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瘸子都被我忽悠的站起来了在线阅读 - 165、婚礼

165、婚礼

        经过考试之后,由玄术大师组成的特殊部门正式成立,由顾叶任部长,解承为副部长,这个单独的部门不受任何部门约束,不接受任何调动,它的存在,也是地下部门,只属于帝都安全总局,住的是高级公寓,衣食住行全包。

        高待遇也意味着高风险,也要有相应的付出,这个部门建成的第一天,上级就派人送来一箱子的绝密档案,直接送到顾叶的办公室里。

        这办公地点是临时的,那边盖好了,还没装修好,上级给租了个公寓,让他们暂住三个月,顾叶还没把办公室布置好,活儿就来了。打开一个档案袋一看,顾叶和解承有种把这些东西全都扔下去的冲动。

        “第一天就这么刺激吗?”

        “看样子这都是些没头没尾的案子,要么就是当初证据不足,无奈之下成了悬案的,要么就是正在查却查不到证据的大案特案。”顾叶心累的道:“就知道不会这么轻松。”

        “王秘书,来!”顾叶把调过来的小王叫过来,“接下来你就负责把这些档案袋子全部打开,你分成两类,需要现在就去查的案子分成一波,没有证据的悬案放一波。在一楼大厅的墙上做出一个很大的公告栏,把它们分别挂在两边墙上。公告贴出去,让大家自由组队,自由接案子,做完了之后你接收结案报告,一个季度发一次奖金,都是按结案数量来。”

        小王看了看自己的工作量,无奈的问:“部长,这些工作我都做了,你俩去做什么?”

        顾叶晃了晃手里的档案袋,“我们两个接这个。”

        “不是,你们不应该在这里……”

        解承敲了敲桌子,认真的问:“你觉得我们能在这里坐的住吗?凡事都让我们做,找秘书做什么?”

        小王快哭了,“以前我也不是文职,我一直是在一线!”

        “就是因为在一线,你才懂这些事情,我们什么都不懂。”

        小王被他俩的歪理说的一愣一愣的,最后委屈地找自己的老上级要人,“至少要配四个秘书才能忙的过来。”

        穆境菲安抚道:“等小张手上的案子结了,他就过去帮忙,你再坚持两天,坚持住,你可以的。”

        小王看着这一大堆的工作,只想说:我不能。

        第二天,小王来了之后就看到了顾叶办公桌上放着两张请假条,部长和副部长集体请假,请假理由还都是为了同一件事。小王愤怒的只想拿把菜刀把桌子劈了,“自由散漫!无组织无纪律!”

        范晓拿着一包炒栗子,问:“顾哥和解哥呢?”

        小王缓和脸色,“找他们有事?”

        范晓:“我妈给送来的炒栗子,大家一起吃啊。”

        小王深吸一口气,“部长吃不到了,他请了婚假。”

        这时候门外正好有人路过,听到这话停下脚步,高兴地问:“顾叶要结婚啊?什么时候?”

        小王无奈的道:“一个月后。”

        大家意外,“现在就请假了?”

        小王拿着假条,心累的道:“说是要提前准备。”

        “那咱们副部长呢?”

        “副部长回家帮部长准备婚事,也请假一个月。”

        大家想了想,“那好吧,我们自己做。”

        小王惊呆了,“你们这么坦然就接受了吗?”

        “那不然呢?”大家都比较佛性,“习惯就好了,他俩经常找不到人。”

        小王:“……”

        感觉以后日子更不好过了。

        顾叶确实是在偷懒,而解承是离不开他师父,希望能多陪他些时间。俩人也不是不干活,偶尔会接个案子,接的是比较简单好处理的,一天就能完成的,这样解承才能保证晚上回家守着唐老。一直到临近婚期那天,顾叶开车带着解承去机场接仡侨隽。

        值得一提的是,顾叶还拉着他的狗。

        接到仡侨隽之后,顾叶热情的介绍:“侨侨,这是我的狗,叫侨妹儿,也叫侨妞儿。”

        仡侨隽不知道要离开家几天,把他的猫也托运了过来,黑着脸撸猫,“顾叶,来,爸爸抱抱。”

        “侨妞儿,来,给爸爸汪一个。”

        解承心累,“你们回去再打行不行?刚见面!喘口气吧!”

        在路上顾叶和仡侨隽打了一路,俩人一开始是斗嘴,到后面直接动手。解承在前面开车,都有种把他俩拎下去的冲动,“你俩加起来有没有三岁?”

        俩人冷哼一声,都往旁边扭头,懒得看对方,仿佛看对方一眼都辣眼睛。

        解承心累的把顾叶送到家,顾叶很自然地领着仡侨隽进了家门,仡侨隽也很自然的跟着顾叶见到他妈。仡侨隽在路上跟个小刺猬一样,见到了长辈,仡侨隽有礼貌的道:“阿姨好,打扰了。”

        顾叶道:“他也是我好朋友,这两天他要住在咱们家里。”

        解承在一旁面无表情,都不知道他们俩是怎么和好的。

        顾夫人笑着道:“我们顾叶第一次带朋友来家里住,我去给你们安排客房。”

        解承赶紧道:“阿姨,我不住下,就他一个人住。”

        顾夫人脸色一顿,仡侨隽长得太好了,这让她有点不放心。

        “那好,安排一间就行了。顾阳,你带着两个哥哥在家里转一圈,熟悉一下环境。顾叶跟我过来,咱们去安排客房。”

        顾叶看出他小妈找他有事,赶紧跟过去,等到没人的时候顾夫人小声的问顾叶:“什么时候交的朋友?”

        顾叶不明所以,“很久了啊。”

        顾夫人不放心的问:“郁择知道吗?”

        顾叶听出是什么意思,忍笑道:“知道的呀,他们见过的,放心吧。”

        不一会儿,顾叶找到仡侨隽和解承,仡侨隽问:“我在这里住方便吗?”

        他也看出了顾夫人有话对顾叶说,他跟着顾叶来这里,其实也就想看看顾叶的家人对他好不好,没必要住在家里。

        顾叶笑道:“挺方便的,我们家房子多,我大哥和我二哥晚上不常回来住,我弟弟住校,一般也就我在家里住。晚上郁择会过来,你都认识了,也没什么不方便的。刚才我妈找我是怕我婚前出轨,她没那么多小心眼。”

        “我跟你?”仡侨隽嫌恶的看着顾叶,仿佛看到了某种脏东西,眼神里有些恶心。

        顾叶没好气的踹他一脚,“你没必要这么嫌弃吧!你住在我家里,吃我的,喝我的,你哪来的脸这么嫌弃我?”

        仡侨隽指了指自己的脸,“我有脸。”

        顾叶深吸一口气,“呸!”

        顾夫人小心观察着,发现顾叶斗嘴竟然输了,不安的给顾爸爸打电话,“顾叶不会是让着他吧?那孩子长得忒好看了,那鼻子,那眼睛,那脸,都跟高级定制一样,我发现咱们儿子就喜欢颜值高的,可别出什么事。”

        顾爸爸给她这比喻逗的想笑,“你别多想,唯独在这点上不可能,郁择什么都能惯着他,这方面他一点机会都没有。”

        顾夫人想想郁择的能力,顿时淡定了,好有说服力。

        不多时,顾夫人高兴的喊顾叶:“儿子,客房安排好了,带你朋友去住下。”

        顾叶对仡侨隽挤了挤眼睛,“看,我妈多热情。”

        仡侨隽脸色柔和,放心了不少。

        ————

        俩人举办婚礼,在顾叶的认知里,简简单单,两三桌人,两家人叫上最亲近的朋友,坐在一起吃顿饭,这事就完了。

        当天,顾叶被郁择接到婚礼举办地,一脸懵逼。郁择提前包下一个大庄园,请的全都是帝都豪门世家,还有文艺界的顶级大家,娱乐圈顶级流量明星。顾叶看着这个阵势,哭笑不得的看郁择,“亲爱的,至于搞得这么隆重吗?”

        郁择反问:“哪里隆重?”

        在他看来,还觉得不够,只是顾叶和顾爸爸都是不喜欢太过热闹,他就没大办。就在远离市区的私人庄园内,安安静静的举办一个并不盛大的婚礼。不过这次接受到邀请的全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他就是要告诉他们,他们以后会一直在一起,到老到死,就他了。谁敢不给顾叶面子,就是不给他面子。

        顾叶看着这个阵仗,小声的道:“我突然有种想逃婚的冲动。“

        郁择一把抓住他手腕,强势的拉进去,“今天没有我的允许,一只蚊子都飞不出去。”

        顾叶哭笑不得,“我开玩笑的,你别吓我。”

        郁择嘴角勾起来,“逗你呢。”

        顾叶:“……”

        郁择真的学坏了,刚才好吓人!

        草坪上,现场早已布置妥当,一边是牧师,另一边是个表演台,郁择请了几个一线歌手唱几首浪漫的小情歌,铺垫一下气氛。

        顾叶还看到里面有不少记者,都穿的很正式,胸口戴着胸牌,国内国外的报社都有。一看到他俩进来,记者立马对着他俩拍照,不过不是热情的狂拍,都是站在一旁,也不多话,拍两张就走。

        顾叶小声的问:“你这是准备了多长时间?”

        “没多长时间,不过,今后我准备了一个月,带你去旅行。”郁择说完,顾叶震惊的瞪大眼睛,“真的?”

        郁择含笑的道:“这一个月的时间都交给你,你想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

        顾叶高兴的抓紧郁择的手,“太不容易了,你终于从那个办公室里出来了,你这么能干,我都怕你中年秃顶。”

        郁择气笑了,“胡说。”

        大家都在忙着应酬,孩子们都在草地上跑,双胞胎看到顾叶,开心的跑过来,一边一个抱腿,现在俩孩子已经长高了些,再过两年,估计就可以搂到腰。顾叶挨个摸摸小脑袋,花式夸奖:“哎呀,这谁家小伙子,这么帅的嘞?这小脸……噗!外甥随舅这话真是诚不我欺。”

        郁择挑眉,“哪里像?”

        顾叶认真的道:“真的很像你,你自己看不出来而已。”

        郁择略嫌弃,他小时候才不长这样,绝对没有这么胖。

        三姐现在肚子已经很大了,都到哪里姐夫都陪着,走过来后,三姐掐着腰告诉他们俩:“今天谁也不许跟舅舅闹,舅舅有正事。”

        顾叶看着她的肚子就替她累得慌,“姐,你能歇就歇着吧,这俩孩子找家里人带。”

        “我知道了,放心吧。”

        这时候,郁老对俩人招招手,顾爸爸和顾夫人也都在,身边站着好多人,看样子是在介绍亲戚朋友,互相认识。

        三姐催促道:“快去吧。”

        两家父母在一起,把家里的亲戚朋友介绍一遍,顾叶一边听一边点头,有的时候都是懵的,他真的脸盲,有时候记不清。

        郁择小声提醒他:“我都记住了,你一直跟着我就可以。”

        顾叶眼睛一亮,“亲,你好聪明啊。”

        “聪明也不代表会中年秃顶。”

        顾叶忍笑,这么在意的吗?

        把这些亲戚朋友及商业伙伴都认识了一圈之后,终于到了举行仪式的时间,牧师已经准备就位,顾叶和郁择已经过去等。坐在下面的一众亲朋都看着那里,这些人中,有一个特殊的区域,明显和那些商业精英不一样,他们都很年轻,穿的也很随便,和其他人格格不入。这些人就是顾叶在玄术圈里的小伙伴们。

        然而,在知道他们的身份之后,没有人敢小瞧了他们,得罪什么人都不能得罪大师,否则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聪明人都知道这个道理,这群年轻人聚在一起也没有跟那些世家打交道的意思,他们就在一起玩。仡侨隽也坐在这群人当中,顾叶拜托解承带着他,一看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仡侨隽把他一直带在身边的包打开,从里面搬出两个牌位。

        解承嘴角一抽,“兄弟!冷静!这里是婚礼现场!”

        仡侨隽冷着脸,认真的道:“偷看不是咱们的作风,我给你俩招个魂吧。”

        解承嘴角狂抽,看着仡侨隽从包里拿出一把黑伞,折叠起来特别小,得有六七折,看样子特意买的,早就准备好了。

        不顾众人的眼光,仡侨隽当场打开,伞盖还比较大,黑的就像一片黑色的云。仡侨隽继续给两个老人招魂,他这个方法还是跟顾叶学的,“现在顾叶结婚,平时叫你们两个都叫不来,现在有时间的话就过来看一眼,没时间就算了。”

        顾叶自然也望向这边,现在阳光也不是特别烈,有一个打着黑伞的人在人群中,怎么看怎么显眼,顾叶扭过头来,看着伞下突然出现的人影,顾叶瞳孔一缩,激动的嘴角动了动,还没说出话,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师,师父,姑姑。”

        作者有话要说:  我先做点饭吃,一会儿还有一更。比心心~~

        感谢在2019-12-1519:46:39~2019-12-1617:54: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有你的梦是彩色的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淚爱是个小仙女、鲵可可、兔兔的短尾巴、珍珠爱吃鱼、柠檬茶、颖火之光、demeter、?追寻?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柔柔要瘦不然穿不了144瓶;就是小仙女50瓶;千年妖精、颖火之光、白糖糖30瓶;人山人山25瓶;冰坨坨子、言、王贰狗子爱钱不爱人、春田花花、无敌小健喵、豆芽菜不菜20瓶;牵着猫o-o、辰忆15瓶;七月、狗蛋家的猫、青篖、莫比乌斯小袁袁、藍嵐嵐、32072405、花落彼岸あ宿命忘川、淚爱是个小仙女、faye、如鱼得水、一只团子、梨郅、燕林10瓶;星星的?、皮神最萌、40204147、小朋友、桜白夜、甜甜的爱情啊、vero、蓝田牧歌、2333333、lz的猪兔子5瓶;安浅、珍珠爱吃鱼、九夏与星3瓶;一只猫的独白、27269506、绿花花、白泽、cinderella、夜灵雪2瓶;22776082、喲,小团子、一只大柑、小小方、七夜、西山寒叶、流年、yoyo、荼蘼、苏晴柏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