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满级大佬每天都在崩剧情在线阅读 - 第490章 能有个师娘的名分已经不错了

第490章 能有个师娘的名分已经不错了

        乔一泊很快回了信息:

        【你做的很好。】

        【就这样吧。人总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即便父子也一样。】

        【十多年前他鬼迷心窍,把和你祖母共同创立的公司分给私生的小儿子,十多年后,就要接受这样的报应。我看他不会有脸来求我,就算求我,我也没那么好心去看他。这辈子,就这样吧。】

        夏至只回了一个字:【好。】

        真的就是好。

        乔家的过去和她没关系,未来,她有乔一泊和夏离就行了。

        至于乔老爷子,就让他在未来的日子里天天后悔去吧。

        晚餐的时候,池骋再次醒了。

        金叔从楼上冲下来喊夏至:“快快,大少醒了,醒了!”

        夏至丢下手里的碗就冲上楼,后面跟着景寒彦和俞志明。

        实验室的病床上,池骋果然睁着眼睛,嘴角还挂着一抹微笑。

        夏至激动的拉住他手:“试试握一下我手指。”

        他果然用力握了一下,力度不大,但五个手指都能动。

        夏至又把手放到离开他一米远,做个手势问他:“这是几?”

        池骋虚弱而自信的笑着:“是爱心。傻瓜。我很好,我的视力、语言、动作,都没有问题,只有一个地方不舒服。”

        夏至急了:“哪里?”

        “胃。我好饿啊,而且你过来的时候还带着一股子肉香,今晚煮什么了?”

        夏至:“哈哈哈,红烧肉!吃吗?”

        一旁的金叔立马凑过来问:“他能吃吗?”

        夏至:“能!”

        池骋:“吃!”

        后面赶来的两人听见了这段话,都很激动。

        俞志明马上冲去楼下拿饭菜了。

        景寒彦绕着池骋转了几圈,最后看着夏至说:

        “脑部手术后才十几个小时,就基本恢复了,这可真是太厉害了!夏至,我准备不去学校了,夏至,我跟你学医!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说着就单膝跪在了地上,对着夏至拱手。

        夏至笑着摆手:“有没有搞错!我说收你了吗?”

        “我不管。我赖上你了。这些日子,从救治白老鼠开始,我在你身上学到的东西,比过去两年学校学得多得多了!师父,你就收下我吧!”

        “去去去。”夏至继续挥手。

        景寒彦拖着腿靠近一点,就差来抱夏至大腿了:“别这样啊,师父,你总要人打下手的嘛,我给你跑腿打下手啊!”

        没等夏至答应,池骋在病床上说:“那你从照顾师公开始啊,你好好照顾我这个师公,说不定夏至就给你个机会。”

        景寒彦一脸懵:“师公?这又是什么称呼?”

        池骋:“那怎么办,你喊夏至师父,总不见得喊我师娘,只能换个概念了。”

        “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景寒彦大笑起来:“师娘!哈哈哈哈,要是你让我喊你师娘,我就照顾你,哈哈哈哈!”

        金叔也偷笑。

        夏至哭笑不得:“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行了,都别胡说了。景寒彦,我早就说了,医术这块,我志不在此,治病救人以后都是看缘分,拜师就不必了,有机会我就指定你一下就是了。不过池骋说得对,虽然是微创,但还是有康复期,你得帮忙我照顾他一下。”

        “那你就是答应了呗!行了,我知道了,师父,我以后帮你照顾师娘。”景寒彦太高兴了,一向害羞的性子,也开起了玩笑。

        池骋抗议:“景寒彦,我有的是办法治你!”

        景寒彦:“师娘,你省点力气吧,就算要治我,也得等你康复吧啊!”

        正好俞志明拿了饭菜来,景寒彦马上接过去,要喂池骋。

        夏至:“用厨房剪刀剪小块,减少他咀嚼力度,否则会牵扯伤口。”

        俞志明赶紧跑出去拿了。

        池骋立刻借此念叨:“不孝徒弟!夏至,别理他啊!”

        夏至抱臂看着:“哎,其实,能有个师娘的名分已经不错了,你还嫌弃什么呢。”

        “哈哈哈!”景寒彦大笑。

        一旁的金叔都笑了。

        实验室里一派欢腾。

        池骋正是身体最壮强的年龄,又有夏至调配的最好的药物辅助,恢复得非常快。

        手术后的第三天,就下地行走了。

        夏至在一旁看着他走,观察着,询问着:“会有眩晕感吗?”

        池骋:“不会。”

        “走过地下的那块板,走中间二十厘米宽的位置,我看看平衡感。”

        “绝对没问题。”

        “接下来,要不间断的行走十分钟,有任何意识和行动之间滞后的感觉,都有可能是神经元的问题,所以要马上告诉我。”

        “好的。”

        池骋按照夏至说的,在实验室的一端走到另一端,走了十分钟,向夏至举手:“真的没问题。你的医术非常好。”

        夏至却摇头:“医术,只占了80%,最后的受损脑细胞能修复,是因为千岁兰中间的活性素和蓝蒿的细胞修复,否则不可能这么快的。”

        “不管是什么,总之都是因为你,谢谢你。”

        池骋走过来,轻轻拥抱夏至。

        夏至一脸甜笑:“这是你该谢的……”

        话没说完,嘴被封住了:“我真怕我再也看不到你……”

        深沉而绵长的吻,吻得池骋自己差点缺氧,但夏至却沙哑着嗓子问:“这次的吻,和以往会有不同吗?”

        “什么?”

        “什么什么,你依然在我的术后各项指标检测中,你头晕吗?行动上有不适吗?”

        “夏至啊,忘了那些检测吧,我现在只想好好的感受你……”

        术后第五天,池骋已经和正常人无异,开始坐在电脑前面,不断的敲打键盘:“我觉得我们应该开始盘查189了。等我把工作上的事情交代好,我们就开始。”

        身后正掀着他头发,检查创口的夏至说:

        “盘查那个东西,可不比和二丫交流,我看应该会比较花时间,而且我们得像审犯人似的,不间断才有效。明天开始吧,我下午要去看一下曹县长。”

        “昨天他打电话我了,跟我道歉,说是因为县里的人工作不严谨,才让事情发生的,而且是我救的他,他要谢谢我。唉,我觉得我有责任专门去看看他,和他说清楚,其实是我连累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