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宋煦在线阅读 - 第两百四十章 诛国贼

第两百四十章 诛国贼

        在苏轼这边忧心忡忡,准备着四处游说的时候,刑部的日子相当不好过。

        一队衙役准备出去买饭,结果被愤怒的士子直接挡了回去。

        一个熬了一夜,双眼通红,脸角越发愤怒的年轻人,死死拦着刑部衙役,怒声道:“我们的前程都没了,你们还想吃,吃屎吧你们!”

        “没错!我们没了前程,你们也别想活!”

        “一**贼,饿死活该,为朝廷省粮食!”

        “谁敢向前一步,我们就不客气!”

        士子们的怒气无处发泄,盯住了这一队三个衙役。有的撸袖子,有的拿砖头,更有拿着烧火棍,锄头等各种奇奇怪怪的‘武器’,‘大战’一触即发。

        这三个衙役本来还很生气,甚至有人准备拔刀了,但一见围过来几十个人,还有更多的怒目相视,瞬间怂了,继二连三的退了回去。

        刑部衙门内。

        不少人透过门缝,或者墙头悄悄的观察着外面,眼见这些人还是不肯退,围的水泄不通,根本出不去,感觉着肚子里的饥肠辘辘,不由得更加满面愁人。

        这些士子,是打不得骂不得,要是激起他们的怒火,直接翻墙进来,怕是要出大事情!

        蔡京的值房里。

        蔡京是一夜没睡,外面的士子随时可能冲进来,他哪里能睡得着,面色不动,心里万分警惕。

        两个侍郎、郎中,五个员外郎一样没敢睡,这么大的事情,谁还睡得着?

        主簿进来,看着一众大人物双眼猩红,满脸困倦,犹豫了下,还是道:“衙役们试了几次,都没能出去。”

        一个员外郎的肚子,极其配合的咕咕响了几声。

        其他人表情动了动,没有说话,但目光都看向蔡京。

        这件事是蔡京惹出来的,也只有蔡京能解决。

        其中一个左侍郎看着身前已经喝吐的茶水,抿了抿干燥的嘴唇,说道:“尚书,您就真的不打算撤回那道奏本吗?”

        刑部的困境就是来自于蔡京的那道奏本,只要蔡京肯撤回来,一切都迎刃而解。

        蔡京揉了揉疼痛不已的眉心,淡淡的道:“你们先去休息吧,这里有本官盯着。”

        众人见蔡京不肯松口,他们昨晚能劝说的都说尽了,只能摇了摇头,相继出来。

        他们熬了一夜,今天白天肯定有更多麻烦,有的还想着,弄点吃的。

        蔡京看着人都走了,这才轻轻吐口气,神情慢慢放松一些,只是刻薄的脸角犹如刀削,没有半点退让之意。

        蔡京怎么能退?他这道奏本是他的背水一战,如果这个时候撤回,那他在赵煦眼里,还是那个左右逢源,蛇鼠两端的奸佞小人。

        因此,这一次,哪怕头破血流,身首异处,他也要坚持到底!

        绝不能退缩半步!

        蔡京这一晚没说多少话,心里都在揣度赵煦以及章惇等人的态度,思来想去,心里越发后悔。

        “还是急了。”蔡京轻叹一声,他被晾了快半年,急于重获圣心,这道奏本,上的急了。

        “什么急了?”就在蔡京感叹的时候,门外一个年轻人走进来,有些轻佻的倚靠在门旁,一只手剔牙。

        蔡京看着蔡攸,顿时皱眉,继而一怔,道:“你怎么进来的?”

        蔡攸一身常服,鼓动着嘴,随意的道:“站在人群里骂几句,冲上前,乘人不备翻墙进来的。”

        蔡京不管他骂的什么,当即问道:“外面什么动静?有什么消息吗?”

        刑部被围的水泄不通,蔡京对外面是一无所知。

        蔡攸慢悠悠的走过来,踢过一个凳子,慢悠悠的坐下,语气平淡,听不出喜乐,道:“没什么动静,政事堂里没有任何风声。”

        蔡攸近来不大高兴,因为皇城司改名的事,被赵煦驳回了。并且他还知道赵煦另外组建了一个‘擎天卫’,这对他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哪哪都不得劲。

        蔡京看着蔡攸,心头转念,忽而凑近,低声道:“想办法从陈大官嘴里套套话。”

        陈大官,指的是陈皮。

        蔡攸眼中恼怒不满,又一闪而过,但表情却没藏住,还是点点头道:“还有什么事情吗?”

        蔡京对蔡攸的不满表情好像没看到,沉思着,道:“外面肯定弹劾我如潮,你不要妄动。章惇近来很不对劲,与他往日大不相同,我估计他在筹谋着什么,你我父子不要成了他的替罪羔羊。”

        蔡攸神色一肃,又想到了那个‘擎天卫’,有那个‘擎天卫’在,他这个皇城司随时都可能被丢出去背锅!

        蔡京见蔡攸听进去了,这才说道:“火烧开封府的幕后凶手查到了吗?”

        蔡攸本来以为蔡京的事与他关系不大,现在才明白,他们父子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哪还敢掉以轻心,没有隐瞒的说道:“那件事应该是里应外合,我查到了几个可疑的人,但开封府现在忙于准备‘新法’事宜,韩宗道在政事堂当着苏颂,章惇,二叔的面警告我,要是动开封府的人,必须先跟他打招呼,否则他就直接拿我。”

        韩宗道是开封府知府,还是政事堂的参知政事,是副相,他真要拿到把柄将蔡攸给抓了,蔡攸还真没辙。

        说到底,他这个皇城司指挥只是五品,失去赵煦的支持,章惇又不管的话,别说政事堂,就是六部的大人物他谁都得罪不起。

        蔡京不意外,道:“韩宗道是官家推出来的变法门面,这个时候确实惹不得。用用其他办法,无非威逼利诱。这件事查清楚,哪怕章惇等人想拿我们背锅也不容易。”

        蔡攸有些迟疑,旋即还是咬牙,道:“好。”

        蔡京心里多少放松一些,闻着蔡攸身上的菜香味,眉头不自禁的皱了下,肚子一阵蠕动。

        这会儿,蔡卞从皇宫出来,正在去开封府的路上。

        朝休结束没几天了,开封府作为第一个试点,几乎倾注了青瓦房所有的精力。

        还没到开封府,坐在轿子里的蔡卞就被人拦住了。

        这是一个五十左右的壮汉男子,满脸养尊处优的富贵,此刻一脸冷色,背着手,挡着蔡卞的去路。

        蔡卞掀开帘子看了眼,头疼不已,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三位了。

        宁远侯顾正洋看着蔡卞掀开帘子,直接冷声道:“蔡相公,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个说法,想离开,从我身上踩过去!”

        宁远侯是二等公爵,祖上是随太祖太宗皇帝打天下的人,世代荣贵,哪里能轻易得罪?

        蔡卞整理了下衣服,脸上堆笑的出来,抬起手说道:“宁远侯,您这是做什么?本官可不曾得罪你。”

        顾正洋冷笑,道:“你是没得罪,但是令兄可不是得罪那么简单!他这是要断天下人的活路!蔡元度,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解释个清楚明白,我今天就拿出丹书铁券,活劈你们兄弟,到时候,官家也没话说!”

        元度,蔡卞的字。

        蔡卞十分肯定顾家没有丹书铁券,却清楚顾正洋在气头上,眼神镇定,脸上摆起苦笑来,道:“侯爷啊,全是捕风捉影的事,政事堂里,从来没有讨论过这件事,不可听信谣言……”

        顾正洋眼见蔡卞颓唐,直接走到边上,从下人手里拿过一把剑,铿锵一声拔出来,明晃晃的斜竖在身前,大声喝道道:“蔡元度,你今天要么给我一句实话,要么我就持此剑诛国贼!纵然事后陛下、朝廷怪罪,我顾正洋也对得起我顾家列祖列宗,对得起我大宋的太祖太宗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