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宋煦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一十一章 惊心动魄的夜晚

第两百一十一章 惊心动魄的夜晚

        在赵煦头疼几个弟弟都还小的时候,开封城里依旧是人心惶惶。

        魏王府。

        魏王赵頵在元祐三年就过世了,但作为高太后的儿子,神宗皇帝的同母弟,魏王府的尊荣没有减少,反而益发的增多。

        魏王妃刚年过三十,魏王长子早夭,最大的次子也不过十岁。

        但随着朝廷对近来大案要案的追究,魏王府也是风声鹤唳,无法安宁。

        魏王府灯火通明,魏王妃抱着几个孩子,坐在客厅里,一直盯着外面。

        不时有下人从外面跑进来,禀报几句又跑出去。

        魏王府长史是七十老者,白发苍苍,他坐在下首,眼见天色黑透,轻松了口气,道:“王妃,看来是我们多虑了。外面的事情,或许与我们魏王府无关,不会牵连我们。”

        魏王妃一直蹙着眉,忧虑的道:“隔壁的陈郡公白天也这样认为,还是被抓走了。外面都在传,说是章相公要报复,当初……魏王也……不说这个,还是小心为上。”

        老长史倒是知道魏王妃未说出口的话的意思,当今官家登基之前,魏王也涉入了争夺皇位的风波。并且,在流放‘新党’的事情,是出了力的,这也是魏王府尊荣来源的一部分。

        不多久,又有下人进来,道:“王妃,皇城司的人撤走了,但开封府的巡检司还围着陈郡公府。”

        王妃连忙伸头,道:“快,拿点钱,去打听一下消息。”

        下人应着,快步出去。

        老长史慢慢站起来,道:“王妃,我去找找人,打听一下消息。”

        能打听早就打听了,现在无非是心急无奈,碰碰运气。

        王妃却是连连点头,抱着孩子,目送着老长史离去。

        不多时,又有下人来报,满脸的焦急不安,道:“王妃,不好了,齐尚书也被皇城司的人带走了。”

        王妃神色急变,道;“抄家了吗?”

        下人一怔,慌忙道:“暂时还不知道,只带走了齐尚书。”

        “那你还不去盯着!”王妃急声道。

        “是!”下人连忙掉头,快步跑了出去。

        这时,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在一众丫鬟的簇拥下走出来,她面容和缓,眼神却不满,道:“多大的事情,用得着这么惊慌吗?”

        王妃看着老太太,走过去,扶着她道:“母亲,您怎么出来了?”

        老太太看了眼外面,道:“你这样,我怎么睡得着?来你这本来是散心的,这倒好,尽看着你提心吊胆,老太婆还能睡得着吗?”

        王妃抿了抿嘴,道:“是女儿不好,惹母亲担忧了。”

        老太太看着她,拍了拍她的手,道:“不用那么多担心,魏王故去已经四五年,魏王府又不涉朝政,那章相公即便有怨气也撒不到你们孤儿寡母头上。再说了,不是还有太皇太后,官家吗?”

        王妃顿时急了,道:“女儿听说,太皇太后已经被官家软禁了,官家是一直默许章相公抓人的?”

        老太太笑了声,道:“行了,不用那么担心。明日啊,我陪你进宫,去见朱太妃,带上魏王的所有孩子。”

        王妃心头不安,小声道:“母亲,有什么办法吗?”

        老太太看着外面,神色从容,道:“当年啊,我也是抱过官家的,当时朱太妃在宫里日子过得不好,很艰难。我送了不少东西进去,朱太妃也回了我一些。这一次,咱们就是去走亲戚。”

        王妃明白了,越发小声的道:“太妃娘娘……能压得住章相公吗?我听说那章相公脾气火爆,敢当街杀人的。”

        老太太看了她一眼,道:“你啊,也就是魏王……罢了,实话告诉你,朱太妃用不着去压那章相公,只要朱太妃在官家面前说一嘴,你们魏王府就无碍了。”

        魏王妃虽然是当今宗室中最近的王妃,但魏王过世的早,魏王府自此远离朝廷,对宫里了解着实不多。

        以前太皇太后垂帘听政,哪怕朱太妃是赵煦的生母,也没谁多看她两眼,简直就是个透明。

        魏王妃不了解,倒是很信任她母亲,闻言没有再多说,稍稍安心。

        连魏王府都如此惊恐难眠,其他地方可以想见。

        此时的皇城司,御史台,刑部等正在连夜审讯,诛连的迹象越来越重,抓捕的人数也在飞速扩大。

        宰相苏颂的府邸。

        苏颂的书房里点着灯,他在写奏本,但是已经写废了四五道,还是皱着眉,握着笔,盯着眼前的空白奏本。

        “主君,天色晚了。”这时,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走进来,看着他说道。

        苏颂摇了下头,道:“章惇这只老虎开始吃人了,能拴住的他的只有官家,必须要阻止他。这道奏本……一定要写好。”

        对于苏颂这样宦海沉浮近五十年的人来说,写一道奏本简直不要太简单,现在却怎么都下不去笔。

        苏大娘子看着,走过来,有些不解的道:“既然官家能管,你还管什么?你不是说明年就致仕回乡吗?”

        苏颂看着空白的奏本,叹了口气,放下笔,道:“要是能说走就走,我早就走了。我现在担心,这样下去,迟早官家也制不住他。”

        章惇现在不止是事实上的宰相,朝廷里绝大部分人都是‘新党’,几乎全是章惇招回京城的。

        如果明年复起新法,那么用的必然还是‘新党’,朝野八九成都是‘新党’,京内京外唯章惇马首是瞻,如此强大的势力,滚滚之下,谁人能挡得住?

        苏大娘子不太了解这些,还是道:“行了,你也写不下去了,明天再说吧,说不得,那章相公还得给你难堪。”

        苏颂想了想,也只能叹了口气起身。

        第二天一早。

        福宁殿里,赵煦如常的蹴鞠,这一次,人数扩大了不少,赵佶,赵似在,赵幼娥跟着跑了过来,在赵煦的邀请下,拘谨扭捏了几下,也扣紧裤腿上场了。

        几个小家伙踢的很热闹,最后赵煦与禁卫都成了陪客。

        赵煦是以锻炼身体为主,冬天冷热交替,赵煦很快按住他们几个,拉到了偏庁吃饭。

        赵佶不满的抱怨,道:“这才刚玩,官家,我吃过了,我再去玩会儿……”

        赵煦伸手,将准备转头跑的赵佶,赵似抓住,又看了眼蠢蠢欲动的赵幼娥,哼了声,道:“给我老实待着,要是你们生病了,小娘不会饶过我的。”

        三个小家伙无奈,即便吃过了,还是陪着赵煦再次吃了一点。

        赵煦看着三个小家伙有气无力模样,心里还在想着大理寺卿的事。

        赵佶肯定不能去,这小混蛋去了,日后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赵似就更不行了,赵煦对他有培养方向,不在大理寺。

        就在这时,一个庆寿殿的宫女过来,行礼后轻声道:“官家,庆寿殿来客人了,娘娘请您以及诸位殿下过去。”

        赵煦一怔,看向门外的陈皮。

        陈皮连忙进来,刚要张嘴,赵煦却摆了摆手,道:“能让小娘见的,估计是推脱不掉的,走,去见见吧。”

        三个小家伙还想蹴鞠,闻言只能跟着赵煦前往庆寿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