的”,也显得不甚有说服力。

        俞霄也不在意,开玩笑说:“下个月公测,要不你给我们游戏贡献一个下载量?”

        陆明潼也跟着一笑,“要是不好玩,就是给你们贡献一个‘流失’了。”

        “好玩,我还是有信心的。”

        看俞霄似乎就单纯打个招呼,没什么要深入去聊的事,沉默一霎,陆明潼就转身回去,继续放空了。

        哪知道过了片刻,俞霄又凑过来,忽然问道:“你其实不是她弟弟?”

        陆明潼蓦地回头。

        俞霄还是笑着,没什么探询的意思,只是单纯的好奇:“你喜欢她吧?”

        沈渔他们在小岛上的团建走纯粹放松的路线,除了晚上的烧烤,没有安排别的集体活动。

        岛上能乘船观湖,能钓鱼,还能泡温泉,做SPA。

        沈渔和严冬冬几人一起活动,白天坐船绕岛一周,买了些岛上农家自产的土特产品。

        晚上吃过烧烤,跟严冬冬一起去做了个全身按摩,再回到套房,和同事一起喝酒打牌。

        她知道自己酒量不佳,很是克制,只保持一种美妙的微醺状态。

        晚上十点半,接到个电话,陆明潼打来的。

        沈渔一手牌扣在桌面上,让她们先等等,接了电话再继续打。她起身,往阳台上去,顺道掩上了门,才将电话接通。

        陆明潼:“你住哪一栋。”

        “……啊?”沈渔反应了一下,“……你过来了?游戏展结束了?”

        “明天跟今天内容一样,玩一天就够了。”

        沈渔透过玻璃门往屋里看一眼,自己房里都是人,且都是女的,“……小武给你安排了房间吗?同事都在我这儿,我跟严冬冬住一个房间,你过来肯定不方便。”

        “我自己订了房。”陆明潼说,“你出来一下,我跟你说两句话。”

        打完电话,沈渔进屋叫她们先玩着,自己出门一趟。

        严冬冬自手机屏幕上抬眼,意味深长地瞅了她一眼,笑说:“可别回来太晚,我睡很早的。”

        沈渔:“……”

        沈渔洗过澡了的,没想过晚上还会出去,身上只披着酒店的睡衣。

        她去洗手间里穿上内|衣,套一件高领的白色毛衣,浅蓝色牛仔裤,再裹上羽绒服,就这样出门。

        在楼栋前等了片刻,陆明潼过来了。

        他推着小号的行李箱,手里还拎着一个皮卡丘的毛绒公仔。

        走到她跟前,把那公仔往她怀里一塞,“给你的。”

        沈渔抱着,看了看,吊牌都没摘,应该是游戏展上买的正版,价格不低。

        她问:“你想说什么?”

        陆明潼看她一眼,笑了声,“姐姐,赶过来很冷,让我进屋缓一会儿再说。”说着伸手臂将她肩膀一搂,哥俩好的那种搂法,推着她往前面走。

        “……去,去你房间?”沈渔后脚钉在地上似的,走得很抗拒。

        “又不会吃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