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章 年礼和回礼

第一百四十章 年礼和回礼

        “单子自然已经拟好了,下头正在准备。这两家的今天就要送出去,那三家的最迟明天也就送了。怎样?还不够及时么?”焦氏理直气壮。

        微飏看一眼和国公,道:“那请大伯娘把还礼单子拿了来,请祖父过个目。若果然都合适,那就只要祖父知道就好。若不合适了,那咱们再商量。”

        “咱们?!”焦氏嗤笑一声,哼道:“就算是需要再议,那也是我和你祖父。你一个小娘子,我们需要跟你商量个什么?”

        “你懂个屁!”和国公都不等微飏开口,就替她骂了回去,“那么贵的东西,咱们又不能转送不能卖!

        “跟你商量,你肯用公中的钱买差不离的东西,还是有陪嫁的好货能堵得上这个窟窿?!

        “阿芥她娘来,你又要说你弟媳妇要抢你的差事。阿芥肯拿自己的私库填补,你还唧唧歪歪?

        “占了便宜还卖乖!连个八岁的孩子都要生疑!脏心烂肺的婆娘,我往年怎么竟没看出来?!”

        一顿臭骂,根本半点儿面子都不给焦氏留。

        偏焦氏也惯了,听了这话,登时起身,三下五除二收拾了那一堆放在旁边的礼单,陪笑对和国公道:

        “那我先回去,让人把还礼的单子拿过来。若是有不妥,阿爹便和阿芥商量着来,不用理我。

        “我这就把这些详单整理出来,让他们抄了给阿爹和二郎那边送过去!阿芥辛苦了啊!回头伯娘给你买糖吃。”

        说完,脚底抹油溜了。

        ——要说能屈能伸识时务,这位焦大娘子委实是把好手!

        这边微飏与和国公这才看剩下的五张单子:景王府、祺王府、锦王府、恒国公府、永宁伯府。

        和国公皱眉道:“三位王府我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这个永宁伯,估摸着是太子让他跟咱们家示个好。但是恒国公……”

        微飏心中明白,这只怕是听说了桓王和自己都在端方帝面前同意了他帮着永兴伯两个女儿的求情,但是嘴上却不肯说出来,只问:

        “祖父跟恒国公不是一起打天下的吗?怎么看起来好似关系一般的样子?”

        “哼!天天酸文假醋,动不动就要不战屈人之兵。偏做出来的事情又都是最不光明的手段。皇帝阿哥老夸他三十六计使得最好,我就看不上。”

        和国公大大咧咧地抬了一只脚踩在椅子上,抄了茶壶喝茶,又道,“封国公那会儿,他一听我也有份儿,还私下里鼓动老权——

        “就是慎国公,让人家去跟皇帝阿哥说,什么耻于与我为伍之类的话。老权人多老实啊,自然跟皇帝阿哥实话实说。”

        说到这里,和国公嘿嘿一笑,得意洋洋地问微飏:“你知道当时皇帝阿哥是怎么跟恒国公说的吗?”

        微飏好奇地看着他:“怎么说的?”

        “皇帝阿哥说:头一宗,功高莫过救驾,微高山不知道救了我多少回,别说一个国公,异姓王他都当得!

        “第二条,微姓罕见高古。当初微子为纣王兄,封在微,其后人以国为姓,方有微氏。如今微氏都是这一支。

        “所以说,和国公虽然本人未有机会读书,骨子里却流着上古贤人的血脉,不可不敬。”

        从说第二条起,和国公便似背书一般,一字一顿地都说完了,快乐得胡子一翘一翘,嘿嘿怪笑:

        “后来,况玄鲸他爹私下里悄悄告诉我这些,特意嘱咐我,让我离姓卢得远些。他心里就看不起我,加上皇帝阿哥这么不给他面子,他必要恨我的。”

        “原来如此。”微飏这才知道自家跟恒国公还有这样一段公案,了然颔首,“那恒国公这莫名其妙送来的观音像,还真是得好生还回去了。”

        和国公拧着眉问:“可他到底为什么送呢?我得找人打听清楚,不然我得天天琢磨,觉都睡不踏实。”

        “过几天除夕大宴的时候,您当面儿问他不就得了?”微飏笑嘻嘻。

        和国公一愣:“不是说这些话,不兴当众直说么?”

        “只这一回。您平常就直率,大家都知道您没坏心眼。所以您直接问了,他兴许还就顺口告诉您了呢。”微飏笑着给祖父出主意使坏。

        和国公连连笑着点头:“好好好!”

        一时焦氏让人送了回礼的单子来,果然只是这五家的十分之一左右价值。

        这下子连和国公都恼了,当着下人的脸把单子摔过去:“这传出去满京城都得笑话我抠门儿!她还有脸来质问阿芥!?”

        微飏笑了笑,伸手跟那羞惭的下人要了单子过来,每张单子上各填了一个玉摆件、一个金塑像,都是半尺高矮的。

        然后又给和国公看:“祖父瞧这个可使得?”

        “给老卢的这个,一个玉如意、一个金财神?!”和国公愕然。

        微飏抿着嘴微微笑:“可不是!咱们家这么俗,这个就够了。”

        和国公把五张单子都看过了,不由得肉疼起来:“这得多少钱啊!?玉佛玉山的,还有金寿星!我怎么觉得比送来的还贵呢?”

        “回礼要稍微多一点点的呀!”微飏笑眯眯。

        她得了端方帝多少赏赐,这几位都是心里有数的。若是不吐出去一半,只怕有些人是一定不会平衡的。

        和国公悻悻地哼了一声,把单子扔给了那人:“那就这样吧。”

        “给大伯娘看了,然后去我娘院子里,找荀阿嬷要东西。”微飏交待了下人两句,也就从和国公处离开。

        可还没等她回到蕉叶堂,焦氏的人追着来找她:“桓王的年礼也来了。说是随后有一位先生送了礼单过来,还要请见二小郎君呢。”

        微飏心中一动:“那先生可是姓梁?”

        “是是是!”

        “哦,他们认识。你去跟我哥哥说吧。礼单来了送来我这里。”微飏表示这个礼也由她来回。

        那下人松了口气,走了。

        回到蕉叶堂,却见虞小四也在,众下人们都屏气凝神,笔直地站在正房外头,列阵似的。

        微飏挑挑眉:“谁来了?”

        “是我师父。石磐姑姑请了他在自己屋里喝茶。”虞小四恭敬禀报。

        微飏哦了一声,慢了脚步。

        随着她说话的声音响起,石磐住处的门帘跳开,千山满面堆笑走了出来:“小娘子安好。”

        “来说什么事?”微飏直言问话。

        ——赶紧把这个人打发走,她一会儿还得去细竹院见梁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