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在线阅读 - 第1120章 艽艽在霍家一日,就要以命相护

第1120章 艽艽在霍家一日,就要以命相护

        秦阮把招娣周围的结界打开,对冥王开口说:“这只亡魂各方面都符合再次转世投胎的条件,劳烦冥王把她带走。”

        被她如此大材小用,冥王气得那张阴柔脸庞扭曲几分,顾忌着门外的帝君威压,心平气和地应下:“知道了,还有其他事吗?”

        “没了。”

        秦阮轻抚小腹,脸上浮现出轻松的柔和神情。

        只要孩子没事就好。

        不过巫族算计她的这笔账,她还是要清算的。

        冥王离开后,秦阮迈着缓慢脚步离开。

        看到等待门口的霍三爷,两人相视一笑,手牵着手离开。

        西城。

        安静的街道内,只听得到虫鸟叫声。

        霍奕容坐在车内睡了一觉,睁开双眼时已经夜深了。

        蒋六爷作为西城霸主,在霍家面前也要做小伏低,霍二爷在车内浅眠,他就一直站在车外等候。

        霍奕容睡眼朦胧地环视车外,看到蒋六站的身影,抬手降下车窗玻璃。

        他低哑声音从车内响起:“他们人还没回来?”

        蒋六爷回首,态度毕恭毕敬:“二爷,您醒了,暂时还没有动静。”

        霍奕容以手背挡住唇,懒懒地打了个哈欠。

        他垂眸看了眼时间,已经凌晨一点。

        心底估算着,这个时间怎么也该解决了。

        西城的那些术士,大多都是三脚猫的手段,在真正的玄学界大师面前根本就不够看。

        不过架不住他们数量多,即便如此,这次他派出去的人也不少,倒也不至于浪费这么长时间。

        霍奕容拧眉,心底开始担忧会不会出事了。

        也就在这时,街道入口传来动静。

        最先回归的竟是灵山门弟子,他们每人手中都押着至少两名,穿着打扮看起来十分狼狈的人。

        灵虚子身穿道袍,脚穿十方鞋,精神抖擞地带着一众弟子走来。

        霍奕容那张薄情的唇勾起一抹邪肆弧度,推开车门走下来。

        彼时,灵山门一众弟子也赶至跟前。

        灵虚子笑容满面地开口:“不负二爷所托,灵山门众弟子把西南方向的所有术士都抓捕回来。”

        灵山门的弟子这次抓捕的成员,少数也有六七十人。

        收获还是非常可观的。

        霍奕容对他微微颔首:“辛苦了。”

        灵虚子走上前,压低声问:“二爷,下一步该如何?”

        霍奕容脸庞俊美神色淡漠,气质尊贵而雍容。

        听到灵虚子的询问,他薄唇溢出轻嗤声,眸光一片冰寒,眼里是不加掩饰的浓浓杀意:“把他们都带回去,把嘴给我撬开,能问出来多少是多少,最好详细到他们隶属哪个门派,这么多年都做了什么。”

        灵虚子沉思片刻,淡定点头:“这个倒是简单,之后呢?”

        霍奕容目光越过他,看向身后那些被灵山门弟子制服的鼻青脸肿的众人,薄唇缓缓阖动:“听说玄学界是靠修为吃饭?如果没了一身修为,岂不是如同废物一样?”

        灵虚子面色不由一变,露出几分肃穆神情,他试探地问:“二爷的意思是?”

        “废了他们的修为,扔回各自的门派。”

        霍奕容嗓音平静,言语中流露出的嗜血狠戾,听在众人耳中不禁打了个寒颤。

        灵虚子双目瞳孔微颤,这件事事关重大,霍家如此行为是公然跟所有邪门歪道势力势不两立。

        他没忍住低声询问:“二爷,敢问这件事三爷可知道?您可知道这件事会把霍家推向与巫族对峙的危险境地?”

        霍奕容掀了掀眼皮,目光冷冷地睨向灵虚子,语调森然道:“三弟把此事全权交给我,这点小事我还有话语权的,怎么,你怂了?”

        最后一句询问,有藏不住的嘲讽。

        霍家从来都不会惧怕巫族,即便有他们之间有百年之约,也在巫族入京的那一刻作废。

        三弟多活一日,巫族就不敢光明正大对霍家出手。

        因为当年签署百年之约的人正是三弟,或者正确来说是还未投生霍家的神明,代替霍家与巫族签署的协议。

        从霍奕容懂事后,偶然一次机会中得知三弟虽是霍家人,可他不属于霍家。

        他对霍家来说是贵人,身份贵不可言。

        三弟的身份究竟有多贵重,谁也不知道,祖父只告知他们,艽艽在霍家一日就要以命相护。

        灵虚子听出霍奕容语气中的不悦,依然苦口婆心地劝道:“二爷,巫族隐世多年,他们的实力没有人能摸得清楚。

        在没有完全对抗他们的计划之前,最好不要撕破最后一层窗户纸比较好,霍家势力再大,也不敌那些投靠巫族的邪门歪道成员,据我所知他们遍布在世界各地。”

        灵虚子是真心替霍家考虑,可他却估算错了霍家的护短性子。

        霍奕容面露冷笑,声音傲然霸气道:“那就看看到时候谁会笑到最后。”

        他不准备对灵虚子解释过多。

        去年三弟被巫族折腾了一回,祖父曾告诫他们,解决巫族,时候未到。

        今年巫族在入京前就搞出那么大的动静,老爷子耳目八方,不可能不知道巫族的那些动作。

        老人家这次没有表态阻止,甚至连过问都没有,足以可见时机到了。

        霍云艽这次有多生气,他也都看在眼中。

        三弟有多护短他再清楚不过,巫族这才踩到了霍家的底线。

        今晚他在西城的行动,三弟那边早已知道,对方没有阻止,这就是默认的态度。

        灵虚子见霍奕容油盐不进,心知霍家内部差不多已经有了决断,也不再出声劝阻。

        很快玉星派跟南隐寺,拉撒姆博家族的吸血鬼,还有长生门等众门派的人也纷纷到来。

        本就拥挤的街道,很快被密密麻麻的认占据着。

        霍奕容对他们下达了同样的命令。

        当然,也不会白白让这些人做事,霍家会给予他们丰厚的报酬。

        东城,傅家。

        卫霖臣赶回傅家,黑色轿车驶进灯火通明的傅宅。

        映入眼中的陌生环境,竟让他有些近乡情怯的复杂情绪。

        “三公子回来了!”

        卫霖臣一下车,守候在门外的傅家佣人,嗓音十分洪亮地高喊一声。

        很快,从屋内涌出密密麻麻的人。

        他的父亲傅岳元,大哥傅胤如,还有大嫂萧雯柔,四妹傅琦月,以及堂弟傅子秋等人纷纷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