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宋煦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 弃车保帅

第七十九章 弃车保帅

        吕大防看着高太后的表情,已然猜到了一些。

        默默一阵,他沙哑着声音,以一种平淡的语气道:“官家,与娘娘说了些什么?”

        高太后心里还在转着念头,哼了一声,道:“官家长大了。”

        长了,就该亲政了。

        吕大防懂,道:“娘娘是怎么说的?”

        高太后看着前面的蚊帐,不掩饰愤怒的道:“事到如今,我还能说什么?”

        高太后当然愤怒,愤怒于现在的无能无力。

        掌握了开封城,皇宫的赵煦,完全可以借着她‘生病’的由头,将她关在慈宁殿,撤帘不撤帘,就成了名义上的事情!

        也就是说,现在已经由不得她撤不撤了!

        吕大防没有说话,浮肿的双眼露出一条缝隙,静静的看着高太后。

        高太后也不曾想到,她这个孙子是这样大胆,将机会把握的这么好,事情做的是这样的绝!

        高太后心里愤怒,瞥眼看着吕大防,道:“你有什么话说?”

        吕大防头抬了一分,道:“这得看娘娘与官家的想法。”

        高太后双眼一睁,道:“你要我撤帘?”

        吕大防不卑不亢,道:“撤帘不撤帘并不重要,只要娘娘在,自然一切还是听娘娘的。”

        高太后转瞬间就听明白了,还是愤怒,不吱声。

        她那个孙子在朝廷里没有根基,没人听他的。只要她与吕大防还在,朝廷一系列大小事情,依旧是他们说了算!

        但是,哪怕撤帘是一种象征,对于垂帘听政七年之久的高太后来说——撤帘,仍然不是能轻易下定决心,或者不可接受的事!

        吕大防没有什么表情,躬着身等着。

        高太后沉默了很久,开口道:“你是什么想法?”

        吕大防似随口而出的道:“江山社稷为重,臣等鸿毛之轻。”

        高太后听得明白,看着前面的蚊帐,皱着眉头。

        在她看来,王安石变法,是闹的天下大乱,危害大宋江山社稷,在神宗朝她以及众多的人都极力反对,态度坚定。

        当时吕大防,范纯仁等人都被流放,但宁死不退,最终逼得王安石两次罢相,神宗皇帝退缩。

        到了元祐,她以及司马光等人才算彻底获胜,流放了支持变法的官员,废除所谓的新政,拨乱反正,开始修复被王安石等扰乱的江山。

        现在,才过去短短七年,年轻的官家又想要走这条路了。

        当初吕大防等人宁死不退,现在半只脚踏入棺材,又有什么理由退缩?

        两人沉默了不知道多长时间,高太后转头看向吕大防,长叹一声道:“官家给我下了最后通牒,大婚之后,撤帘还政。如果我不答应,怕是这慈宁殿都走不出去了。”

        吕大防低着头,语气果断的道:“不会。官家有分寸,知道轻重。”

        高太后神情怅然,道:“不会吗?他撬开了内库,拿走了玉玺,以后的奏章也到不了我这了。”

        吕大防与高太后‘合作’多年,很了解这位老太后,静了片刻,道:“太皇太后依旧是太皇太后。”

        这个意思很简单,哪怕高太后出不了慈宁殿,哪怕撤帘了,他们依旧信奉高太后,坚持他们的共同的治国之道。

        高太后心里多少有些满意,道:“怎么做?”

        吕大防道:“祖宗成法,朝廷规制,人人都需遵守,否则如何取信天下人?”

        这里的‘人人’,也包括大宋官家赵煦。

        高太后神情放松了一些,顿了顿,道:“为了我大宋江山,说不得我要做一回恶人了。周和,传信让孟元回来,接替侍卫步军司指挥使,冯正姚调任侍卫马军司指挥使,就说我知道禁军里一些事情,让他们好好整顿一番。”

        周和仿佛听不懂,低着头,轻声道:“是。”

        高太后又看向吕大防,道:“外面的事情,尤其是三司衙门,就拜托吕卿家了。”

        吕大防缓慢的抬起手,声音沙哑,语气中带着坚定,道:“娘娘尽管放心。”

        高太后深深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

        吕大防肃手而立,苍老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高太后与吕大防畅谈一番,做了安排,心里这才放松了一些。

        两人还在继续谈论着,宫里宫外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与此同时,赵煦出了慈宁殿,命禁卫重兵把守,回转福宁殿。

        刚刚坐下,还没喝口茶,陈皮就满脸焦急跑来,道:“官家,出事情了。现在宫外到处都在传苏辙贪污,行贿受贿,卖官鬻爵,克扣、倒卖军饷,已经传遍开封了……”

        赵煦刚拿起的茶杯盖嘭的一声又盖回去,猛的抬头看向他,道:“查清楚了?”

        陈皮肃色点头,道:“小人命皇城司查过了,有鼻子有眼。”

        赵煦抱着茶杯,神情若有所思。

        按理说,这种传言对他有利,可以钉死苏辙。但这个消息不是他传出去的,这么一来,这里面就很值得玩味了。

        是有人揣度到他的心意,暗中出力,意图归附?是苏辙的政敌出手,要置他于死地?亦或者,是‘旧党’内部的倾轧?

        赵煦双眼眯起,心里思索了一会儿,而后就看着陈皮笑着道:“没关系,让他们传吧,你让皇城司那边准备。需要有经验的刑探专人,查账好手,刑讯老手,还要准备一个大牢房,能关押几百人的那种。”

        陈皮不懂,却不多问,道:“是,小人这就传令他们去办。”

        赵煦点点头,道:“政事堂那些人,还在跪着?”

        陈皮道:“是,有禁军看着。”

        赵煦这才拿起茶杯喝了一口,一口茶下肚,浑身清爽,道:“祖母病了,不能轻易出宫,你告诉刘横,为了不打扰祖母休息,从今天开始,进出慈宁殿,所有人都需要朕的允许,是所有人!”

        陈皮登时明白,头皮发紧的道:“是。”

        赵煦看了他一眼,道:“让政事堂那些人回去吧,不要耽误正事。再告诉他们,二十九日开朝。”

        陈皮禁不住的低头,悄悄看了眼赵煦,压着心慌,道:“是。”

        赵煦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笑了声,道:“不用担心了。到了这个时候,还怕什么?”

        陈皮眨了眨眼,心里忽的顿松,脸上也露出笑容来。

        是啊,官家已经掌握了开封城,谁还能把官家怎么样?官家皇位做的安稳,只要他用心做事,还有什么可怕的?

        赵煦抬头看向窗外,直觉今天的天色格外明朗,忍不住的站起来,道:“走,去看看小娘。”

        陈皮连忙笑着,道:“是。”

        两人一前一后刚出门,忽然一个黄门上前行礼,在陈皮耳边嘀嘀咕咕。

        陈皮脸色微变,转向赵煦道;“官家,中书省里有不少人在厮闹,要求官家严厉治罪苏辙,还朝廷一个干净。”

        中书省,这是吕大防的传统地盘。

        赵煦本来的好心情登时没了,看着依旧的天色,却怎么也不觉得明朗了,自语般的道:“原来,是弃车保帅啊……堂堂三司使,计相,就这样被抛弃了吗?”

        ——

        加更(4/15)

        书友说要多加更,我就信了。

        ps:新的一周,求收藏,推荐票,来点小打赏也行~~~