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宋煦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 权力的疯狂

第九十五章 权力的疯狂

        周和来到吕府。

        这不是他第一次来,却是最为紧张,陌生的一次。

        吕府很冷清,家丁,婢女不多,偌大的宅院,看不到几个人影。

        周和在吕宏宥的接引下,来到吕大防的书房。

        周和看着一如既往沉默,不动如山的吕大防,轻轻抬起手,道:“吕相公,娘娘让我来的。”

        吕大防肥胖,须发皆白,看着周和,沙哑着声音,道:“我知道了。”

        周和从吕大防的声音中没有听到以往那种厚重,低沉感觉,反而有些沧桑,虚弱,心里一惊,道:“吕相公,娘娘真的生气了。”

        吕大防看着周和,默默好一阵子,道:“回去告诉娘娘,我知道了。”

        周和一路上想了很多,有很多话想说,可这会儿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许久之后,他抬起手,道:“拜托相公了。”

        吕大防没有再说话,甚至连送,或者让他儿子送的意思都没有。

        周和担心高太后,顾不得这些,急匆匆的出了吕府。

        吕宏宥看着他父亲,神情凝重。

        他很了解他父亲,他知道,他父亲要做些事情了,并且十分激烈,冒险!

        吕大防抬头看了他一眼,道:“去将他们都叫来吧。”

        吕宏宥几次想要张嘴说话,最后还是应了一声,转身出去。

        不多久,吕府的客厅里,陆陆续续来了很多人。

        每一个都穿着常服,但每一个都神情凝肃,不苟言笑。

        吕宏宥与秦炳一直在迎接着,安排座次。

        吕宏宥在一旁默默记着,神情不自禁的凝重起来。

        枢密直学士签书院事王岩叟、谏议大夫、给事中朱光庭、太中大夫、敷文阁侍制上官均、门下侍郎吕升卿、吏部侍郎邓洵武、工部尚书范纯粹,户部侍郎杨畏……

        来的人,几乎都是四品以上,全都是朝廷要员,哪一个放出去都令人侧目,更何况,足足有四十多人!

        门外,还有人不断的在赶过来。

        吕府突然这么大动作,自然惊动了开封城,不知道多少人慌乱的眺望吕府。

        范纯仁府邸。

        管家上前,低声道:“主君,四伯去了。”

        他说的‘四伯’,是范纯仁四弟,范仲淹第四子,范纯粹。

        范纯仁面无表情,摆了摆手。

        范百禄府邸。

        范百禄正在与人下棋,听到这个消息,直接起身,负手而走。

        在枢密院忙着调兵遣将的苏颂,听着默默了好一阵子,没有说话。

        倒是赵煦,听到这个消息,坐在垂拱殿的椅子上,抬头看着门外,神情一动不动,目露冷色。

        慈宁殿里,来来去去不知道多少人,高太后忽然高兴了,召见了众多后宫嫔妃,罕见的拉起家常。

        吕府。

        来了足足八十多人,大大小小的,在朝在野,有官有名,勋贵公卿,几乎涵盖了方方面面!

        人数众多,再难保持沉默,不少人慷慨陈词,言语激烈。

        “‘王党’余毒,害国不浅,我等绝不能容!”

        “王党所为,至今历历在目。贪渎不法,妄自尊大,戕害苍生,嗜权如命,霸占朝堂,排斥异己,不折手段,多少人死于其手!”

        “小人!一群小人!为天下计,为江山计,我等绝不能相容!”

        “我大宋百年江山,岂能毁于一群小人之手!”

        “官家是受小人蒙蔽,不知其险恶,我等应当戮力同心,请官家明白,是非善恶,功过是非!”

        一大群人说话的人并不多,只要七八个,但不大的厅里,还是显得抑扬顿挫,言辞慨然。

        大部分人很沉默,眉头紧拧,表情变幻,目光闪烁。

        不知道过了多久,吕大防慢慢的从侧门走进来。

        一众人连忙收身,齐齐抬手道:“宰辅。”

        吕大防站到正中,目光扫过这一大群人,沙哑着声音,平淡无奇的道:“事情你们都知道了,我不逼你们,想签的,就过来看一眼,签了。”

        吕大防说着,拿出一道奏本,放在身后桌上笔墨的旁边。

        秦炳第一个上前,看都没看,直接打开奏本,在最前面的署名页,工工整整的写上‘秦炳’二字。

        邓洵武看着吕大防,又看了眼其他人,来到桌前,将奏本翻看,扫了几眼,沉色拿起笔,

        接着吕升卿,他也看了几眼,果断拿起笔。

        屋子里的人,一个个上前,有的看,有的不看,纷纷拿起笔,在署名页落款。

        秦炳,吕宏宥陪在吕大防身旁,脸角肃容,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吕大防垂着眼帘,一直等到众人写完,这才道:“签完了,回去上书,这道奏本,我会择机送上去。”

        一群人齐齐抬手,道:“谨遵宰辅之命。”

        八十多人抬着手,说完,不少人想说什么,最终还是陆陆续续的离开。

        吕宏宥看着吕大防,欲言又止。

        吕大防转向秦炳,道:“带着,去问问那几位,要不要签。”

        那几位,就是朝廷里剩下的几个相公,苏颂,范纯仁,范纯粹等人。

        秦炳拿起这道厚厚的奏本,沉声道:“是!”

        说完,便离开了吕府。

        吕大防转过身,道:“不用说了。”

        吕宏宥嘴巴张了张,没有说出声。

        吕府的人出来,消息再次传遍各处。

        各种议论声都有,沸沸扬扬,谣言四起。

        枢密院。

        苏颂布置好一些事情,坐在椅子上,看着宫外,轻轻叹了一声。

        枢密承旨姜敬悄步走过来,躬身在他身前,道:“相公,为何叹气?”

        苏颂瞥了他一眼,道:“吕大防做的过了。”

        姜敬看着苏颂,犹豫再三,还是道:“其实,下官不明白,为什么相公不劝阻官家。天下人苦所谓变法久矣,对王党深为痛恨,相公为什么不表态?”

        实则上,所谓的‘变法’,历来都是少数人的事情。历史上的变法者,没有一个有好结果的。

        声名尽毁,家破人亡,几乎无一例外。

        苏颂望着宫外的天色,少有的感慨道:“当初司马君实要尽废新法,我与他争论过,但他丝毫听不进去。王介甫并非一无是处,而今毁之过甚了。”

        这种看法从元祐初到现在非常多,姜敬不奇怪,道:“那,吕相公到底是为什么?他这么做,肯定会激怒官家,后果难料。”

        苏颂这次忽然的沉默了,好一阵子,才道:“家国天下事,生前身后名。王介甫不顾,他得要。”

        姜敬细细琢磨着这句话,若有所悟的道:“谢相公指点。”

        在姜敬看来,苏颂这句话的意思很简单,王安石改革变法,是为了家国天下,为了革除大宋弊政,长盛久安,不顾生前毁谤,也不在乎身后荣辱,甚至是史册上的评价。

        但吕大防不一样,吕大防既要活着时候的清望,也要死后青史留名。

        ‘或许,也在怕新党之人清算他们吧……’

        姜敬心里自语。

        姜敬猜测,吕大防以及他的那些人,也是怕‘新党’上台后,会像他们对付‘新党’那样对付他们。

        姜敬这样想着,不自禁的转向垂拱殿方向。

        吕大防等人这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战,面对汹涌澎湃如巨浪的飞飞你朝臣,官家会怎么做?会像神宗皇帝一样退让吗?

        ‘这是最后的相争了吧?’

        姜敬暗道,这一次之后,要么官家退让,放弃变法之念;要么,吕大防等人彻底出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