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宋煦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三十八章 逼宫

第两百三十八章 逼宫

        章惇与蔡卞进了垂拱殿,看着赵煦,抬手要行礼。

        赵煦直接摆手,道:“免了,是为了蔡京的那道奏本?”

        蔡卞闻言收手,章惇却坚持行礼:“臣见过官家。”

        他的话落下,赵煦的话还在回响。

        赵煦看着章惇,继续等他说话。

        章惇放下手,稍稍顿了下,道:“是。刚才吏部林尚书将臣拦在路上,质问了臣几句。”

        赵煦神色微动,会意的看向蔡卞,道:“蔡卿家,你怎么看?”

        蔡卞目露迟疑,道:“官家,臣能否看看那道奏本?”

        赵煦嗯了一声,陈皮将那道奏本递给蔡卞。

        蔡卞认认真真的看去,脸色逐渐凝固。

        蔡京这道奏本,可以说是堂堂正正,看不到任何私心,但‘废除科举’这件事,非同小可,足以伤及大宋国本,在这个敏感时刻提出来,其心思就真的要好好推敲了。

        蔡卞看了好一阵子,沉着脸,抬手道:“陛下,臣请驳回这道奏本。”

        赵煦不意外,不管是眼前的敏感时刻,还是废除科举本身,都不是一件小事情。

        “不驳回。”

        赵煦见着章惇与蔡卞,见二人当即要说话,抬了抬手,压住他们,笑着说道:“朕没说立刻要废除科举,但有这件事遮挡着,很多事情我们会顺利起来。”

        章惇迅速会意,仿佛没有听到‘立刻’二字,剑眉倒竖,眸光灼灼,心里已经闪电般的盘算了无数事情。

        蔡卞也不傻,稍稍沉吟,还是忧心忡忡的道:“官家,这件事任由发酵,臣担心会闹出党锢之祸来。”

        赵煦看了眼蔡卞,眼神里的不满一闪而过。

        这些人,说话总是引经据典,读书少一点就没办法好好聊天了。

        赵煦现在就是,心里一百个疑问:党锢之祸是什么东西?

        他从字面上思索了一会儿,还是不明白,不动声色的道:“没那么严重。你们办事朕放心。对了,第一步,就当做没有这回事。朝廷鼓励地方筹建书院,教书育人。第二,朝廷要制订课纲,为贫寒士子提供笔墨纸张,书籍等。还有,命翰林院编纂辞典,刊行天下。”

        章惇果断抬手,道:“臣遵旨。政事堂这就召集各部,部署相关事宜。”

        赵煦嗯了一声,道:“辞典编好了,先送给朕过目。”赵煦说的一本正经,绝对不会告诉别人,其实是因为他文化课不及格的缘故。

        章惇道:“是辞典,就命名为‘元祐辞典’。”

        赵煦眉头挑了下,有些意外。这章相公,也会拍马屁?

        蔡卞倒是无所觉,这是一种‘惯例’,抬手道:“官家,朝廷里有人举荐苏轼担任礼部尚书,政事堂也比较倾向,请官家定夺。”

        赵煦淡淡的道:“先空着。”

        章惇明白赵煦的意思,思索一阵,道:“陛下,这件事,青瓦房来做。”

        说的,还是用废除科举这件事,遮掩他们变法的行动。春闱还有一个多月,拖着苏轼的任命,朝野必然更加沸腾。

        赵煦微笑着点头,有一个默契的下属,确实是舒心。

        “苏相公怎么说?”赵煦转而就问起了苏颂。他是‘旧党’的领袖,又是宰相,他的态度也很关键。

        章惇眼神闪过厉色,他知道赵煦留下苏颂的目的,但他确实不喜欢苏颂,这位太过顽固,真的要是硬来阻止‘新法’,章惇会束手束脚。

        蔡卞接话,道:“苏相公肯定会反对,好在官家……”

        他没说完,不言自明。

        好在他没有坚持。

        赵煦笑了起来,有些感慨的说道:“摊上朕这么个皇帝,诸位卿家是不是有些难受?”

        蔡卞脸色微变,连忙抬手道:“官家心系天下,平易近人,是古来少有的睿智明君,臣等能遇到官家,是臣等莫大荣幸。”

        赵煦摆了摆手,十分坦率的说:“没必要遮遮掩掩。人与人相处还藏三分留三分,何况是君臣。该说的,能说的,朕都会与你们说。但是朕没说的,希望你们有所体会。朕做的,希望你们能有所明悟。君臣之间,最难得的就是默契,真的要是全部都点破,就那没意思了。”

        蔡卞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皇帝的故作高深没那么可怕,反而‘坦率’了会令人心生警惕。

        章惇倒是更喜欢这种坦率,道:“臣明白。”

        赵煦看向宫外,笑容越多,道:“外面,估计热闹了,去吧。”

        章惇,蔡卞抬手,道:“臣告退。”

        赵煦看着两人的背影,心里轻吐一口气,低头看向蔡京这道奏本,心里蠢蠢欲动。

        他给章惇,蔡卞的理由自然是半真半假,教育是刻不容缓的事,怎么能耽搁呢?

        赵煦目光闪动片刻,起身道:“回福宁殿。对了,让童贯将枢密院最近的事记录好,拿给朕看。”

        赵煦最为关心的,还是‘军改’,只有握住军队,他才能安心。

        在赵煦回福宁殿的路上,宫外确实的风起云涌。

        这一次,主力是那些应试的举子,在开封城里,等会试的举子,高达数千人!

        已经考中的,暗自松口气,不少人还得意。但准备应试的,以及应试多年的人,就愤怒难当了。

        他们拼了命的读书,就是要一朝及第,天下皆知,光宗耀祖,衣锦还乡。

        现在,朝廷要取消科举,让他们这么办?十多年的寒窗苦读,他们就等来了一个‘废除科举’吗?

        万般辛苦,一朝成空?

        刑部衙门前。

        上百年轻人围堵住大门,破口大骂,与衙役们推搡,怒叫不止。

        “蔡京,奸贼滚出来!”

        “无耻奸贼,祸国乱政!”

        “废除科举,古今未见之贼子!”

        “蔡奸贼,祸国殃民,滚出来!”

        这些人十分的愤怒,手里还拿着各种‘武器’,要不是刑部大门已经关闭,他们早就冲进去了。

        开封府的衙役就在不远处,却没有上前驱赶。

        这些士子们出离愤怒,真的要是硬来驱赶,火上浇油,还不知道会出多大乱子。

        蔡京的值房。

        他预料到会有所风波,却没想到来的这么快。听着宫外此起彼伏的叫骂声,蔡京阴沉着脸,没有说出一句话。

        在他们身前,站着刑部的侍郎,郎中,员外郎。

        一众人的表情很不好,或者说不善,一些人更是直接露出了愤怒,阴冷的表情。

        一个主簿在一旁看着,心惊肉跳,生怕有人藏了匕首,突然给蔡京几下子。

        门外的衙役头上带着冷汗,随时会冲进去保护蔡尚书。

        蔡京没有说话,他不担心这些闹事的士子,他在想赵煦,想政事堂里苏颂,章惇等人的态度。

        随着事情的发酵,这些人的态度,决定着这件事,也决定着他的前程!

        与此同时,刚刚回到吏部的尚书林希,遭遇了吏部上下的围攻。

        “下官决然不同意!”这是吏部的文选郎,位卑权重,是章惇点名的人。

        “林尚书,下官的帽子,下官的头都在这,你想要通过部议,先砍了我的头!”这是吏部的郎中,他将官帽丢在林希的桌上,解开了衣服,露出了脖子。

        左右两个侍郎对视一眼,齐齐抬手,说道:“下官也不怕冒犯尚书了,废除科举,动摇国本,此事下官等万难答应!”

        吏部上下,几乎是齐心协力的反对,甚至是‘以死相逼’

        。

        林希一贯的漠然着脸,等一众人说完,才道:“刚才我在政事堂后的路上,拦住了章相公,说了你们差不多的话。”

        众人先喜后惊,都知道章惇是暴脾气,那文选郎有些谨慎的问道:“那,章相公怎么说?”

        林希暗暗吸了口气,没有回答,反而说道:“这件事,我吏部坚决反对,我现在准备上书官家,你们联名吗?”

        “当然!”一众人齐声说道。

        刑部那边在逼宫,吏部已然众志成城,而政事堂内,宰相苏颂逐渐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朝野跑来见他的人,半个时辰就多达二十多个,其中不少还是勋贵,侯爷,公爷就有五六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