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宋煦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全数罢黜

第一百六十三章 全数罢黜

        许将,杨畏等人不敢懈怠,对河北两路的黄河段进行了大规模的调整,并更加认真对待。

        这才八月中,雨季可能要到九月中才能过去,还不是放松的时候。

        黄河经历了数次人为的改道,防洪泄洪能力大有问题,哪怕这次平安度过,后面也要花费大力气去整顿。

        一众人不敢懈怠,赵似更是在黄河两岸来来去去,代表赵煦慰问军民,鼓舞士气。

        开封城里,在军营待了几天的赵煦,刚刚回到皇宫,就接到了赵似,许将等人的八百里奏本。

        赵煦只是匆匆看了眼,猛的看向身旁的童贯,双眼跳动怒芒,道:“你说的是真的?”

        童贯深知其中有大问题,这也是赵似,许将等人派他回来的原因。

        童贯躬着身,道:“是。十三殿下与许尚书等人不敢隐瞒,第一时间派小人回来给官家报信。”

        赵煦猛一合奏本,冷声道:“真是好大的胆子!将三位相公叫来见朕。”

        说完,他快步向着垂拱殿走去。

        在他不断加码,显示重视的治河事上,居然有人敢掘堤!

        太胆大了!

        陈皮,童贯不敢多说,跟着赵煦回到垂拱殿。

        垂拱殿内。

        苏颂,章惇,蔡卞轮流看过赵似,许将等人的奏本,都是脸色骤变,不敢置信。

        蔡卞抬头看着赵煦,惊愕的道:“什么人这么大大胆子,掘堤泄洪,不知道是多大的事情吗!?”

        苏颂也是沉着脸,他预感到这件事的不同寻常。

        章惇离开朝廷已经有七年,对一些事情了解不多。他想不通其中缘由,剑眉抖动了下,沉声道:“陛下,眼下最为要紧的还是治河。臣同意许尚书等人的意见,先按下这件事,事后再详查!”

        赵煦压着怒气,道:“必须要查清楚,是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枢密院,将云捷军控制住,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还有,云捷军的经略使,节度使什么的,是不是在京?”

        不等兼任枢密院副使的章惇说话,蔡卞道:“回官家,臣正要禀报这件事。谢麟领头,总共有三个经略使,四个节度使以及众多地方领军的大小官员,总数六十七人,上了请辞的奏本。”

        赵煦双眼半眯,道:“是被吓到了?”

        赵煦以及朝廷接连杀了那么多人,下狱的更多,以往肆无忌惮又无所畏惧的高官显贵们,怎么能不怕?

        蔡卞道:“应该是,臣等正在考虑怎么处置。”

        大宋对地方军队控制一样极其的严,不止对军权进行各种肢解,制衡,还设置了团练使,观察使,节度使,安抚经略使等等,层层叠叠,很是复杂。

        赵煦冷哼一声,道:“考虑什么,不准!所有人,全数罢黜,没有旨意,不得擅离开封。”

        蔡卞神色微惊,这些人可都算得上封疆大吏,有一定的兵权,一口气‘罢黜’这么多,影响不会小!

        章惇却接话,道:“臣赞同。陛下,以这些经略,节度使涉入范百禄一案作为掩护,不动声色的对河北两路掘堤事件进行调查。”

        赵煦双眼一亮,点头道:“章相公所言极是。他们隶属枢密院,就由枢密院去查,枢密院内,设一军法司,先对河北两路进行调查。这件事,一定要给朕查个清清楚楚!”

        不知道是否过于敏感,赵煦总觉得这件事不那么简单。

        章惇则听到的是‘先对’两个字,有先有后,那这‘军法司’就不是临时机构了。

        “臣遵旨!”章惇迅速反应过来,不等苏颂,蔡卞有所觉就抬手道。

        苏颂,蔡卞自然不是傻,也从君臣二人对话中嗅出味道,但木已成舟,他们来不及反对了!

        赵煦余光扫了眼苏颂与蔡卞,道:“御史台闹的厉害?”

        蔡卞不纠缠那些,道:“是。不止是御史台,朝野上下,恐有数百人。”

        ‘旧党’对‘新党’清洗用的是‘流放’,将他们发配到了岭南,天南海北各一方。这样一来,别说他们结党了,就是朝廷有什么事情,一来一回,等他们有所反应,黄花菜早凉了。

        可赵煦没有放‘旧党’走,不管是涉入各种案子被夺职、罢黜以及‘另调他用’以及闲置的,大大小小数百人,都被扣在开封城。

        这么多人闲来无事,可不就尽想着惹事了。

        赵煦面露思忖,看着三人道:“你们打算怎么处置?”

        赵煦对这些人的想法,就是宁可留在京城,也不能放任去祸害地方,更何况,明年就要复起‘熙宁之法’,将这些人提前送到了地方,岂不是自找麻烦?

        苏颂惯常沉默,他就是一个‘朝廷和谐’的象征,说了什么也不管用。

        章惇直接沉声道:“陛下,河北两路灾情严重,无数百姓流离失所,厄需朝廷安抚,臣想将这些人派去安抚灾民,等灾情结束再回来。也不只是河北两路,岭南各处皆有灾情,等灾情过去,他们可回京复命。”

        听着章惇的建议,赵煦心里登时冒出了另一个想法,微笑道:“章相公这个办法不错。这样,御史台,设九巡按御史,对我大宋全国境内各路州府进行巡视,查民政、刑案、冤狱,仓储,廉腐、忠奸、风评等,凡是有问题,转于地方,呈送政事堂,监察,追踪,落实……”

        蔡卞现在领着御史台,不由得若有所思。

        宋朝是有监察御史的,只是多半被荒废了,形同虚设。听着官家的意思,是要常设,予以重用了吗?

        章惇剑眉翘起,瞥了眼蔡卞,道:“政事堂领旨。”

        赵煦暗暗点头,他与章惇的默契是越来越好,道:“差不多了,其他的事情,你们政事堂看着办吧。”

        “臣等遵旨。臣告退。”苏颂,章惇,蔡卞三人连忙抬手,继而退出垂拱殿。

        赵煦看着三人走了,拿过茶杯喝了口,心里依旧有怒意,目露杀意。

        连黄河掘堤这样的事情都干得出来,还有什么是他们不敢干的!

        一定要查出来!

        陈皮立在一旁,等赵煦稍稍平复,这才低声道:“官家,燕王病了,有好些天,现在在慈宁殿休养。”

        赵煦左手拿着茶杯,哦了一声就笑着道:“我这位皇叔凡事都喜欢躲在后面,大事惜身,小利忘义,这样怎么能成事呢?”

        陈皮与童贯几乎同时微微躬身,他们都是宫里的老人了,作为赵煦的贴身大太监,知道的更多,哪敢多嘴。

        赵煦喝了几口茶,双眼微闪的看着外面,心里思索着朝局。

        朝廷的格局基本稳定,现在就是需要时间来消化,巩固。

        军队方面,除了殿前司,开封府四周八路的军队目前都在他手上,许将,宗泽等人进行紧张的筹调,重组,训练。

        等朝局稳定,等兵权在握,到了那时,他就可不再束手束脚,大力推进他的改革计划!

        现在还不到九月,到明年还有三个月,三个月时间,刚刚好。

        赵煦下意识的喝茶,脑海里转动不停。

        等了好一阵,陈皮找到空隙,道:“官家,在燕王病倒之后,太皇太后出了慈宁殿,去见了朱太妃,在庆寿殿待了半个时辰,赏赐了不少东西,最后是朱太妃送出来的。”

        赵煦眨了眨眼,放下茶杯,道:“去庆寿殿。”

        陈皮应着,连忙去安排。

        赵煦刚要走,转向童贯,道:“你持金牌,去城外军营,有什么麻烦,你看情况,可先斩后奏。”

        童贯面露惊色,这等同于将城外军营的大权交给了他这个太监!

        童贯噗通一声跪地,道:“臣谨遵官家旨意,小心谨慎,绝不敢出一丝差错!”

        赵煦摆了摆手,径直去往庆寿殿。

        这时,苏颂,章惇,蔡卞已回到青瓦房。

        章惇坐在椅子上,心里早就安耐不住的想法再次涌动,看着桌前的沈琦,道:“将黄履叫来,叫到西府,我待会儿去枢密院。还有,让韩宗道也来。”

        黄履是章惇举荐的御史中丞,韩宗道是开封府知事。

        沈琦刚要走,章惇面上冷色,道:“将谢麟等上书请辞的那些人,叫到西府来。”

        沈琦预感到不好,瞥了眼苏颂与蔡卞,见他们不说话,道:“是。”

        苏颂无动于衷,倒是蔡卞若有所思,道:“我有些不安心,想去河北路看看。”

        河北两路,不止离开封城很近,并且是防卫辽人的第一线,要是这里被洪水冲垮,后果难以想象。

        章惇想了想,道:“你去目标太大了。你与六部七寺进一步梳理朝廷权职以及与地方的联络。还有对‘熙宁之法’要拿出一个全面的纲要来,官家要看。对于明年的具体计划,我心里有大概,你们再酝酿一下,找时机,向陛下面呈。”

        现在来说,他们的事情非常的多,根本没有半点空隙,争分夺秒!

        蔡卞点点头,瞥了眼苏颂,道:“明天开始,在政事堂举行列会,对各种事情进行处理,定调,政事堂要准备发公文、抵挡,也要请官家下诏。”

        ‘改制’不是一道诏书就成了的,后面还有太多琐碎,复杂的事情,需要一步步梳理,细化,落实。

        两人交谈几句,便分头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