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白杨少年在线阅读 - 第17章 偷吻到的露珠(03)

第17章 偷吻到的露珠(03)

        烟黄灯光与亮红色霓虹灯,装点一整条街的食肆。

        沈渔有时嫌这饮食男女的众生相吵闹,有时又觉自己混迹其间能讨个心安。

        盛夏的主题是啤酒和小龙虾,各家架出招牌,麻辣蒜蓉十三香。

        沈渔坐在靠近门口的一张桌子往外望。

        玻璃门常有人推开,捎进来外面的暑气。

        对面一爿小卖部,陆明潼正在那儿买烟。浓酽夜色里的一副清正骨架,个子高到出来时,差点撞到店门一侧悬着一颗灯泡,他赶紧地扶扶额。

        沈渔不觉笑了声,笑他蠢样。

        陆明潼回来时,点的三斤油焖大虾还在做,只上了一盘盐水花生,一盘拍黄瓜。

        这家不是南城常见的盱眙龙虾的做法,因老板是潜江人,用料更厚重。前几年沈渔第一次过来吃,辣得一边吸气一边直呼过瘾。她盼望老板生意兴隆,结果兴隆过了头,四回来,三回没位,今天是凑巧。

        陆明潼问沈渔升职的事,是不是唐舜尧想让负责拓展海外。

        “是啊。他去年就想让我领导团队了,我没答应。”连着病两场,让沈渔看开了,她要想继续在这一行干下去,确实得适度地把执行类的工作交给别人去做。

        说到这儿,沈渔又想适时的劝诫他两句,“我今天问唐舜尧要了一项权利……”

        陆明潼做出洗耳恭听状时,沈渔口袋里手机响了,她说一句“等下”,放下筷子,接听。

        沈渔之前找的一个房产中介打来的,问她这周末打不打算去看房。

        “暂时不准备看了,过一段时间吧。”

        对面说手里几个好盘,要不抓紧点,很快就会被别人给签走了。在沈渔再三推拒之下,他才放弃,嘱咐如果再有需求可联系他。

        服务员端上来一大盆虾,陆明潼分塑料手套给沈渔,一边问:“不准备买房了?”

        “再说吧。”

        “陈蓟州对你影响这么大?”他凉凉语气。

        “我是想等出海的第一单完成了,唐总少不了我的提成,到时候直接买个三房的不好么。”

        他反倒拿乔:“你不用跟我解释。”

        “……”沈渔指一指眼前,“看见这盘盐水花生了吗?”

        陆明潼一副“我又不瞎”的表情。

        “刚才要是我没克制住,现在它已经在你头上了。”沈渔轻哼一声,戴上手套。

        她去拿龙虾,未防那是刚出锅的,烫得一缩手。

        陆明潼轻笑一声,自己拿了只,掐去前部,扯出一段还带着虾黄的肉。又大又嫩又新鲜,连虾线都不怎么能瞧见。

        沈渔被辣香刺激得口腔生津,气自己烫得吃不着,陆明潼还故意勾他。

        哪知道陆明潼只是虚晃一招,那虾快到了嘴边又拐个弯,被放到了她面前的碗里。

        沈渔低头看一眼,愣了下。

        “不吃?不吃那算了。”

        他作势要拿回来,沈渔以更快速度抓起就送到嘴里。

        她没一点心理负担,这龙虾198元一斤,陆明潼点起来不含糊的,她说两斤就够,他非点了三斤。再加些配菜、饮料,一顿吃掉她七百块!

        结束时,沈渔还有点儿意犹未尽,陆明潼趁机说,“再加一斤?”

        “加什么加,你给钱哦!”

        推门走出店外,暑气很快袭得人一身汗。

        沈渔口腔里还有辣灼之感,仿佛自己也在辣油里煎过一遭,便往对面去买了两瓶冰水,解辣降温。

        往巷子里走,沈渔又来一个电话。

        拿出手机时,陆明潼自然地接过她手里的矿泉水瓶。

        沈渔看了一眼来电人,一时表情晦涩,往旁边走了走,背过身去,才接起这个电话。

        陆明潼一下就知道是谁打来的了。

        只有叶文琴的电话,她才会背着他接。

        她穿一件七分袖的敞袖白色上衣,轻薄的料子,接电话那只手举起来,袖管滑下去,露出自肘往下的一段清瘦小臂,借三分灯光来看,莹白如玉。

        可她背光的另一侧却在一段灰雾的阴影中,让他只能远远地站在那里,心情分裂地欣赏她,又畏惧她。

        沈渔接完电话,陆明潼有自知的什么也没问,把水递回去,两人再沉默地往回走。

        他们路过窄巷里的一家小卖部,有只野猫在门口扒拉垃圾桶。

        店主很快出来,举扫帚拂赶咒骂,将野猫吓得喵嗷一声,飞快逃窜。

        六楼。

        门依然敞开着,今日李宽不在,只有那个叫江樵的男生。他正在安装电脑,屋里换了沙发、电脑桌和置物架,已有些焕然一新的景象。

        江樵蹲在电脑桌下配线,不便起身,只言语打了声招呼。

        陆明潼要转身进去的时候,沈渔叫住他。

        老话重提:“你还是再考虑下吧,我真觉得现在这实习不适合你。即便不跟李宽他们创业,去找个对口的工作……”

        陆明潼不免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即便知道沈渔的出发点是为她好,这个时候,也难免会联想,她不过是想将他赶离身边罢了。

        他没吭声,低头进屋。因略带着情绪,关门的动作比平常重,听起来倒有点像是把门给摔上了。

        ·

        叶文琴的电话,是通知沈渔,她应当会在外公生日的前三天就回来。

        当天,沈渔提前问明航班号,要去接机。

        叶文琴却说,不单她一个人,还有两位朋友自崇城来,他们已在南城落地,到时候其中一位会去机场接她。

        另外,住宿也已经安排好了。

        沈渔倒没觉得落一身轻松,反有种失落感。

        快到下班时间,沈渔接到叶文琴的电话,说住的酒店离她的工作室近,步行也就十来分钟,不如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沈渔做完手头最后一点工作,当即收拾东西,又往洗手间去补个妆。

        出门打卡,撞上陆明潼也下班。

        这边微信里叶文琴通知一声他们已经到写字楼前面的广场了,沈渔惊惶,将陆明潼手臂一抓,“你……你晚点下班。”

        陆明潼看着她。

        “我妈过来了,我跟她一起吃晚饭……”

        话音未落,她已觉察到陆明潼目光沉下几分,却什么也没说,只将她的手拿开,转身往回走。

        他挺直的一道身影,大步如风,肩线都未塌下去半分。

        沈渔却觉心里有一瞬急慌慌的。

        ·

        玻璃外墙反射一轮红而瘦小的落日,外头霞光漫天。

        沈渔赶两步路,与叶文琴汇合。

        不止她,还有两位男性。

        一人看着与叶文琴一般年纪,穿一件苎麻料子的上衣,浅灰色的长裤,气度尔雅。

        另一人则似乎三十来岁,挺括的一身正装,面容清俊,笑容温和。

        沈渔一眼审不清这两人的身份。

        叶文琴主动介绍。

        前者叫秦正松,她的一位朋友;后者是秦正松朋友的儿子,叫齐竟宁,因为准备往后来南城开拓业务,所以就先随世叔,即秦正松一道过来探探路。

        叶文琴详细介绍了齐竟宁此行的目的,却对秦正松一语带过。

        沈渔觉出一些意味。

        叶文琴说,原本两位初来南城,该带他们去吃最有名的菀柳居,地道淮扬菜,可惜那儿很难排队。便对沈渔说:“小渔你挑个餐馆。”

        “有什么忌口吗?”沈渔笑问。

        答话的是那位秦正松秦先生,端煦语气,“我跟文琴不拘,竟宁不能吃辣,别的,小沈你做决定吧。”

        沈渔带他们去吃蒸汽海鲜。

        挑一个晚市的四人套餐,生蚝、血蛤、海鲈鱼和南海鳗都有,最后打底的是海鲜粥。

        秦正松和齐竟宁坐在沈渔母女对面。

        秦正松看着沈渔,笑说,“急匆匆的,又没提前约,很是失礼。但文琴说你就在旁边的写字楼工作,我觉得倘若不跟小沈你打声招呼,恐怕更失礼。”

        沈渔笑说:“我们工作日晚上一般没什么安排,即便有,我妈回来,我怎么也能抽出时间。”

        叶文琴今日穿一件单领的白色上衣,搭配藏青色条纹包身裙,简洁利落的一身,皮肤比上回见晒黑许多。她不惧露出眼角皱纹,脸上妆容描得没那么细致。但整一身是和谐大气的。

        她笑看着沈渔,搂一搂她肩膀,笑说:“我经常说,如果不是小渔还在南城,且我父母年事已高,我都懒得再回来。”

        因只是临时一聚,且后续秦正松和齐竟宁还有安排,这段饭很快结束。席上只聊了些彼此新近的状况,没往深里去。

        但那些寒暄间的机锋,沈渔是懂的,吃这顿饭没什么别的目的,就是秦正松想见见她,见见叶文琴最亲近家人是什么模样。

        散场时,秦正松说,过两天再由他做东,请她吃饭。

        时间尚早。

        叶文琴想去趟清水街,去沈渔那儿坐坐。

        沈渔说:“我赶早出门都没收拾,家里很乱。”

        “我不了解你?高中那会儿内||裤、袜子到处扔,还不是我给你收拾的。”

        沈渔开车,叶文琴在副驾上拘束得很,问她:“你这车买好几年了吧,怎么也不换辆新的?这么小空间,开着舒服?”

        “开习惯了。”沈渔没说自己是攒着钱打算买房,免得好像有问叶文琴要钱的意思。

        “现在工资多少了?”

        “说不准,看收益。我们主要靠拿提成的。”

        “你们做婚礼策划的,好像上限不高?没想过转行么?”

        “转行还得从零做起。没您想得那么差啦,我前阵子刚刚升职。”说着,腾出一手从储物格里拿出张新名片给叶文琴看,“现在是总监。”

        叶文琴没接,瞟一眼,“你跟老板干了这么多年,他没个股权激励的打算?”

        “……我们就一小作坊而已。”沈渔已经看出来了,叶文琴不怎么满意她目前的发展。也就不想说自己了,把话题往别处引。

        车停在路边,沈渔领着叶文琴往巷子里走。

        边走,叶文琴边感叹:

        怎么几年过去了,外头日新月异,就清水街没一点儿变化。

        这些餐馆的后面也太脏了吧,卫生检查能过关吗

        路面压坏十来年了,现在还这样,下雨怎么得了……

        其实这些话,她每一回回来都是要说的,沈渔也就随口一应。

        上楼时,叶文琴穿着高跟鞋,差点被高低不一的楼梯绊一跟头,沈渔赶紧搀住她,“小心。”

        六楼,房门关着,里面传来打游戏的声音。

        叶文琴脚步一顿,朝着房门翻了一眼。

        回到楼上家里,沈渔给叶文琴找一双拖鞋,再去倒水。

        叶文琴逡巡着屋子,一边问沈渔:“楼下的回来了?”

        “……就陆明潼回来了。”沈渔轻描淡写地说。

        “怎么跟个狗皮膏药似的,他们陆家不是江城大户么,非赖着这么个老破小。”

        “他自己也没住,租给别人了。”沈渔压低了语气,拿烧水壶往洗净的玻璃杯灌入凉白开。

        “你跟他有来往?”叶文琴疑她怎么了解得这么清楚。

        “没啊……”沈渔下意识撒谎,“就楼上楼下的碰见过。”

        “可别叫我碰见,怪恶心的。”

        沈渔没应声了,垂下目光,抽纸巾擦干桌面上水渍,把水杯递给叶文琴。

        叶文琴端着玻璃杯满屋子地逛了一圈,无非还是那几句,这么破的地方,难为自己当年怎么能忍受得下来。

        最后去了沈渔的卧室。

        叶文琴瞧见枕头边上一个鲨鱼的玩偶,还是两三年前,她回来的时候,跟沈渔逛宜家时买的,问了句:“还留着呢?”

        “当靠枕挺好的。”

        叶文琴也只是随口一提,将玻璃杯搁在沈渔卧室的书桌上,在床沿上坐下,“小渔,妈想跟你商量件事。”

        沈渔有所预感的,站在书桌边,后背抵住了桌沿,两手往后撑着,“您说。”

        叶文琴说:“我想把这套房子卖了。”

        沈渔愣了下。倒不为没猜中叶文琴要说的,她以为会要聊那位秦先生。

        叶文琴解释:“我准备以后就长居国外了。”

        “……和那位秦先生一起?”

        叶文琴没否认,只说,“你现在有多少存款?我帮你凑个首付,你自己往后慢慢还房贷?”

        “不用,”沈渔急切语气,“……我已经凑够了,原本就打算年底买房的。这里,您卖了也好……”

        清水街于叶文琴而言是一处疥疮,迟早得除掉的。

        “你呢,想不想出国去工作?”

        沈渔勉强挤出一个笑,“我就算了吧,我英语这么烂。”

        “总不会比我当时还烂。小渔,妈没有瞧不起你现在工作的意思,只是……”

        “我干得挺开心的,”沈渔感觉那笑容在自己脸上快要挂不住了,“您别操心我。我要跟你去了,不打扰您生活么。而且我过不习惯,一吃西餐就拉肚子……我在南城挺好的。”她开始语无伦次。

        叶文琴能开始新生活,她自然一万个替她开心。

        只是……

        上初一那年,家里做大扫除。

        叶文琴从沈渔的卧室里翻出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小学课本,七岁买的发卡子,八岁收的水晶球,九岁买的文具盒,十岁写的“绝交信”……

        叶文琴要给她丢了,说,有什么用,放屋里占地方又积灰尘。

        沈渔一把夺回来,急急地争辩,有用!万一以后有用呢!

        她那时候不知道。

        确实都没用了,除了她投射在那上面的,没有人在乎的一点不舍。

        叶文琴没待多久便准走,沈渔要送,她说不用,一来一去的多耽误事儿。

        沈渔:“您就让我送吧!”

        叶文琴听她语气和声调都不对,愣一下,往她脸上看,她却一偏头躲开目光,把椅子往桌空里使劲一推,转身就往外走。

        ·

        陆明潼这一阵经常下班以后来清水街待会儿。诚然是为了沈渔,但也愿意跟江樵他们打打游戏。他是个社交关系匮乏的人。

        临近九点半,他离开准备回自己的住处。

        穿过窄巷,一拐弯,整条街漫漶着橙黄灯光。

        他往地铁站方向走,经过街边停放的一辆大众polo,下意识地多看了两眼。

        等看见车牌号,他愣了下,往驾驶座瞥,熄了火的逼仄和昏暗里,沈渔在里面,脑袋趴在方向盘上。

        陆明潼走过去,敲窗。

        她闻声转头。

        陆明潼看见她自凌乱长发间露出两只湿漉漉的眼睛,试着去拉车门,是锁定的,紧接两下敲在玻璃上,更急更重,不由分说叫她:“车门打开!”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应该今天晚上写完明早8点的更新,但今天写得不是特别顺,且最近真的熬夜太多了。

        所以跟大家商量下,从明天起,更新就重新定在晚上10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