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宋煦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五章 耶律洪基

第四百三十五章 耶律洪基

        萧天成带着陈浖来到辽国皇宫,去的却不是什么‘正经’地方,而是一个偏僻的佛堂。

        在门口,萧天成拦住了陈浖,低声道:“陛下在礼佛,陈侍郎稍候。”

        萧天成说着,也站在门外,躬身而立。

        陈浖抬头看去,不大的佛堂内,供奉着一个金身佛陀,檀香袅袅,座下蒲团上跪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手里持着佛珠,慢慢转动。

        除此之外,静谧无声。

        陈浖想起来他得到的关于这个老皇帝的一些情报。

        当今辽皇,名叫耶律洪基,兴宗长子,登基之初有权臣把持朝政,中期宠信奸佞,到了现在,年近七十,反而崇佛,全国豢养了近百万僧佛!

        这是一个十分复杂的老皇帝!有贤明的时候,但糊涂时候更多!

        陈浖回忆着,同时在想着对策。

        他的任务很多,最主要的,还是要刺探辽国情势,以对辽政策做出足够的铺垫,为国内变法争取时间。

        萧天成似乎很习惯,神色不动,余光一直打量着陈浖。

        大辽现在是内忧外患,内忧在逐渐扩大,已成燎原之势。而外面,宋国的新帝表现的十分强势,已经打垮了李夏,现在更是将手伸到了他大辽!

        辖制了李夏,迫使李夏不能派兵协助大辽平叛,这种目的不难理解,但是,宋人的动作仅止于此吗?

        幽云十六州一直是宋辽之间的痼疾,宋人会不会,又起了某些心思?

        萧天成心里揣度,又思考着辽国朝廷的局势,眉头不禁慢慢拧起。

        越是复杂的情势,越是有妖孽横出,辽国的朝廷就是如此!

        ‘希望陛下能够压住杂音。’萧天成心里默默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老皇帝终于抬起头,念了声佛号,慢慢站起来,转过身,就看到了萧天成与陈浖,脸上浮现慈祥,和蔼的笑意。

        “臣参见陛下。”萧天成连忙行礼。

        陈浖不动声色打量一眼,抬手道:“外臣见过陛下。”

        耶律洪基慢慢走过来,看着陈浖,微微点头,语带笑意的道:“免礼。我与你们的先帝神宗是文友,他的诗词锐气勃发,宏远深意,我很喜欢。你们当今皇帝,可有什么著作?”

        耶律洪基快七十了,一个人熬过了宋朝四代皇帝,对诗词歌赋尤其喜好,曾经与仁宗,神宗等通信,互换诗文。

        陈浖直立,道:“如果陛下喜好,可以与我官家通信,相信官家很乐意与陛下交流。”

        耶律洪基呵呵一笑,迈步出了佛堂,向外面走,似乎心情很好,道:“以文会友,是天下第一等雅事,我很期待你们官家的诗词。”

        陈浖跟在他身后,没有说话。

        人老成精,何况还是做了数十年皇帝的人,陈浖不敢小觑,没有贸然入正题。

        耶律洪基走了一阵,笑容满面消失,声音苍劲有力,道:“贵国打垮了李夏,迫使李夏不能随我大辽平乱,你们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陈浖步履缓慢,斟酌着话语,道:“李夏乃是我朝属臣,相信陛下是知道的。与辽国和平共处,是我国一直以来的国策,官家亲政也无意改变。外臣此来,是希望与贵国开启新的篇章,消除过境之厄,永休兵戈。”

        耶律洪基不知道是信与不信,缓步走着,手里佛珠转动,道:“互市,也不是不可,但需仔细商讨。边境之和平,需要你们宋国以示诚意。”

        陈浖跟了几步,神色不动,道:“我朝可先命军队后撤,只保留些许衙役。”

        萧天成没有说话,默默不语。辽国现在同样需要宋人保持‘安静’,以专心,全力平定内乱。

        耶律洪基微微点头,道:“可以。李夏那边是肯定不能出兵了,这是你们的态度吗?”

        陈浖目光微紧,越发谨慎,道:“李夏是我大宋属臣,如果陛下想要借用李夏兵力,须与我朝商议。李夏无权擅自出兵,贵国更不能越过我国调遣李夏兵力。这是明文写在之前的盟约内的。”

        萧天成目光趋冷,所谓的盟约,宋朝还真的当做一回事了?

        但他没有说话,现在辽夏暂时都无力对宋朝施压。

        耶律洪基还是慢慢的踱着步子,许久都没有说话。

        陈浖神色不变,心头却凝重。

        耶律洪基,会怎么做?辽国十分需要李夏出兵,否则叛军在偌大的西北纵横来去,无所制约,又不肯决战,辽国的兵力根本不足以合围,难以消灭,长此以往的消耗,辽国根本坚持不住!

        “你们官家之前说,愿意支援我国兵甲,粮草,是真的?”忽然间,耶律洪基再次开口。

        陈浖道:“是。互市之后,一切都可商谈,我朝的诚意,请陛下明见。”

        耶律洪基来到一处桥头,看着水里的池鱼,等内监拿来鱼食,他慢慢的向里面撒去。

        陈浖站在一旁,不卑不亢。

        他知道宋朝的要求很过分,是在要挟辽国,这种事,在以往是绝对不会发生的,但现在,切切实实的发生了!

        萧天成想要说话,最终又放弃了。

        耶律洪基撒着鱼食,看着水里的鱼儿飞速聚集,脸上露出一点笑容,道:“如果,李夏出兵,朕就同意互市。明年,我朝就能平定内乱。”

        这是威胁!

        陈浖眼神微变,道:“陛下,互市与出兵,是两回事。”

        耶律洪基放下鱼食,转身向桥下走,道:“一回事。萧卿家,代朕送送陈侍郎。”

        萧天成见耶律洪基这样表态,心里大松,抬手道:“臣领旨。”

        陈浖拧起眉头,辽皇这样的态度,对宋朝来说很不利,他的任务没有完成。

        “陛下,”陈浖抬手,对着耶律洪基的背影朗声道:“外臣还有一个提议,在贵我两国互设使馆,时时互通有无,共商国是,以避免误会,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耶律洪基脚步一顿,然后就道:“萧卿家,你与陈侍郎商议吧。”

        “是。”萧天成应着,心头却警惕。

        陈浖目送耶律洪基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心里飞速转念。

        耶律洪基的态度,应该就是辽国朝廷的态度了,那互市,还有可能吗?

        萧天成站到了陈浖身前,道:“陈侍郎,你们的算盘落空了。”

        互市,这种事明显藏有巨大的陷阱,辽国怎么可能答应!

        陈浖神色不动,忽然道:“我还想见见贵国的皇太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