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宋煦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章 我辈风骨

第一百九十章 我辈风骨

        章惇这边亮刀,明晃晃的要震慑宵小。

        赵煦与宗泽谈的差不多,从御花园出来,一边走着一边说道:“你既然不想入朝,那就领兵。军制一改,要洗涤过去的颓丧腐朽之气,给朕练一支钢铁强军出来!”

        宗泽肃容,抬手道:“臣领旨!”

        赵煦摆了摆手,看着垂拱殿就在不远处,停住脚步,道:“军队要排除朝廷纷乱的干扰,要严明军队的统调,任何其他人不得插手!若是有人敢于乱碰,朕就剁了他的脑袋!”

        宗泽神色凛凛,躬身没有说话。

        军队,向来是最为敏感的地方,宋朝的军队制度十分的复杂,种种制衡之下又漏洞百出,虽然没人能以军队谋逆,却将军队掏的千疮百孔,种种势力交杂其中,复杂难言,战力是每况愈下。

        除却边境的部分军队还能拿得起刀,其他各处也就是能对付一些盗匪,真正面对强敌,那是一触即溃,毫无战力可言!

        赵煦不想给宗泽过多的压力,说完又安抚着道:“许尚书就要回来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对现行的军制以及军队进行深入的讨论,确定好改制的大略、方向以及具体的方式方法。你目前还是要统领好虎畏军,为新兵的训练摸索个新路来。”

        宗泽道:“是。臣明白。”

        赵煦心里想了又想,见该说的都说了,瞥了眼垂拱殿方向,道:“陈皮,送送宗卿家。”

        “臣告退。”宗泽抬手。

        陈皮领着宗泽,向宫外走去。

        赵煦想着章惇刚刚做的几件事,片刻,脸上微微一笑,走向垂拱殿。

        童贯跟在他身后,人高马大的躬着身,异常的小心谨慎。

        赵煦没有去青瓦房见章惇等人,回到垂拱殿,继续处理他的政务。

        章惇等人也没什么动静,在青瓦房内,忙碌做着他们的事情。

        与此同时,蔡攸将陈朝押回了皇城司,又带人出现在开封府府衙不远处的一处高门大府。

        这是前任太常寺少卿的葛柳府邸,一个月前,葛柳被章惇以‘另调他用’为名给闲置了,本来要被派出京巡视,葛柳以‘母疾,不能远行’为由,留在了京城。

        他也就是,之前陈朝的旁边人。

        葛柳哪想到人人畏之如虎的皇城司,会出现在他府邸外,想着陈朝已经进宫,没有任何消息,心里慌乱一片,脸上极力镇定,站在台阶上,看着蔡攸,怒声道:“你们要做什么?”

        蔡攸举着手里的短刀,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花纹,一脸随意的道:“请你回皇城司协助查案。”

        葛柳眼神乱闪,道:“我一身清白,没有什么可查的,也没有什么能告诉你们,请回吧。”

        蔡攸慢慢放下刀,从刀锋处看向葛柳,笑眯眯的道:“不要这么急着否定,到了皇城司,你或许会想起什么也不一定,来人,请葛少卿上路。”

        听到‘上路’二字,葛柳神色一白,再见皇城司禁卫已经抓过来,猛的向后退,急声道:“我是朝廷命官!你们凭什么抓我?你们有什么证据抓我?放开我!你们这是乱命,官家的诏书说的明白,羁押是刑部的权职,你们皇城司不能随便抓人,这是乱命,放开我!”

        葛家的人也冲出来,不敢动手,急急的为葛柳分辨,挡住皇城司的禁卫。

        蔡攸眼见四周看戏的人不少,咔嚓一声,将短刀插回去,故意的大声道:“皇城司乃是太祖所设,不属三省,不隶三衙,纠察天下百官,别说是你小小少卿,就是当朝相公,只要有证据,我也拿得!”

        葛柳脸色越发苍白,他觉得事发了,难以善了了!

        葛家也被蔡攸的气势所慑,吵嚷的声音瞬间就消失了。

        四周围观的百姓左右互视,一时间失语。

        蔡攸见着,脸上笑容越多,看着葛柳道:“这招还真好使。你不是喜欢祖制吗?我就用祖制治你,来人,带走!”

        葛柳瘫软一地,被禁卫硬拖着,他犹自不甘心,心神惶惶的看着蔡攸道:“告诉我,陈朝怎么样了?”

        蔡攸上马,看着他,嘿笑一声,道:“还不死心?告诉你也无法,他在宫里就被我带去皇城司了,你们待会儿就能见到。”

        葛柳瞬间绝望,眼神里一片哀默。

        他心里又痛恨他自己,为什么被陈朝三言两语的空话所诱,明知道现在已经不是以前,朝廷对百官不是那般宽宥,怎么还是不顾一切的往上冲!

        这要是去了皇城司,怕是出不来了!

        蔡攸抓走了葛柳,转而就来的了一座看似老旧,平平无奇犹如民房的院子前。

        蔡攸坐在马上,看着斑驳要掉落的‘林府’牌匾,啧啧的道:“都说林侍郎是清官,不贪不占,朝廷的赏赐也尽数用来赈济穷人,真不想来这里啊。”

        他身旁一个少指挥立马凑近,道:“指挥,这些都是做给外人看的。实际上,这位林侍郎外宅十几处,光儿女就二三十个,河东路的良田上万亩,宅院无数。这座看似老旧的门内,更是雕梁画栋,奢靡无度。”

        蔡攸双眼睁大了一些,一脸的故作诧异的道:“是真的吗?”

        少指挥道:“肯定是真的,指挥不妨进去看看。”

        蔡攸摇了摇头,道:“不去了,我担心那些清流骂我。你去敲门,请林侍郎出来吧。罪不及家人,我也要为子孙积德。”

        少指挥也是见怪了蔡攸的‘假惺惺’,应声上前打门。

        他举拳刚要打,门吱呀的一声开了,出来一个貌似憨厚,身宽体胖的中年人,小眼睛幽冷的盯了少指挥一眼,看向蔡攸,出了门,淡淡道:“我已经准备好了,走吧。”

        蔡攸愣了下,他抓了那么多人,还是第一次有这么配合的,当即乐了,笑着道:“林侍郎这么说,那还等什么,带走!”

        皇城司禁卫上前,‘陪’在林城两侧,带着他走下台阶。

        蔡攸骑着马,忽然有些好奇,看向林城道:“你明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为什么还要去干?你不要前程、性命,家族家人,亲朋好友门生故吏总得顾忌一下吧?”

        林城目不斜视,道:“你不懂。王安石祸乱天下,置百姓于水火,即便知道阻止不了还是要去做,这是我辈的风骨。”

        蔡攸顿时笑了,道:“暂且不说林侍郎白天清官,晚上笙歌,家资百万。我很好奇,林侍郎你做了什么?只是弹劾王公等人吗?”

        林城皱眉,瞥了他一眼,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是依照祖宗之法,朝廷规制做事,即便弹劾王安石也是我的权力,何错之有?天下人都是有眼睛,有耳朵的,会还我一个清白。”

        “邀名吗?”

        蔡攸有些会意,继而又道:“那也不对啊,你这什么事情也没做,反而对做事的人攻讦不断,指手画脚,即便可能做错了一些,那也总比什么也不做,整天想着怎么拉他们下水,落井下石的人强吧?”

        林城胖脸上无动于衷,一边走一边道:“宁可不做也不能做错,再说他们是奸佞,我是清直,势所不容。蔡指挥,无需多费口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蔡攸怔神,盯着林城看个不停。这话,听着怪怪的。

        今天给他的惊讶着实不少,还是第一次有人当着他的面,喊出‘悉听尊便’的人。

        这时,少指挥来到蔡攸身旁,低声道:“指挥,情况有些不对啊。这人,是不是有什么底气,会有什么人来救他啊?”

        蔡攸冷哼一声,道:“进了我皇城司,除了官家,谁也救不出!”

        少指挥不敢多言,深知这位指挥的狠厉。

        蔡攸瞥了眼毫无惧色的林城,忽又一笑,道:“林侍郎,你能不能给那些人递个话,让他们宁可不做也不要做错,老老实实待着,什么也不要管?这样,咱们都轻松一点。”

        林城面上不动,淡淡道:“我不知道蔡指挥在说什么。”

        蔡攸摇了摇头,感慨的道:“原来不是什么宁可不做也不能错,是事情没发生到你们身上。这样看来,我们的麻烦还是少不了……”

        少指挥总觉得今天这蔡指挥心情格外的好,阴阳怪气的话非常的多。

        蔡攸骑着马走了几步,慢慢收敛了表情,道:“回去。”

        他的命令一出,皇城司禁卫队伍速度明显加快,本来还悠哉悠哉的林城,被禁卫推的差点一个踉跄栽倒在地。

        他头发散乱,平淡镇定的脸上出现怒色,道:“我会走!”

        禁卫二话不说,直接套上手铐脚镣,硬生生的拖着他加快速度。

        林城肥胖的脸上渐渐出现汗水,整洁的丝绸衣服也被汗水湿透,一摇一晃的走着,很是有些狼狈。

        蔡攸的皇城司满开封城的抓人,不过短短几个时辰,林林总总就抓了二十多人,引起相当多的一部分人坐不住。

        虢郡开国侯杨绘原本已经离开了大理寺,正暗自高兴大理寺接了关于王安礼的案子,盘算着怎么将章楶拉下水,再扯上章惇,一举扳倒‘新党’,谁知道,还不到晚上就传出皇城司将陈朝等人给抓了消息。

        杨绘哪里坐得住,左思右想,当即前往皇宫,要求见赵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