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宋煦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宜出殡,入土(求收藏~)

第一百二十四章 宜出殡,入土(求收藏~)

        苏颂三人见赵煦坐着,余光互看一眼,又转向高太后。

        高太后面沉如水,心里恼怒,盯着赵煦,刚要发难,赵煦却率先开口了,道:“祖母,明天是太后的葬礼,不知祖母是否要走一趟?”

        你这是明知故问!

        高太后越发恼怒,强压怒火,语气生硬道:“我身体不舒服,就不去了。”

        赵煦点头,道:“祖母说的是,是我想的不周了。昨夜金水门走水了,祖母可有受惊?”

        走水,就是失火。

        高太后顿升警惕,冷眼的看着赵煦,语气淡漠道:“宫里偶尔失火,无需大惊小怪,离你福宁殿远的很。”

        赵煦一怔,高太后这是理解错什么了吗?

        旋即,他就道:“太医院里的一个老太医七十多了,昨天告假,朕想了想,他为宫里付出了半辈子,我就直接让他告老还乡,还命内侍省给他做了一块‘妙手仁心’的金匾。”

        苏颂悄悄抬头看向赵煦,握紧手里的拐杖。

        他七十多了。

        高太后对于赵煦的‘指桑骂槐’无动于衷,任由赵煦继续。

        赵煦说完太医,又道:“祖母,宫里的御花园着实不像话,朕前几天去了,不但没有花香,还一股臭味。”

        高太后拧着眉,这一句,她听不出赵煦潜藏的意味。

        赵煦话匣子不停,道:“御厨那边做的饭菜,越来越难吃,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克扣。”

        “垂拱殿老破残旧,我想修一修,担心宫外的相公们不同意……”

        “祖母的慈宁殿几处漏雨,我让内侍省好生修缮,他们居然耳旁风,没半点动作……”

        “昨夜了起了风,我担心祖母身体,特意让内侍省多送几床被褥,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按我吩咐的做……”

        高太后终于明白了,赵煦之前或许是意有所指,现在,就是来扯淡的!

        她面色越发不好看,余光看向苏颂,范纯仁,范纯粹。

        苏颂三人自然看得出状况,瞥了眼赵煦,范纯仁咳嗽一声,准备开口。

        “范相公,你鼻子里有屎。”

        突然间,范纯仁还没开口,赵佶伸着头,一脸认真的盯着他说道。

        不等范纯仁反应过来,赵佶指着他右鼻孔,道:“左边。”

        范纯仁准备好的话瞬间卡在喉咙,脸色僵硬,猛的转过身,拿着衣袖整理鼻孔。

        苏颂,范百禄两人不知道该是什么表情,看着赵佶盯向他,鼻孔发痒,有着跟着范纯仁转身整理鼻孔的冲动。

        高太后脸角铁青,双眼圆瞪向赵佶,恨不得扒了他的皮!

        赵煦嘴角暗自抽了下,心里强忍着笑。他以为赵佶这小混蛋会伺机捣乱,却没想到是这一手!

        慈宁殿里,安静的落针可闻。

        赵佶毫无所觉,睁大眼睛,在苏颂,范百禄脸上搜寻,嘴微张,似乎随时要说话。

        苏颂,范百禄强忍着,不止鼻子痒,眼睛开始酸涩,头皮接着有些发麻。

        范纯仁好一阵子才转过身,板着脸,面无表情。

        至于他刚才要说的话,此刻是忘的一干二净,只剩下羞恼与尴尬。

        高太后拧着眉,见赵佶还要胡闹,猛的喝道:“赵佶!”

        赵佶脖子一缩,连忙躲到赵煦身后。

        赵煦迎着盛怒的高太后,笑着道:“祖母,眼见到午饭时间了,不如我们一起用膳吧。对了,三位卿家一起来?”

        苏颂三人表情各异,心里都很清楚,今天想与高太后说的话,是说不成了。

        三人对视一眼,齐齐起身,道:“谢官家,臣等还有其他事情,就不打扰官家与太皇太后用膳。臣等告退。”

        高太后眼见着,怒哼一声,一拍桌子直接起身,转身就走。

        步伐很快很稳,不像有病在身。

        苏颂三人无可奈何,等高太后离开后,与赵煦一躬身,心头沉重的相继离开。

        慈宁殿里,就剩下赵煦与赵佶。

        赵佶伸头看了看,与赵煦小声道:“官家,三天。”

        赵煦一笑,站起来,道:“三天,走,回去蹴鞠。”

        赵佶大喜过望,跟着赵煦离开慈宁殿。

        苏颂三人出了慈宁殿,默默无声。现在,真的不是他们说的算的时候了,甚至于,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了。

        “我去见章惇。”苏颂沉声道。

        二范眉头皱起,章惇对他们的恨意极大,他们去了,怕是会适得其反。

        苏颂也没有让他两人一起去的意思,拄着拐,直接来到了垂拱殿东面,与政事堂正对的青瓦房。

        章惇正在写着什么,苏颂进来,淡淡道:“宰辅有什么事情吗?”

        苏颂瞥了眼蔡卞,直接与章惇,以不容置疑的语气强硬道:“第一,吕大防等人不能被判刑。第二,吕大防等人不能被发配去琼州。第三,这些案子,要尽快了结,并且低调审,低调判。我知道你不答应,但你清楚这件事的轻重。我只给你五天时间,五天之内,你不处理妥当,我不止能让你的那些人回不来,也能送你走!”

        苏颂说完,转身就走。

        章惇剑眉倒竖,满脸怒容,手里的笔,嘭的一声断成两截。

        蔡卞暗自心惊,面露凝色。

        他即震惊于苏颂的坚决,也震惊于章惇的怒意。

        “老匹夫!”

        章惇怒吼,将手里的残笔狠狠的扔了出去!

        青瓦房来了几个书吏,听到章惇的怒吼,心惊胆战,纷纷缩着头,大气不敢喘。

        蔡卞神情越发凝重。

        他知道吕大防作为宰辅一旦被判刑或者流放去琼州,开了这样一个先例,朝野定然会惊恐万状,惶惶不可终日!

        尤其可能会令地方不安,发生不可预测的事!

        蔡卞想了很多,余光看向章惇。

        只见章惇脸角铁青,双眼尽皆是怒意以及杀机。

        作为宰辅,苏颂要是不顾一切发作,加上旧党的支持,还未站稳脚跟的章惇,根本不是对手,至少当前还不是。

        章惇真的很生气,恨不得将这帮老旧匹夫杀个干净!

        可他不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不会冲动的提刀去杀人。

        章惇剑眉跳动,双眼冷漠,忽的起身,寒声道:“我去一趟刑部!”

        蔡卞看着他的背影,沉吟了一阵子,道:“苗辰华,去,通知陈公公一声。”

        一个三十左右的文书连忙站起来应着,擦着冷汗快步出了青瓦房。

        赵煦这会儿正在蹴鞠,赵佶刚刚立了功,得奖励一下。

        这小混蛋真的是爱好广泛,对于蹴鞠迷的不行。

        赵煦主要目的是锻炼身体,也就乐呵的陪着他玩。

        没多久,陈皮就急匆匆过来,找了个空隙,在赵煦耳边将刚才青瓦房发生的事情给说了。

        赵煦神情微异,看向政事堂方向,自语般的道:“这位苏相公真的这么说的?”

        陈皮肃色点头,道:“章相公怒不可恶,已经去刑部了,不知道要做什么。”

        赵煦脚底下踩着球,心里飞转。

        下狱吕大防等人,是有切实证据与理由,当着满朝官员的面,这个还能说得过去。可要是对吕大防判刑,朝野必然接受不了,这突破了他们的底线。

        ‘如果这样都能轻巧的放过,岂不是告诉天下人,这样的事情,可以放心大胆的干,反正不会杀头,哪怕被清算,无非就是出京,依旧能能舒舒服服过完一辈子……’

        赵煦心头怒火涌动,双眸冷意流转,道:“知道了,让人盯着,等明天过后再说。”

        明天,是向太后的葬礼。

        宜出殡,入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